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星昴】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被我找出来了!差点就找不到啦~

纪念一下我中二的青春


1

其实很多时候,樱冢星史郎会记不大清皇昴流的样子。至于为什么,他对此的回答是他对任何东西都没什么特别大的兴趣。所以把昴流打的奄奄一息的时候,他也没什么特别大的感觉。只是觉得手有点疼。

之后的他,依旧可以无所事事的叼着香烟穿过大街小巷。要么工作,要么散步。


2

昴流在星史郎离去之后,有些偏执的模仿星史郎。比如戴起了墨镜,穿起了风衣。甚至学会了抽烟。

抽烟是不利于身体健康的,纵然Mildseven的味道很淡。然而之于皇一门十三代少主来说,也是浓的化不开。

那里头掺杂了他死去的爱,和风吹不散的哀伤。


3

星史郎回了一趟家乡金泽,祭拜了母亲的墓,整理了庭院里的一些杂草,亲自为母亲生前种下的茶花浇了水。

然后他走出玄关的时候看到了一棵樱树。应该是新栽下的,娇小柔弱的一棵。这让他想起了十六岁时候的昴流。于是一时兴起,在樱树稚嫩的树干上烙下一个五芒星。然后他很满意的叼着烟走了。


4

昴流的脸庞已经不再稚嫩。如同一名饱经沧桑的浪人一般。现在他二十五岁,表情空洞忧郁,眼神如同死水。

多数时间,在没有接到工作的时候,他会漫无目的的穿梭在东京的大街小巷,这一点和星史郎很像。买烟的时候,柜台小姐经常会一边偷偷看他英俊的脸一边找错零钱。

直到有洙川空汰他们找上自己,告诉自己有一个奇特的使命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日子会变得稍微有点繁忙。

地球的安危,人类的存亡,他是不在乎的。

之所以拥有结界,是为了保护一个人。

一个自己不愿意保护却又不由自主保护了的人。


5

也许星史郎就是喜欢饱经沧桑的感觉。总之经历过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昴流更能挑起他的兴趣。

于是他变得愿意去找昴流。只是看到昴流抽烟的时候,他突然就觉得有些难过了,于是他告诉昴流,抽烟有害身体健康。却完完全全忘记了其实自己就是一杆老烟枪。

昴流还是很听话很乖巧,他沉默的熄了烟,然后一声不响向星史郎发起攻击。

这让星史郎感到高兴,却又失落。

对此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原因。


6

恶战一场。

星史郎说他有事所以要先走。昴流没有开口默默的收了结界,然后安静的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

然后昴流也转身离去。

星史郎偏偏回过了头。只看到昴流渐瘦的脚步。


7

左手是风,右手是烟。

烟燃尽以后只剩下烟头。

烟头可以扔掉。

可是心底有一个身影却怎么样晃也晃不掉。


8

封真自说自话找上昴流。

昴流无法不震惊于那一瞬间他与星史郎诡异的相似。

总之他再一次沉沦了。

沉沦的结果是失去了右眼。

可是他感觉不到疼。甚至有些高兴。

星史郎,欠你的,我还了。


9

神威在病床前哭的死去活来,最后握着昴流的手睡着了。

昴流其实已经醒了。

他看着熟睡的神威,想起了十六岁时的自己。

很多年以前,星史郎失去了右眼,他何尝不是这样。

昴流有点讨厌神威这样,却说不上来为什么。

也许当初星史郎也讨厌这个样子的自己。


10

星史郎觉得郁闷了。因为他可爱的玩具被封真害的残疾了。

星史郎问封真为什么。

封真说为了实现他的愿望。

星史郎说你个二愣子!

这样一来,自己和昴流算是没了羁绊了。

封真问为什么骂我啊。

星史郎说昴流一直觉得他亏欠我。

封真说这样正好我替他还清了。

星史郎说滚蛋,谁要你帮他还了,多管闲事。他有这样的想法才让他有变强的动力。玩具不强大,就不好玩了。

封真挠挠翘起的头发,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


11

其实星史郎不希望昴流失去右眼,因为那样就不好看了。他喜欢自己的昴流完整无缺。

然而如果真的要毁掉一只眼睛的话,他宁愿自己动手。

想到这里,他又开始忍不住痛恨封真那屁孩的多管闲事了。


12

昴流在医院认识了东京最好的一个眼科医生,在他的治疗下昴流另一只眼睛的视力总算保住。

拆掉绷带出院的那一天,天龙都来接他。

他觉得其实没必要。因为他想一个人呆着。

然后住进CLAMP学院,便于应战,也相对安全。 

神威的手似乎受了伤。穿校服的时候系领带不方便。

昴流看不下去了,索性走过去帮他系好了。

神威感谢过他以后,又说了很多关于保护自己重要的人之类的话,终于有了当天龙的自觉。

昴流默默的想,如果没有了要保护的人,那该怎么办?


