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TT】莲花

老文 搬来


人间莲花不出数十瓣,天上莲花不出数百瓣,净土莲花千瓣以上。是以烦恼而至清净,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愿闻者喜悦,见者吉祥。

* * * * * *

泷泽秀明先生真是个好人呢。——街坊邻居们都这么夸赞的说。
泷泽秀明先生是个好人,尽管他有令人惊艳的颜,有让人着迷的桃花眼,叫人看了以后会产生“帅哥不是好东西”这样的想法,但是即使是这样,他依旧是个好人,一个正直热血的好人。
要知道泷泽秀明先生不但有张英俊正直的脸,他同样拥有一副热情且热心的肠子。意思就是说,泷泽秀明先生的热心是从内而外,如假包换的。
泷泽秀明先生每天都会做很多好事,出门为了环保都用步行,平时会帮助老奶奶过马路,会送临产的孕妇去医院,会义正严词的阻止企图采摘花园中花朵的小孩,会给流浪的猫猫狗狗送去食物……倘若他做了好事之后被人问及姓名和工作单位,他总是潇洒的挥一挥手,然后再潇洒的走开,声音透过背影传过来——“对不起,姓名只不过是个代号。工作单位只不过是个公共场所。”于是迷倒一大片老妇少妇,不带走一片云彩……
泷泽秀明先生每天都坚持做着好事,似乎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不仅如此,泷泽秀明先生还很信仰佛教,他每天都会坚持抄写金刚经,所以街坊邻居们都说泷泽先生不但是个好人,还是个很慈悲的人呢。

* * * * * *

喜多川是日本势力最大的帮派的老大,手下养了一群嗜血如命杀人不带眨眼睛的机器,而老爷子最宠爱的则是两个才过完18岁生日的少年。都是没有成年的孩子,没有名字,没有过去,只有一个简单的代号——NO.329和NO.283,简单的数字构成一个简单的人生,没有太多色彩的生命,冰冷的杀人武器。唯一的生存意义是执行组长布置下来的任务,杀死一个又一个人,在枪林弹雨中厮杀然后活下来,仅此而已,平常的像是吃完一个鸡翅。
因为都是从小就被扔在一大群孩子中,每天只有很少的食物,只得通过不断的残杀才能活下来的人。
曾经代号是329的少年经常被安排与代号283的少年一起执行任务。喜多川老爷子曾发表过“YOU们,正好是互补的一对呢。329,如果你是刀,那么283就是你的刀鞘。”这样的言论。
329号喜欢单枪匹马的冲锋陷阵,而冷静且睿智的283号常常会在329号出现危机的时候及时巧妙的化解。久而久之,两人便被默认为组织里最有默契的搭档。
329号是个脾气暴躁的孩子。是的,他仅仅只是个孩子,纵使是手下早已葬送了无数条人命,但他依旧只是个孩子,所以329号有着孩子般的任性,任性的宣布自己不是很喜欢283号甚至讨厌着他。按他的话来讲就是,这个代号283的少年,太过温柔,尽管他的枪法比任何人都准,尽管他的身手比野猫还要敏捷,但是283号少年有着不切实际的慈悲,他总会在杀完一个人之后为死者诵经祈祷,哪怕脸上尚且沾染着死者的鲜血,温柔且残忍的维系着一种可怕的善心——就如同生长在奈落业火中的一朵红莲。

