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TT】盛世烟华

N年前的老文,搬过来= =+

差点就找不到了

OOC注意(。

 
 

很多年以后,泷泽秀明都变成老爷爷了,偶尔闲下来看着奈良万里无云的天空的时候,他依旧会想,如果当初今井翼的伤一直不好,如果当初不把武士刀还给他,如果坚持不让今井翼回到京都,如果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个村庄里不前进……如果,如果,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泷泽秀明想,放不下又怎样,忘不掉又怎样。笑着忘记比哭着追忆要艰难很多很多。

-----------

这是一个动荡的年代。 
父亲为幕府战死的第三个年头,母亲终于也跟着去了。 
母亲临走前对泷泽秀明说,秀明,不要在走你父亲的那条路了,不要去管幕府的事,找个地方躲起来吧,然后好好的活下去。 
之后母亲就过世了。 
那个时侯泷泽秀明十七岁,按理说应该是为幕府报效出力的年龄,可是泷泽没有这样做。尽管身上流着武士的血液,可是泷泽听从了母亲的话,他从关东跑到关西,来到奈良以后,他决定住在这个可以看到很多佛祖,可以让人心中充满慈悲的地方。 

这样一住就是很多年,在他二十三岁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人。

 
那一年初春的一个午后,泷泽秀明背着从山里摘回来的坚果,草药,回自己的木屋。房子坐落在村子最边缘处,泷泽觉得这样够安静。泷泽不是喜欢热闹的人,但是也不喜欢无人问津,骨子里还是不愿意接受寂寞的,所以他选择了一个没有名字的小村庄,人不多也不少,平时不会太热闹但也绝不太冷清,偶尔会有孩子过来玩,也会有大婶端来刚刚做好的饭团,这样就刚刚好。 
而今天,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门口躺倒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人,武士刀胡乱的掉在一旁。泷泽扶额,无奈的心想,麻烦啊麻烦,怎么会有这种事找上门来,血迹很难清理的啊。虽然是这样想的,他还是蹲下身子,把人翻过来,一看,还很年轻,伸手探了探鼻息,心想还好还能救,就把人小心翼翼的抬进屋子了。 
简单的救急措施泷泽还是很擅长的,毕竟身为武士的父亲曾经手把手的教过他,帮伤者敷了点药,又包扎了一下之后,泷泽便去做别的事了。 
所谓的别的事就是制作烟花,这是泷泽的爱好,只是喜欢做,却并不喜欢放烟花,纵然烟花是美好的,但是消逝的太快,美好的东西总是让人感到寂寞。于是做完一个就放在一边,而更多的时候则是送给村子里的孩子,所以尽管不怎么和人打交道,但是泷泽在村子里还是很受欢迎的。 
 
伤者在床上躺了四天半,终于醒来,而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刀。 
泷泽正好端了药进来,看他这副样子,回头朝窗外看了看渐渐发黑的天,笑呵呵的说,“哟,终于醒了啊?天都要黑了,你再不醒,就得昏满五天了。” 

床上的人顺着他的视线也看向窗外,看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泷泽端了药站在床边,说,“来,把它喝了。我去村长家里要的。”

那人诧异的看着泷泽,终于开口了,“你是谁?我的刀呢?”

泷泽把药碗放在一边,慢悠悠的回答道,“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的刀被我卖了。”

那人似乎生气了,但是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瞪着泷泽。

泷泽哈哈大笑起来,“逗你玩呢,怎么可能把武士的刀卖掉,会被杀的哦。”

那人看了泷泽一眼,又移开目光,过了一会儿,他说,“把我的刀还给我。”

泷泽说,“不行,你还欠我医药费,在你把钱还清之前,刀要先抵押在我这里。”