13

如果没有了要保护的人,那便成为地龙。


14

鬼咒岚失踪了。有洙川空汰很着急。

天龙陷入不安之中。


15

星史郎又回了一次家乡,去母亲的墓前拔掉一些杂草,然后为那棵被他刻了五芒星印的樱树浇水。

樱树似乎长大一些了。

他在树下抽烟,抬头看着头顶一片绿叶葱茏。

要到明年的三四月份才会开花。

他想起了自己的十六岁。

难以忘记,那个有着绿色眸子的漂亮孩子,和一树粉色的樱华。

被害人微热的鲜血,樱树下宿命的相遇。

一切恍如隔世。


16

昴流也回了京都老家。

京都的天气很好,坐在庭院里晒太阳可以晒到睡着。

北都姐姐看到自己瞎了一只眼睛,应该会难过的。难过之后,就是大声嚷嚷自己变丑了。

京都很好。奶奶也很好。

也许回到东京以后,就会遇上一场浩劫。

与生死无关的浩劫。


17

已经过了樱华飘散的季节了。天空灰暗的叫人难受。

风吹在身上,有点冷,要加衣服。


18

星史郎戴着墨镜,皇昴流夹着点燃的香烟。

他们在人潮汹涌的东京街头擦肩而过,然后相互回头,没有动手。

星史郎依然嬉皮笑脸的和昴流打招呼。

昴流依然默默的看着他。

星史郎说我们去人少的地方。

昴流不说话,脚步却跟着他走。

星史郎带着昴流来到一处空地,停下,转身,一个耳光。

谁允许你被封真碰的。

星史郎翻脸比翻书还快。

他粗暴的抓起昴流的手,把手背转向昴流。

别忘了我的印记。

然后星史郎走了,却又远远的飘过来一句话,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

昴流对星史郎突如其来的举动并不感到奇怪。 

然而他还是真的把烟掐了,又把身上一包Mildseven扔进了不远处的废物箱。


19

他说的,他还是会照做。

他留下的,他还是舍不得。


20

樱花很美,树下却埋葬着尸体。

地铁站前很热闹,可人群散了以后却也很寂寞。

东京街头很繁华,繁华过后便接近毁灭。

彩虹大桥是一座很好的桥,目前车流量不是很多。

作为两个人的战场,很合适。


21

封真问星史郎有没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星史郎想了想,然后说,去我的老家,为那棵树干上被我刻了五芒星的樱树浇点水吧。哦,它种在我家门前五米左右的地方,树的左边是口枯井,很容易找。


22

昴流觉得自己没什么牵挂了。于是换了件白色的风衣,独自一人出了门。

神威跑过来问有什么事要不要他帮忙的。

昴流摇摇头,他知道神威关心自己,便对他微笑起来,叫他别担心。

那一刻神威觉得昴流今天的笑容真是太美了。美的令人眩晕。美的毫不真切。

就像是一个,抓不住的影子。


23

彩虹大桥在阴阳术轮番攻击的波及下离成为废墟已经不再遥远。

桥上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尽显肃杀之气。

皇一门的少主已经不再是十六岁的少年,他毫不隐藏自己强大的实力。

只是他的愿望,星史郎不懂。

也许永远都不会懂了。

所以他决定自己实现自己的愿望。

只是命运总是与理想背道而驰。

昴流明明在星史郎出手之前收了手。

却发现星史郎胸口血流如注。

风呜呜的吹,像是在哭泣,刺的耳膜有点疼。天空一片灰暗。

星史郎使出全身的力气告诉昴流他是故意的。

所以昴流很生气。

然后星史郎又告诉昴流一个秘密,那是连他自己都不能预见或阻止的秘密。

很多时候,人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的。星史郎也一样。

可是昴流听了以后一点都笑不出来,于是他哭了。

——这个任性的男人,他总是,不愿意说出自己想要听到的话。


24

风呜呜的吹,远远的,低低的,悲伤的,心疼的。


25

昴流去了星史郎的老家。

他代替星史郎打理了雪华的墓,修剪了一下雪华最喜欢的那棵山茶。

出了玄关,他往前走,发现了一棵年轻的樱树。

他站在树下,抚着树干。手心磕到小旋疙瘩。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五芒星印。

他就想起了小时候。

命运从樱树下开始,在樱树下结束。


26

昴流决定回到东京以后,去找东京最好的那个眼科医生,让他为自己安排一次眼球移植手术。

他还打算每一年都来一次星史郎的故乡,替他打理一下院子,然后为那棵樱树浇水。

他已经决定成为地龙了。

他也愿意继承樱冢护。


27

最后一代皇一门,最后一代樱冢护。

自己果然是败家子,一败还败了两家。


28

很多年以后,皇昴流从樱树下走过,点一支烟,不抽,只是看着袅袅烟雾随风飘摇。

樱华飘落,他驻足观看,阳光透过密集的树枝打到他的脸上,斑斑驳驳。

手心磕着微热的树皮,五芒星印已经有些模糊了。

风声响起,远远的,远远的,如同一首遥远的歌谣剐在心上,一下一下的,还是会疼。

星史郎,你还好么。

然后他转身离开,只有樱树目睹他渐瘦的脚步。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