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沙加X阿布罗狄】暗恋美人的死颜控(3)

3

 
 

阿布罗狄毕竟比沙加年长三岁,三岁一代沟,在沙加面前他也算是个见多识广吃过很多盐的大人,等他奔回双鱼宫喝了两杯水之后,他慢慢平静下来。阿布罗狄灵光一闪,突然顿悟了,这么说来,沙加看到我就睁眼是因为喜欢我?

——因为喜欢,所以每天都想看到,一秒都不想遗漏,眼睛里脑海中全世界,满满的都是你。

当然这样的想法,直男思维的阿布罗狄是不知道的。

当晚,他又叫来亲友团修罗迪斯,在严肃又活泼的气氛中展开了双鱼宫夜谈会。因为上次双鱼宫停电只能点蜡烛,阿布觉得那样很有feel,所以这次他特地拉灯点蜡烛,营造出灵异的感觉。

修罗简直不明白阿布罗狄这是什么心态,实诚如他不懂就问:好好的有灯不开你点蜡烛干啥。

 阿布:你不觉得我们仨围着蜡烛坐一圈很有感觉吗。 
迪斯:你别理他,他就一中二——喂阿布罗狄,不如我再给你召几簇鬼火出来? 
阿布罗狄没有搭理他,他清了清嗓子,说:今天白天沙加跟我告…… 
修罗:告状?! 
阿布扶额:什么鬼,是告白,他…… 
迪斯:他居然如此突然。 
阿布:是的,其实之前我找了艾欧罗斯,他建议我直接去找沙…… 
修罗:沙加很有效率。 
阿布罗狄抓狂了:你们能不能不要打断我,让我好好把话说完! 
两人噤声:好好好,你说,你说。 
阿布罗狄一口气描述完事情经过,从他找艾欧罗斯开始说起,到他从处女宫落跑完结,此处省略不止三千字。 
迪斯笑的打跌:于是你就跑了?你还能更怂一点吗! 
阿布罗狄看着跳动的烛光,细声说道:不然怎么办,答应他吗?我们可是雅典娜的圣斗士,我们的一生都将奉献给女神,我们信仰女神,追随教皇。其余的感情不应该有。 
他姣好的面容庄严又肃穆,诉说的内容有一种无情的宿命感。 
 一时之间,双鱼宫鸦雀无声。 
然而安静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打破沉默的人是修罗,他精准犀利的get到了也许连阿布罗狄都没意识到的一个重点:不对啊阿布,在你的思路中,你除了逃跑就是答应他,就没别的选项吗? 
阿布还傻傻的回他:什么选项? 
修罗:…… 
迪斯反应快:你就没想过拒绝他? 
这下轮到阿布罗狄懵逼了,卧槽是啊!他的选项里面还真没有拒绝这一项! 
修罗继续打击他:说好的被他看的瘆的慌呢。其实你挺开心的吧。 
迪斯负责落井下石:阿布罗狄,你被处女座看出斯德哥尔摩了吧。 
修罗面无表情的火上浇油:看样子你不得不接受他了。 
阿布罗狄觉得自己找这俩二货来讨论这件事情就是个错误。 

天还没亮,两人各自顶了一头玫瑰被阿布罗狄赶走。
纯情的阿布罗狄恨不得以后看到沙加就绕着走。

【修罗: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一回事,但是——

迪斯:沙加,哥只能帮你到这了。

深藏功与名。】

 
其实沙加也很震惊,他设想过各种结局,比如阿布罗狄被他的强势所征服,于是点头答应,此处应有鲜花和掌声,这是HE。又比如阿布罗狄表示他们之间还不够了解,可以日后慢慢接触,慢慢了解,最后在一起,这也算HE。再比如阿布罗狄义正言辞拒绝了他:不约不约我们不约,等你长大了我们再约。好吧。其实这还是算HE。 
骄傲的沙加觉得自己英俊潇洒一表人才既优秀又有内涵实力还强大,压根儿就没想过阿布罗狄会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十二宫不能用瞬移,所以他是眼睁睁的看着阿布罗狄绝尘而去的,眼睁睁的为自己刚萌芽的恋爱写上了两个字母:BE——沙加表示他的字典里是没有BE的啊! 
万万没想到,结局是这样的! 
沙加很伤心。他太伤心了。 
他的玻璃心都碎成一瓣一瓣的了。世界上还能有什么比这更让人伤心的事! 
他消沉了好几天。 
这期间,他的好基友穆觉察到了不对。 
以往,作为一个合格的阿布罗狄脑残粉,沙加每天都要拉着穆HC一下他男神,可是这几天沙加却很消停。耳边听不到沙加那絮絮叨叨的声音,穆还真有些不习惯。 
莫非沙加移情别恋? 
不,不可能。沙加如此高傲又颜控的人,怎么可能说转移目标就转移目标。 
难道脑残粉不脑残了? 

或者粉转路人了?
最后穆按耐不住心中的八卦欲,觉得亲自去处女宫探望一下宅了很久的沙加。
当他踏入处女宫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在佛像前结跏跌坐的沙加。
沙加根本没有要动的意思,穆径自向他走去。却听到沙加开口了:千万别跟我说话,也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只想一个人静静。
穆嘴角抽搐了下:哦。那我走了。
说罢他作势就要离开。
沙加捉急:哎你这人怎么说走就走!
机智如穆如何会不知沙加内心求安慰求抚摸求顺毛的深意,但是沙加不主动开口,他就忍不住想调戏他。
穆:诶,你自己说的,让我别跟你说话。
沙加能屈能伸:大王我错了。
穆走到他面前坐下:来,跟知心哥哥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沙加嘤嘤嘤的矫情了好一会儿,在穆终于忍不住想要让他看看星星是如何旋转的时候,他才一脸别扭的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穆:所以说阿布是被你吓跑了?

