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杀鱼

季旬被家人抛弃的时候,不过五岁。

小小的孩子步履蹒跚,一路沿街乞讨,辗转来到了杭州西湖。

几场春雨一落,年幼的孩子终于挨不住病倒了,一步三喘的走啊走,走到一间气派的大宅门口,再也支持不住,一口气没提上来,就这么昏倒在了青石板砖铺的路上,满身泥泞。

好心的厨房大妈买菜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地上的小娃儿,把菜篮放一边蹲下身子就看,“哎哟,这是哪家的孩子呀?”这么说着,就抱起季旬,轻轻的,像是没什么分量。

偌大的藏剑山庄就多了个孩子,大家只知道他叫季旬,却不知他的籍贯家乡。不管是主子还是下人,都挺喜欢这孩子,一来这孩子眉清目秀的甚是讨喜,二来他嘴甜机灵,还挺勤快。

 不过勤快归勤快,很多事却不会做。叫他喂鸡,他被鸡追的满院跑,叫他劈柴,他挥不动柴刀,叫他去鱼塘捞一条鱼,却被塘边的猫儿吓得蹲在地上哭。

大人们看着好笑,又因为他是孤儿,所以还挺疼他。

 

“你就是季旬?”

那一日在院里蹲着看厨房大妈杀鱼的时候,一身华服的叶峥出现了。按理说这是下人们呆的地方,藏剑山庄的少爷们不会过来。

 不过这个叶峥是个异类,他没事就喜欢到处乱跑,整天找不到人,又是七八岁狗也嫌的年纪,长辈们也都懒得管他。

也是阳光和煦的春日,鱼塘边上杨柳飘飘,空气里夹杂着桃花暧昧的香气,季旬正蹲在地上看眼前的人。

年龄和他差不多的小孩,身着华服,金灿灿的跟阳光一样耀眼,个头比他高,看着也比他结实。

季旬眼睛提溜提溜的转,心想,这大概是山庄里的少爷吧。于是乖巧的点点头。

那小少爷走过去,蹲在他身边,居然和他一起看起了大妈杀鱼。

大妈手中的刀子轻轻一划,鱼肠就露了出来,季旬看的目不转睛,叶峥却忍不住恶心的别过头去。

“这有什么好看的。”小少爷不屑的皱起鼻子。

 季旬不搭理他,看的专心致志。大妈的刀子又一划,手伸进鱼肚子里一抠,鱼泡就拿出来了,还带了一手的血。

叶峥用手戳戳季旬,季旬一把把他的手拍开,少爷被打击了觉得很没面子,嘴一撅,站起身来,扯季旬的胳膊,“走,我带你参观山庄!”

说着,拉着季旬就跑了。大妈看了看跑远的两人,摇头笑笑。

季旬那时候身子不好,没跑几步就脸色苍白蹲在地上喘气死活不肯起来,这可吓到了叶峥,拿手戳季旬的小脸,“喂喂,你别吓我啊!”

季旬没反应,叶峥急了,“我,我只是看你长得可爱,想叫你和我一起玩,我还想叫庄主让你陪我一起学武呢,你不要死啊——呜呜呜呜呜……”

毕竟还只是半大的孩子,眼泪都飚出来了,哭的惊天动地。


直到很多年以后,季旬还会拿这一出来嘲笑叶峥,叶峥便脸一红,冲他嚷嚷,“人家那时担心你担心的要死,以为你要死了好吗!”

季旬笑道,“哪里那么容易就死,也就是跑得太急一口气接不上而已。”

是啊。哪里那么容易死。如果要死,那么五岁的时候,早就死在路上。既然那个时候上天没有安排他死,那么他以后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绝不轻易死去。

这一年,季旬已经投身天策府。

 

END

 

 

 

还有相关的丐策→http://kazukiyuu.lofter.com/post/80bea_716f72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