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沙加中心】前生今世

沙加诞生于寺院,自小就展露出不同于凡人的天赋,呱呱坠地的时候,满池的莲花都开了,那本不是莲花盛开的季节,这一异相引得主持的重视,年过半百的主持掐指一算,得出一个结论,活佛降临了。

沙加七岁的时候,做了一个梦,往后的十几年中,这个梦便一直伴随着他,跟着他成长,仿佛成为了他意识的一部分。
在这梦境中,沙加如同一名电视前的观众,在屏幕前看着梦中所发生的一切。
沙加的梦中有一位贫穷的僧人,住在山野之间的一座破庙里。
每日入眠之后,他便进入梦境,用他智慧的双眸,记录梦中僧人生活的轨迹。
僧人穷困潦倒,独自一人住在岌岌可危的破庙里。
有时候他会看到僧人在虔诚的念经诵佛,有时候他看着僧人扛着锄头顶着烈日在地里干活,而更多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僧人和一只巨大的,朱红色的鸟在一起。大鸟偶尔会驮着僧人,飞上高耸入云的山顶,看天高水远,自由如风。他们还会一起坐在山顶看晚霞,在这个山顶,可以看到世间最美丽的晚霞。僧人不害怕这只巨鸟,于是他也不害怕,不但不害怕,甚至无端的觉得十分亲近。他看着僧人与巨鸟相处融洽,形影不离。

断断续续的情节连接到一起,就如同一幅画。他是画中的僧人,朱红色的鸟自称是朱雀,朱雀陪伴着他,或者说他们互相为伴。
沙加自始至终都像是一个旁观者一般看着这幅赏心悦目的画,从僧人年轻的时候,看到他变成一个耄耋老翁。弥留之时,他听到朱雀对年迈的僧人——或许应该说是他自己,说,我会找你,一世找不到就找两世,两世找不到就找十世。
十世都找不到呢?
那便找生生世世。

梦境外的他不由得和梦中暮年的僧人重合了。

后来他在梦中看到的僧人去世了。僧人离世后,朱雀独自在落霞山的山顶呆了很久,又经历了几番春夏秋冬,最后朱雀拍拍翅膀,飞走了。

梦中岁月更迭,时光流逝,朱雀离开落霞山之后游历了四海八荒,渡了几次必遭的劫,之后朱雀被上仙点化,位列仙班,修炼出人形,成为守护一方的神兽。
他不再是山野异禽,人人尊他一声朱雀星君。
岁月很长,长到叫人忘记,如同数不尽的恒河沙。岁月很短,短的令人叹息,沙加忍不住以为,每一世都只是弹指一瞬,稍纵即逝,想要抓住些什么,却总是从他指缝中溜走。每次只有入睡之后才能看到朱雀。沙加看着朱雀寻寻觅觅了上千年,他很想冲进梦境,告诉朱雀你不要再找了,你要找的人是释迦牟尼转世,名字本来就不可能出现在生死簿上,他没有去地府,也不走奈何桥,更不会跳进轮回台——他要回到王母的瑶池里,要做九世莲花,最后一世方得成人。
可是这一切朱雀不知道,没有人会告诉他,他也窥探不了如此天机。沙加知道他和朱雀命中纠缠,总有一天会再重逢。只是他看着朱雀寻而不得的模样,内心终究还是觉得酸涩苦闷。直到有一日入梦后,他看到寻了他九世的朱雀终于停止了寻找,飞进了千年之前他出世的落霞山,开始了长眠。

朱雀累了,总会累的。可是想要找的人还没有找到,怎么办呢,那就只能躲起来了。

醒来之后,年轻的活佛想,这次该我去寻你了。

确认了这个念头之后,心中如同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了。

之后沙加再也没有梦见过朱雀。



-----

之前写的沙加视角,现在看看觉得停在这里挺好的- -

前文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