沙加弱弱的点头。
穆忍住笑意:你这是操之过急,但凡思维正常的都会被你吓跑。
沙加:那你要我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他激动的睁开眼睛,双手按住挚友的肩膀使劲摇。
幅度太大了,以至于穆紫色的发丝糊了沙加一脸。
沙加:你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
穆:我确实不知道。
沙加:没脸见人了。
穆:当时并没有别人在场,你慌啥?
沙加:没有挽救的办法了吗。
穆:你肯定没玩过恋爱AVG。
沙加:我一和尚玩什么游戏?
穆:你一和尚还想谈恋爱呢。

穆说的很有道理,沙加无言以对。

 最后,沙加决定暂时先不去找阿布罗狄,这样不但能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还能化解一下阿布罗狄那边的尴尬。 
真是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不但照顾到了阿布罗狄的心情,还给足了阿布罗狄面子,自己真是温柔又体贴呢,这样时间一长,阿布罗狄就会感觉到自己的好了。沙加不愧是既毫无恋爱经验又自以为是,他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的形象瞬间又高大了起来。 
穆:朋友,你开心就好。 
沙加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有一个称呼——放置play。 
 

结果放置了没多久,沙加和阿布罗狄就在去教皇厅的路上不期而遇。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沙加要往上走,阿布罗狄要往下走,走到天蝎宫的时候,两人不期而遇了。
风平浪静的一天,阳光正好,偶有花香。漫漫长阶蜿蜒而上看不到尽头,却在一抬头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男神向自己走来——这要是搁沙加表白之前,是多么浪漫的一件事,命中注定的相逢,胜却人间无数!
可是沙加表白过了,阿布罗狄没有回应,沙加尴尬啊。

其实阿布罗狄也挺尴尬的。
两个尴尬的人面对面站着对视了很久,谁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在天蝎宫守宫的米罗看不下去了,走到两人跟前:你俩这是看对眼了,一见钟情的节奏?要表白赶紧啊我还能见证一下。
很多年以后,沙加都觉得米罗这一行为,堪称神助攻。
沙加就看到阿布罗狄脸红了。先是耳朵尖一点儿红,然后慢慢的就蔓延开来,扩散到了脸上。
对,整个脸上都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
沙加觉得这样的阿布罗狄可爱又迷人。偏偏旁边站了个不解风情的米罗,他一点都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男神露出这样害羞的神情。
沙加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再不说些什么简直不是男人,结果阿布罗狄比他更男人,比起用说的,他已经付诸于实际行动。
阿布罗狄抓住沙加的手就往天蝎宫外走。
沙加再一次懵逼了。
卧槽!?他牵我手了!这是左手还是右手?不管了总之以后都不洗手了!!

【米罗:沙加。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在离开天蝎宫几十米的台阶上,阿布罗狄停下脚步,迷迷糊糊的沙加没有刹住,一个趔趄,脸蹭到了阿布罗狄浓密的卷发,是玫瑰的香气,他陶醉的嗅了一下。
阿布罗狄没有回头,他背对着沙加,说:处女座,上次的事我很抱歉,我不该二话不说就走的。
沙加在他身后摇头,也不管阿布罗狄能不能看到:不,不是你的错,是我太唐突。
阿布罗狄叹了口气:我们都是女神的圣斗士,不该有儿女私情。
沙加却说:神爱世人,又怎会不祝福我们美好的爱情。
沙加又说:阿布罗狄,让我来爱你好不好。
阿布罗狄摇摇头,说:你只是通过我来感受到另一个你。
不。沙加坚定的否决:世人只道你是世间最美的人,他们赞颂你外在的美貌,可是他们并不了解你强大而又温柔的内心,你善良坚定,执着忠诚,阿布罗狄,你就是你。
你不愿意回头看看我吗。和你一样强大——不,以后会比你更强大的我,我会守护女神,可是我也想守护你。
阿布罗狄不为所动,他没有转身,也没有开口,一时之间两人又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最后,还是年长的阿布罗狄打破僵局:沙加,你现在还小,爱情这种事,不如等你长大以后再说。
当我们都变得足够强大,当我们都可以顶天立地,当我们都可以坚定自己的信念,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守自己的正义,我们再来尝试着谈论我们之间的,爱情。
沙加无声的笑了起来,良久,他缓缓的回答:好啊,阿布罗狄,我在这里跟你约定。等我长大了,你要接受我。
 愿我们不彷徨,不怀疑,不迷惘,不悲伤。
 
也许我会成长为自己都不喜欢的大人,也许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可是啊,喜欢你这件事,一直都不会改变。
他们在那条台阶上分道扬镳,阿布罗狄继续往下走,他有自己的任务要完成。
沙加则拾级而上,教皇厅就在不远的前方。

我和男神有了约定!男神牵了我的手!今天蹭到了男神的头发!香香哒!我还看到了男神害羞的样子!萌萌哒!

沙加觉得自己的内心幸福而甜蜜,恨不得一路呐喊尖叫狂奔上去,不过这样实在太损形象。沙加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欢腾的内心,但是表面还是要维持淡定高冷的形象,以至于再次走到天蝎宫的时候,深藏功与名的米罗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卧槽沙加你是不是调戏阿布结果被阿布揍了!

 
  

TBC
 

这章开始无聊了……不不,本来就很无聊的一篇文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