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冬至夜

天策和丐帮第一次见面-冬至夜

 

季旬十岁的时候,曾经遇到过妖怪。

那天正好是冬至,叶家从早上开始就都在忙着冬至夜的团圆饭,叶峥没事干,就拉着季旬跑出去玩,长辈们嘱咐说早点回来吃晚饭,就由他们去了。

藏剑山庄的集市上很是热闹,到处都是热情吆喝的小贩,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

十岁的男孩子,正是贪玩的年龄,季旬任由叶峥拉着,从街头窜到巷尾,每个摊子都一一看过来,有卖胭脂水粉的,古玩玉器的,鞋帽衣物的,还有出来卖艺杂耍的。叶峥喜欢看这些打斗的玩意儿,就拉着季旬不肯走了。可是季旬不喜欢,看一会儿还好,可是看的时间长了,他就不乐意了——比起这种表演性质的打斗,他更喜欢看杀鱼。于是他无奈的望了望天,觉得好无聊啊。

叶峥看的入迷,本来捏着他的手已经松开了,季旬也搞不懂为什么一个男孩子会喜欢看这种玩意儿——完全没想过其实不喜欢看杂耍的他才更让人搞不懂,他在一旁无聊的用脚踢石子,一颗,两颗……周围的石子都踢完了,季旬低着头四处走动找石子,不知不觉就越走越远,离了那摊子已经很长一段距离了,可是他自己没发现,突然撞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哎呀——”他抬头,发现自己撞到了人。

“你撞了我的糖葫芦,你赔!”

被撞到的是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男孩子,穿的破破烂烂,但是却生得一副好相貌,面若桃花眉目如画——季旬不由得心里默默的对比了一下,一个要饭的,居然这么好看,简直和叶家少爷一样好看。年幼的季旬肚子里并没有多少墨水来形容一个男孩子的相貌有多么美好,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和叶峥作比较了。

而此刻,眼前的男孩子正怒气冲冲叉着腰的瞪着季旬看。季旬那时候又瘦又小,所以男孩子瞪着他的时候感觉就像是被压迫了似的。他抬起大大的眼睛,茫然的看着男孩子,心想,这么好看的人,为什么这么凶……

他偷偷瞥了一眼掉在地上的糖葫芦,小声辩解道,“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也没用,谁让你撞到我了,你给我赔!”

“我没钱……”季旬无奈极了,环顾四周,哪里还有叶峥的影子,自己已经不知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喂!你倒是赔不赔啊!——什么你没钱?你居然敢说自己没钱?瞧你一副有钱人家少爷的样子,怎么可能没钱!——夭寿啦!有钱人家的少爷坑叫花子啊!没天理啊!世风日下——”

“我我我我我……!”季旬碰到这样不讲理的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情急之下,眼圈都开始泛红了,“我又不是故意的,你你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凶,谁坑你了啊,谁稀罕你的糖葫芦啊,你这辈子没吃过糖葫芦吗!”然后季旬开始抹眼睛装哭,表演的十分伤心。

这下轮到那小叫花慌张了,“喂你哭什么哭,你是不是男孩子啊!哎你这是……我我我不叫你赔了还不成么!我没吃过糖葫芦我心疼一下还不行么!哎哟你别哭了好不好……”

季旬不管,心想你没事凶我不算还不准我哭,简直天理难容,可恶我偏要哭,于是继续哽咽,结果装的太逼真,真的哭了。

周围的行人纷纷向他们这边看了过来,围观就算了还窃窃私语,这下小叫花急了,一边手忙脚乱要给季旬擦眼泪,一边絮絮叨叨安慰着,“好了好了别哭了,哎哟你怎么跟个姑娘似的你眼泪不要钱啊,行了行了不然我买糖葫芦给你吃,你看我这一天的血汗钱可都在这儿了啊我要个饭容易么我……”他摊开手,手心里躺着几个孤独的铜板。

季旬立马装模作样抹抹眼泪,抬起头来,眼圈依然是红红的,“好,你说的。”