 那人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揪住泷泽的衣襟,冷冷的威胁道,“信不信我杀了你。” 
泷泽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就你现在这样还想杀我?”说着把药端到他的面前,“乖,喝了它。” 
见人家不理,泷泽又开始唠叨:“你不是想杀我么?你不喝药怎么杀我?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你是武士吧?打哪来的?”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简短的回答,“今井翼。” 
泷泽想你倒好,我问这么多问题你回答一个,不过总比不回答的好,想着,他又笑了起来。 
“小翼。我叫泷泽秀明,乖,喝药了。” 

“不准这么叫我!”床上的今井君怒了。
 

今井翼在泷泽的家里养伤,外伤是好的差不多了,可是身体还是很虚弱,村里的郎中说可能是伤着了内脏,需要多调理一番。

平时泷泽在院子里做烟花的时候他就靠着门框坐着,晒着太阳,然后看着泷泽秀明做烟花。

偶尔也会和泷泽胡乱说上几句话,什么都说,关于幕府,关于动荡的时局,关于日本的未来,每次说到这些的时候,今井翼的眼神总是很寂寞。他告诉泷泽自己是新撰组的成员,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武士,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幕府一天天的没落。他还告诉泷泽自己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他杀了那么多人 ,罪孽那么深重,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够永远在这里生活下去。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他总会一个人陷入沉思。

 泷泽很想告诉他你说的这些我不想懂,可是我只希望你可以平平安安,我的父亲就是为幕府死的,你是我救回来的人,我不希望你也会这样。 

泷泽还想告诉他,你说你想永远在这里生活下去,如果真的可以这样就好了。如果真的可以。

 
后来泷泽院子的一棵山樱开了花,泷泽就坐在树下忙他的活计,今井翼每天都眯着眼睛靠着门框看樱花,看着那一丛丛的花被风一吹就飘了下来,数量多的时候就像下雨,而这个时候在树下做烟花的泷泽就像要被花瓣埋葬了一般,他伸手刚拨去头上的花瓣,就又有一批落了下来。今井翼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泷泽也笑着抬起眼睛看着他,眼中多了一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暖。 
因为多了一个人,也就多了一份开销,泷泽不得不把本来打算送给孩子玩的烟花拿到外面的集市上去卖。每天早出晚归,过的比以前辛苦了很多。可是回来的时候却能听到一句欢迎回来,于是就开始感动和满足,心想啊这样的生活也是不错的呢。 
等到最后一树樱花落完以后,天开始渐渐的热起来,清明之后很快就立夏了。某个一如平常的晚上,今井翼看着还在不断忙着做烟花的泷泽,突然问道,“你总是这么做烟花,你很喜欢烟花?” 
泷泽想了想,说,“也许是吧。” 
今井翼说,“可是我从没有看到你放烟花。” 
泷泽说,“你喜欢吗?” 

今井翼说,“我只是想到了樱花。你不觉得它们很像么?”

泷泽说,“樱花和烟花都是很美好的东西呢——你不觉得美好的事物都很寂寞么?”

 今井翼说,“你看夜空也很寂寞,但是有了烟花就不会寂寞了。” 
泷泽听了以后,沉默了良久,又说,“那我放烟花给你看,好不好?” 

今井翼还没有说话,泷泽就搬出来大把大把的烟花,他站在院子里,看着门口的今井翼,今井翼对他说,“两个人一起看,也不会觉得寂寞。”

 于是那一夜泷泽秀明和今井翼在院子里放了一晚上的烟花,那夜空中一朵一朵划破了寂寞的花,那如同樱吹雪一般稍纵即逝的繁华。那一夜泷泽秀明偷偷看着今井翼带着微笑的侧脸心想如果你喜欢,我会给你放一辈子的烟花,只要你想要,只要你喜欢。那一夜泷泽秀明告诉自己他想把这个人留下来,留下来,永远的留下来。 
 
