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沙加X阿布罗狄】暗恋美人的死颜控(2)

人物崩坏OOC,注意避雷。

冷CP+拉郎配

作者自娱自乐,如有不适,你打不到我


 -----------------更新----------------

2


如果说迪斯给出的不靠谱结论是阿布撞鬼了,那么撒加的结论就更不靠谱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得出结论。

撒加在处女宫受挫之后来到双鱼宫找阿布罗狄。

这么说来,你什么都没问出来?阿布罗狄惊讶的问。

撒加有些挫败:他什么都不肯跟我说。

阿布刨根问底:他为什么什么都不肯跟你说?你是不是凶人家了? 

撒加嘴角抽搐:怎么可能,你想多了。 

阿布絮絮叨叨: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沙加虽然性格古怪了点,但毕竟还是个孩子,一定是你询问的方式不对。 

这个时候撒加终于忍无可忍,他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一天被人气两回,再不精分不是人!才不要当包子! 

阿布罗狄眼尖,一下就瞄到了他变黑的发梢,立马安抚:好啦好啦,你也辛苦了,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咯,你也不要动不动就为了个孩子发火嘛。你饿不饿啊?我煮碗面给你吃啊。

撒加闻言摸摸肚子,别说,还真的饿了。于是他缓和下来,回味一下阿布罗狄刚才说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由于肚子太饿影响智商,他又分析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再回头,阿布罗狄已经转身煮面去了。 

其实阿布罗狄很讨厌下厨的,煮面只是为了逃避现实,他可不敢对着炸毛的撒加插食人鱼玫瑰——银河星爆,专治各种不服中的不服,安全无痛,一击见效。

对此阿布只能老老实实给撒加顺毛。

撒加在双鱼宫吃了一碗面,心满意足的拍着肚子散步回自己的双子宫去了。

阿布罗狄又开始纠结,最后,阿布罗狄又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是艾欧罗斯。同样是教皇的左右手之一,成熟,稳重的艾欧罗斯,感觉比撒加更靠谱。

活在当下的阿布罗狄立马出发前往人马宫。求人办事总要有诚意,虽然小宇宙可以直接通讯,但是这种时候还是必须登门拜访的呢。


阿布罗狄在人马宫坐下,艾欧罗斯很客气的还给他泡了茶。

阿布端着茶杯说事情始末:事情就是这样。以下省略三千字。

艾欧罗斯摸着下巴沉吟:中国有句老话,叫做解铃还须系铃人。

阿布罗狄不明所以:我不懂中文。

艾欧罗斯解释:意思就是说,这件事还是你自己去解决比较好。

阿布罗狄:可我……

他说不下去,他也不懂自己在纠结啥。要说实力,没有全力一战他不会认输,要说人品,他也想不出自己哪里得罪了沙加,难道他真的是在嫉妒我的美貌!!

想到这一点,阿布罗狄有些崩溃。大家都是纯爷们,长相什么的有什么好care的!

艾欧罗斯放下茶杯:不去试试怎么知道结果呢。对个孩子你慌啥。

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就是你俩打一架然后把你们关小黑屋。

阿布罗狄:只能这样?

艾欧罗斯:只能这样。

阿布罗狄就采纳了艾欧罗斯的建议,自己去找沙加。


这一天对于沙加来说,是极度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天。哪怕到了很多年以后,他都会记住这一天。因为这一天,阿布罗狄头一回主动来到他的处女宫,主动表示要和他谈一谈。

所以头天晚上,他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一丝不苟的把自己的守宫打扫了一遍。

次日午后,在他忐忑又满怀期待的心情中,他等来了他心仪已久的男神阿布罗狄。

男神来了,沙加表面平静又高冷其实内心早已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如同万马奔腾,结果别说端茶递水,连张椅子都忘了给男神搬,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站着——不过阿布罗狄觉得这明明是沙加单方面在瞪他。

阿布罗狄站的脚酸,决定自己去找地方坐,刚迈开步子,就听到沙加说:女、女施主请留步!

彼时沙加尚且年幼,所以有时候会容易紧张。一紧张,他就容易说错话。一说错话,就忍不住开始胡扯,一胡扯,就扯的没边。

于是越说越离谱。

偏偏离谱还不自知,完全不管对方会不会玻璃心。

还好阿布内心强大:靠!活佛你眼瘸!?