男孩子有种被骗的感觉。不过既然答应了,他还是带着季旬去买糖葫芦了,师父说过,男子汉大丈夫做人要讲信用,不能出尔反尔。

于是说到做到的他用一天的血汗钱给季旬买了串糖葫芦,心里肉痛的不行。看着季旬乐滋滋的接过糖葫芦,更是一脸不忍直视的扭过头,仿佛心在滴血。为了掩饰自己的羡慕嫉妒恨,他忍不住就加快脚步——我都没吃过,小叫花有些不是滋味。

季旬则满足的啃着糖葫芦,跟着小叫花乱走,边走边胡扯。

比如他从小叫花那边得知,他和他师父是从君山来这边办事的,他们是丐帮的弟子,小叫花的师父办事去,他自己就在城里玩。

不过走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越走越远,并且很久没看到叶峥了。

这时候小叫花突然转身,盯着季旬,眼睛一瞪,倒是生出些凌厉的气势来,“糖葫芦也买给你了,你一直跟着我作甚!?”

季旬往后一缩,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我,我迷路了……”

又看了看天色,有点晚了,自己不但和叶峥走散了,还不认得回去的路了。

小叫花哼了一声,有些得意,但又故意骂道,“笨蛋,谁叫你跟着我的?”季旬伸手,捏住小叫花破破烂烂的袖子,眼睛里迅速凝聚起一层朦胧的水汽,“怎么办,我想找少爷,我想回家……”

小叫花被他那可怜的眼神死死盯着,突然没来由的脸就红了,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也是从别的地方来的,不熟悉这里的路。”但是季旬有求于他,心里有些得意了起来,嘿,就喜欢看你这可怜巴巴的样子。

“少爷家里很好认的。”
“那你怎么还不认识?”

“……”

季旬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自己平时几乎不出藏剑山庄并且即使在山庄里也会经常迷路这个悲伤的事实。

 “你少爷家附近有什么特征不?”机智的小叫花继续问道。

季旬歪着脑袋想了想,“少爷家是这里最大的。”

“好吧。”小叫花想了想,突然一把抱起季旬,腾空而起。

“啊啊啊——妖,妖怪啊————!!”半空中的季旬发出凄厉的惨叫。

小叫花恶狠狠的骂他,“笨蛋!你才是妖怪,这是我丐帮的轻功!”

上上下下飞了几个回合,越过几个屋顶,终于在一个屋顶上,季旬指着不远处大喊,“是那边。”

小叫花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唔,藏剑山庄果然气派啊。

于是搂着季旬,轻轻松松的“飞”了过去,季旬在男孩子尚且稚嫩的怀里,小叫花穿的破烂,但是一点都不脏,还有一股淡淡的酒味。季旬心中不由得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情愫,这男孩子虽然嘴上很凶,其实还是……很温柔的。嗯,是个很好的……妖怪。

季旬坚信会飞的都是妖怪。

 

所以在天色快暗下来的时候,季旬终于回到了藏剑山庄。

“谢谢你……”他扭捏的看着自己的脚尖。

“唔……不用谢。”小叫花也有些别扭的别过脸。

“那我回去了。”

“嗯,我也要去找师父了。”

“后……后会有期……”

季旬学着大人说了这么句话,抬头的时候却发现小叫花已经不见了。

“飞走了?”

季旬茫然的望天。

“阿旬!你总算回来了!”

回头,只见叶峥急匆匆的冲出来。

季旬对他微笑,“嗯,少爷,叫你担心了。”

叶峥拉着他的手往屋里走,“回来就好,吃晚饭了。”

进屋的时候,季旬又回头看了看天空,一片宁静,只剩下风吹过树叶时发出的细碎的声响。

“果然是妖怪啊。”他对自己说。

 

 

 

 

很多年以后,沈晓枫回想起这事,都会调戏下季旬。

“我的季将军啊,你小的时候怎么就这么蠢呢。哈哈哈,藏剑山庄那么大个地方你居然不知道怎么回去。”

当然这时候的季旬也不是好惹的了,他总是二话不说就上马,冷着脸骑着马去踩沈晓枫。

“我乃天策府的将士,岂容你这臭要饭的羞辱!”

“哎哟你还真踩!——喂别踩我脸!”

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

 

END



相关策藏→http://kazukiyuu.lofter.com/post/80bea_716f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