* * * * * * 

泷泽秀明先生今年28岁,单身,独自经营一家干洗店,每个月的收入都相当可观;有自己的房子,不用偿还贷款,银行里有一笔不多不少的存款,总之是一个很不错的单身汉。所以街坊邻居有女儿的都想把自家女儿嫁给他,可是每当有欧巴桑们提出相亲的时候,泷泽秀明先生总会婉言谢绝——
“不是很想太早就结婚呢。”
于是邻居的欧巴桑一脸疑惑:“诶?可是,泷泽君不是已经28岁了么?”
泷泽秀明先生呵呵笑着解释道:“在三十岁之前只想好好经营这家干洗店呢,能给未来的家庭带来稳定的收入一直以来都是我的梦想呀。”说着,还故意做出一付很梦幻的表情。
“诶呀~泷泽君真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呐!”欧巴桑一边很荡漾的夸奖泷泽秀明先生一边更加坚定了要把自己那才念高中的女儿嫁给他的念头。
其实泷泽秀明先生从来没有动过结婚的念头。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他已经算是半个皈依佛门的人,若是娶妻生子,那是对佛祖的不敬。若是有人说泷泽秀明先生死脑筋,他只会笑笑不回答,至于他下的决心,任谁都不能动摇。
然而面对那些假借洗衣服的名义,实际上是来对着他那张漂亮的面孔犯花痴的女高中生们,泷泽秀明先生还是极其无奈的。本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好人泷泽秀明先生是永远不可能说出“请你们赶紧走吧别挡着我做生意”这样的话的。有时候泷泽秀明先生会想,如果换做是十年前的自己,也许会暴躁的把那些聒噪的女孩子们统统杀死的吧,但是想想又有些严重了,于是就又换了种想法——恩,大概,会把她们统统踢出去吧。
十年的时光不长不短,也许可以把任何人的棱角都磨平的吧。

* * * * * * 
年纪相仿的少年并排坐在河边。眉眼温和的男孩子双臂撑着草地,高高的仰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天空。天气很好,偶尔也会有几朵云飘过挡住阳光。
“喂。不会觉得刺眼么?”
枕着双手躺在一旁的少年好笑的问道。
“不会啊,我是眯着眼睛的~”
“……笨蛋,有屁用啊。”少年撇撇嘴,然后闭上眼睛。
今天不用出任务,难得的休假。
如果能一直过着这样平静的生活,那该多好。
只是没有人会把这样的想法说出来,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痴心妄想。
“呐,329号有什么想做的事么?”看着天空的少年突然问道,然后不等人回答,他又自语道,“我想去看莲花呢,很简单的事吧。”
“你说如果这样普通的河里也种植莲花,那该多好。”
329号已经懒得理他了,只是在心里暗暗的想,怎么可能,莲花都在寺院的池子里好不好,他闭着眼睛,没有睁开,似乎睡着了一样。283号似乎不在乎这一点,他继续说着:“可是我的血是黑色的,那么接近佛祖的花,没有资格去看的吧。”
“你在胡说什么啊?”躺着的少年粗暴的打断他,“佛祖慈悲为怀,如果连这个都计较,又怎么普渡众生?”
283号惊讶的看向329号因激动而涨红了的脸,然后他笑道:“329号是个温柔的人~”
“……切。”
“以后要做个干干净净的人啊。”
少年轻轻的叹息,后来又想好在身边这家伙并没有听到自己在说什么,否则大概又会挨骂了吧。

* * * * * * 

泷泽秀明先生关了干洗店的门,结束了一天的营业。很晚了,街上已经没什么人,只是空旷的街道上为什么总有几个影子在断断续续跟随着自己呢,真是麻烦呐。
这样想着,那几个人影已经绕到跟前了。
“嘿,先生,借点钱来花花吧?”
应该还都是正在念高中的孩子,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染着颜色怪异的头发,手里拎着棒球棍威胁般的晃啊晃。
泷泽秀明先生觉得有些好笑,毕竟还是孩子吧,如果要威胁人的话,不用枪至少也要拿把刀子吧?
所以他想了想,说道:“还是回家吧,当个好学生。”
也许是不屑的笑容惹恼了那些脾气火爆的少年们,又或者是他的话语触到了少年们某根脆弱的神经,总之泷泽秀明先生捂着肚子倒下去的时候,有些无奈的想,现在的孩子怎么都那么听不进大人的劝呢,做了坏人,可是再也没办法做回好人了呀。
血从鼻腔流进口中,咸腥味充满了口腔,感觉很不舒服。
棒球棍和拳头不断的砸在自己身上,衣服应该很脏了吧,是今天早上才换上的呢。
“老大,赶紧拿了钱走吧。”
听到有人这么提议,泷泽秀明先生心里感动的赞同:“是啊是啊快点结束吧。”
于是为首的少年在泷泽秀明先生身上胡乱摸索了一遍,拿走了他一整天的营业额,口中骂骂咧咧的扬长而去。
走了,默默的想着,然后有些困难的支撑着爬起来,擦一把嘴角的血,被拿走的钱其实不多,不过很疼啊——胸口,脸上,都很疼,习惯性的摸向裤袋,空的。
突然意识到已经不用再随身携带止血药膏了。
泷泽秀明先生苦涩的笑了一下,扯动了嘴角的伤口,于是又是一阵疼痛。
那么多年下来,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呢。金刚经真的可以平复心境。
回到住处,把衣服扔进洗衣机,然后开始翻箱倒柜找止血药膏,找了很久,终于在抽屉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一瓶蒙了一层灰的小罐子。可是一看日期,却又失望的放下了——过期了啊。
泷泽秀明先生满脸怅然的倚着墙壁缓缓坐下,心里仿佛被凭空掏走了一大块——那么多年,那么多年了……