中秋过后,京都过来了一个人。泷泽不喜欢眼前的人,他听到年轻人管今井翼叫今井大人。他听到年轻人对今井翼说池田屋一战之后冲田先生的身子就越来越弱了,好像是染上了肺病。他还听到年轻人多今井翼说,今井大人,请随小的回去。 
泷泽默默的坐在樱树下做烟花,后来今井翼走到他跟前,语气不带一丝情感的说:“请把我的武士刀还给我。” 
泷泽秀明说,“你真的要跟他回去?” 
今井翼点头。 
泷泽说,“如果我希望你留下来呢。” 
今井翼摇头,“对不起,现在新撰组需要我。” 

泷泽看了他很久,突然站起身来,走进屋内。过了一会儿他走了出来,手里多了一样东西,今井翼知道,那是他的武士刀。今井翼接过武士刀,带着年轻人转身离开。走了几步,他突然停下来,转身,看到的是泷泽悲伤的脸。他想了想,对泷泽说道:“明年中秋,你在这里等我。”

泷泽先是一愣,然后微笑起来。

“好,等你回来,我带你看世界上最美丽的烟花。”

 
之后泷泽每天都呆在院子里做着烟花。日夜不停的做。村子里的大婶替他考虑终身问题要给他介绍姑娘,他也笑着拒绝了。后来大婶们都知道了泷泽君的心里早就有了人,可是那个人还没有回来,泷泽君就在这里等着他,大婶们都说泷泽秀明是个不离不弃的好男人。 
只是第一年的中秋,今井翼没有回来。泷泽心想,也许是太忙了吧。帮幕府做事很辛苦呢。 
第二年的中秋,今井翼还是没有回来。泷泽心想,难道你忘记我们的约定了么。 

第三年的中秋,今井翼依旧没有出现。泷泽心想,你这是怎么了?

泷泽在院子里摆满了烟花,泷泽心想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烟花为什么你却不回来。泷泽很想去京都找今井翼,可是他怕自己一走今井翼就回来了,今井翼回来看不到他的话,会以为他不等他,会难过的吧。后来村子的青年陆续的去城里做事,泷泽就拜托他们顺便打听一下今井翼的消息。

渐渐的又一年的中秋到了,村子里的年轻人回来团圆,从他们的口中,泷泽慢慢的知道,原来幕府已经倒了,日本建立了新的政府,而新撰组,早就散了。 
“你说的那个今井翼?他三年前就死了啊。听说是在一次围剿浪人的行动中,受了重伤,又因为之前受的伤伤及了内脏没得到好好的治理,所以没有救回来呢……” 
泷泽秀明突然觉得自己的等待像是一个笑话。 

他很清楚的记得和今井翼一起生活的日子,每一个场景都能回忆起来。

他知道今井翼是个武士,他知道今井翼手上都是血一身都是罪孽,他还知道今井翼杀过很多人所以不喜欢笑。

可是他不介意这样的今井翼。

他心里的今井翼不过是个怕猫,嗜睡,又有些懒散的家伙。

泷泽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美好的梦,可是梦醒了,所有的美好就都消逝了。只是这个梦太过真实,于是泷泽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他看着院子里做好了的烟花,他想这些都是他美好的梦境。

泷泽很想笑,可是源源不断的悲伤却止不住的碾过他的心脏,仿佛要狠心的将他的心脏碾碎一般。泷泽有些茫然的捂住胸口,用尽他全部的力气。他缓缓的蹲下身子,开始点燃一个个烟花。

他喃喃的说,翼,我答应过你的,我要带你看世界上最美丽烟花。

他站在那棵山樱下面,守着一个人的地老天荒,独自放完了所有的烟花。

 
------- 
 
我在奈良这个没有名字的村子里等待一个人,我等了他三年,他走的时候说过明年中秋他会回来,可是三年过去了他依旧没有出现。今年已经是第四年,我陆陆续续的打听到了一些有关于他的消息,原来幕府早就已经倒了,日本建立了新的政府,而他,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死去。时光翩然,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今年中秋,我放完了所有的烟花,然后放弃了等待。

 我想,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做烟花。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