由于沙加年纪小,阿布决定大人有大量,很大度的不和对方计较。

没想到沙加得寸进尺,表情甚至有点梦幻:女,女施主,我最近看了一本书,书上说,在爱琴海,双鱼座和处女座更配哦。速配率高达90%。(PS 作者不懂星座,这段纯属瞎掰)

去你妹的女施主啊!……等等这突如其来的魔性画风又是怎么回事!?阿布在心里咆哮,你平时都在看些什么不良读物!谁给你看的!如此蛋疼的内容你居然也信,亲你制杖吗!星座狗,死颜控!男女不分!精神污染!这个社会不会好了!亏你还是神佛转世!说好的最接近神的圣斗士呢!你484傻!

当然表面还是很平静的:处女座,那不过是俗世之人编造的消遣读物,不可信。

处在中二期的最接近神的圣斗士在喜欢的人的面前还是会不淡定,他说话开始结巴:可可可是女女施主,我我我觉得书书上说的很有道理,你你你就不想和我如火如荼的展开讨论一下吗。

他巴巴的看着阿布罗迪,目光充满期待。

阿布抬起清冷的眸子冷酷无情的看了他一眼——卧槽讨论星座这种事情也太娘炮了吧!

阿布罗狄的眼睛很漂亮,轮廓优美,睫毛浓密,眼珠子干净透明,是矢车菊那样的蓝色,眼梢还微微上翘,带了一丝不为人知的风情和妩媚。沙加默默盯着他眼角下方的泪痣看了两秒,突然像被打了一管鸡血,如同雷劈一般麻溜儿的说完了下半句话:毕竟我们是全圣域最漂亮的两个人! 

阿布内心又开始控制不住的咆哮,亲!你还能再自恋一点吗亲!虽然这是事实,但是做人要谦虚好吗!真理面前人人跪舔可是这种事大家心知肚明默认就好,你并不用说出来啊!说出来多拉仇恨!

但是阿布的表面始终都是平静的,完全看不出那波澜壮阔的内心,和那一波三折的戏。

于是只见阿布摆出一副蛋蛋的神情,蛋蛋的解释道:处女座,我是男的。

演技好,没话说,perfect!只想安静的给自己点个赞。 

其实沙加也被自己颠三倒四的话折腾的快要疯了,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那突破天际的脑洞:我知道你是男的可是我看到你就紧张一紧张我就说错话一说错话我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对不起看到你我脑子里就有好多关于你和我的段子和梗天哪我好想说出来让你知道你想知道吗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说不定还能写篇小说什么的。

沙加的语速比脑洞更快。 
救命!谁要和你聊这种东西!阿布罗狄也要疯了。他快要维持不住自己淡定优雅的神情了。

他感觉自己完全不能和处女座黄金圣斗士沟通,而且还是正处于中二期的处女座黄金圣斗士。

阿布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了,不然真不知道这位处女座战士下一秒能说出什么更加惊天动地的话来。但是他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只听到沙加清亮的嗓音在自己耳边响起:阿布罗狄,双鱼座的阿布罗狄啊。我喜欢你啊。

而且是一见钟情哦。沙加还小小声的补充了一句。

纳尼?敢情是被告白的节奏?阿布罗狄觉得此刻自己无风都凌乱了。他看了一眼沙加,可是沙加无论神情还是语气,都很平静,他认真的看着阿布罗狄,蔚蓝的瞳孔中只容得下眼前一人。沙加的目光温柔而又深情,阿布罗狄恍惚的想,刚才那个疯魔的沙加是他的幻觉吧。

只是作为一个外表风情内在纯情没事就爱泡在训练场训练的热血boy,阿布罗狄对感情压根儿没什么经验,事实上这里的男孩纸们对感情都没什么经验,所以沙加贸然告白的结局就是,阿布罗狄跑了。

他风一般的穿过处女宫冲进天秤宫,一路向上跑的飞快。

正在天蝎宫午睡的米罗被一阵凉风刺激了鼻子打了个喷嚏。嘟囔一声,翻了个身,没醒。

正在摩羯宫练剑的修罗一剑下去劈开一朵玫瑰,花瓣纷飞,洒了一地。

修罗纳闷:哪来的玫瑰?

是的。堂堂双鱼座黄金圣斗士,能与天地争辉的美战士,阿布罗狄,在沙加突如其来的爱情攻势之下,落跑了。

 

其实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

平静,安详,空气中夹杂着似有似无的玫瑰的香气。

直到很多年以后,直到圣战开始,直到圣战结束,直到自己死去,又复活,再一次死去,阿布罗狄都记得那个午后。

那一天,还没长大的处女座对同样还没长大的自己说,阿布罗狄,我好喜欢你。 

不知那一句幼稚却真诚的告白,实力强大到逆天的处女座鼓起了多少分勇气。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