* * * * * * 

喜多川说,明天关西有个敌对帮派的高级干部会来东京度假,283号,329号,你们趁这个机会,把他做掉。
说这话的时候,喜多川老爷子依旧是一脸平和的样子,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他是个温和慈祥的老爷爷,只有从小跟在他身边长大的孩子才会明白,他说话的时候越是慈祥,内心的想法便越是残忍。
少年们同时颤抖了一下,那个人以前一定得罪过老爷子,否则喜多川不会直接让他们出手。
去往银座那家酒店的时候天气有些阴阴的。329号下意识的竖起了衣领,283号只是笑笑,有些百无聊赖的样子。
在服务台前用最完美的笑容迷倒前台小姐和一片服务生,成功的知道那名干部所住宿的房间。
打晕两个上门送餐服务生,穿上他们的衣服,推着沉重的推车,有种作戏的感觉。329号用唇形告诉283号,你在外面守着,我一个人进去。然后小心翼翼的敲开门,垂着头毕恭毕敬的问:“先生您点的东西。”
眼睛微微上眺偷偷的打量着眼前的人,确以外发现那个关系某地下组织的高级干部其实还是个很年轻的人。
以为是老头子呢,原来是个花瓶。329号在心里不屑想着,快点解决了吧。
悄悄的按了一下口袋里的那把消了音的枪,看到年轻男人笑的时候脸皱成了一朵花,他用电视上偶像一般的声音说道:“我没有叫东西呢,是不是搞错了啊?”
329号少年按了按帽子,压低嗓音,说道:“是么,那真对不起了,先生——”
这么说的时候,已经以谁都没有察觉到的速度掏出手枪,瞄准对方的脑袋,“再见了。”想要扣动板机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其实身手很快,已经绕到他的身后了,如同鬼影一般。
329号心里有那么一秒钟的慌了神,太过于轻敌了,本以为可以万无一失的,看来真的是小看对方了,没看清楚对方是怎么出手的,腰间就被冰凉的硬物抵着,感觉很不吉祥。
年轻男子用好听的声音命令道:“把枪扔了。”
329号不甘心却无奈的照做了。
年轻男子带着笑意说道:“再见了。”
正打算开枪,却被人用一团废纸砸中了额头。
男子先是一怔,然后却又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哦?原来还有同伴啊。”
门口的少年报以同样的笑容:“是啊大叔,能不能拜托你放了我的同伴呢~”
“可以啊,”男人像预计好了一般,说道,“只要把你身上的危险物品都扔过来。”
283号缓缓的抬起眼睛看着男人,“好。”
329号紧张的大喊:“喂,笨蛋!别给他啊,他会杀了你的!”
可是283号却已经把枪扔过去了。
“很好。”男人收起枪,把329号使劲向前一推,却在没人察觉的时候,飞快举起手中的枪扣动了板机——

从很久以前开始,329号少年便和283号少年一起为喜多川出生入死了。只是很久很久以后,329号依旧倔强的觉得自己还是不怎么喜欢那个会为生者祈福为死者诵经的少年——假的吧,那都是伪装出来的善良,干这一行的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那家伙开枪的时候,可是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只是他从没有向老爷子提出过更换搭档的要求,329号少年有些执着又像是在掩盖什么东西似的告诉自己——“嗯,是因为已经习惯了,一定是这样的。“
可是却有人比子弹的速度更快的扑到自己跟前,然后那个少年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他。329号跌出去的那个瞬间看到了283号惊慌失措的脸。那是头一回露出这样的表情吧,仿佛是失去了此生最珍贵的宝贝一样。
看着对方缓缓倒下去的时候,329号以为时间都停止了,“任务”和283号一同倒在地上,一样的血流如注。
“喂,你……”
“嘿嘿,为了防止出意外,我多带了一把枪哦。”有些得意的炫耀,却敌不过伤口处传来的阵阵剧痛。
283号昏过去之前,看到的是329号泪眼模糊的脸。——原来。
原来当与自己相依为命了那么多年的人如此轻易的就倒下了,自己也是会难过的心如刀绞。

喜多川得知这样的消息很震惊,他叫了最好的医生来为283号做手术,可是医生们遗憾的告诉他,已经无能为力。
329号茫然的看着喜多川,老爷子的脸上露出惆怅的表情。
329号问他:“怎么办。”
喜多川看着灰暗的天空,看了很久,最后像是做了重大的决定一般,说道:“离开这里吧。”
329号似乎没有听懂。
喜多川又说:“283号曾经跟我说过,如果他为了组织失去了生命,就要我放你离开这里,让你开始新的生活,所以你快走吧,不要让我反悔。”
这算是什么?329号想,是你的愿望吗。
然后他迈开脚步,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这个从小就生活的地方。

既然如此,你的愿望就由我来帮你实现。

如果我们普通而又平凡,如果我们清白而又简单,如果——可惜都是如果。在往后的日子里,在329号少年变得不再是少年的时候,他总是在夜晚的时候认真的抄写着金刚经,一遍一遍的假设,一遍一遍的构思,构思那些“如果”,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泪流满面。


* * * * * * 
十年。
泷泽秀明先生默默的想。
从他死去的那一天到今天,正好整整十年。
这一天他没有去干洗店开门,而是坐上了东京去奈良的新干线。坐在车上的时候感觉时间过的很缓慢,很多事都如潮水似的涌上他的心头,十年算不算久远。
很多年以前,有人问他:
“喂,我们都是要下地狱的吧?”
“是啊。”泷泽秀明先生怔怔的开口。
“可是我每天都有念金刚经,真的哦。”
“我知道。”泷泽秀明先生点点头。
“我想去看莲花,哪怕是一眼也好。”
“好。我带你去。”泷泽秀明先生微笑道。
“可是我们的血是黑色的——”
“不是的。不是黑色的。”泷泽秀明先生坚定的否定道。

“下辈子,一定要做一个血液是红色的人,然后就能问心无愧的去看莲花。”

“好。”

泷泽秀明先生依旧在笑,旁边的乘客被他的自言自语吓的不轻,只得眯上眼睛装睡。
泷泽秀明先生微笑着说:“283号,我带你去奈良看莲花。”

泷泽秀明先生站在奈良的寺庙中,看到那满池的莲花接天连叶,轰轰烈烈的燃烧开来,仿佛可以触碰到太阳。
十年前我是329号,你是283号,十年后我是泷泽秀明,你依然是283号。
十年前你说我们罪孽深重,十年后你早已应该轮回转世,而我依旧要接受地狱业火的煎熬,每天都做着好事,每天都坚持抄写金刚经,只希望可以减轻我的罪孽,然后一身清白的去见你。
十年前你说你想看莲花,十年后我替你来到奈良的寺庙,看到这样满池的莲花——
你说过的,那最接近佛祖的花。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