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迪斯穆】说谎的月光 1~2

1


很小的时候,穆就离开嘉米尔来到希腊圣域。年幼的他听不懂国外的语言,好在史昂每天都会教他一些词句,天资聪慧的他没过多久便融入进了圣域的生活中。

彼时黄金圣斗士们都还是七八岁狗都嫌的年纪,上一秒大家还开开心心玩在一起,下一秒就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大打出手。然而穆从不会参与到这些打架斗殴的勾当中去——就像他从不会嘲笑干了蠢事的米罗,从不会去阿布罗狄的玫瑰花园捣乱,从没有欺负过年纪小但是块头大的异于常人的阿鲁迪巴,也从不会做诸如“让沙加睁开眼睛”这种无聊透顶的行为。尽管身为教皇的亲传弟子,穆对待他人的态度温和谦恭,待人接物有礼有节,他不恃宠而骄,也不恃才傲物,有时候还会带来几个来自古老东方的神秘又有趣的故事分享给同伴们。总之,在大家眼里,这个来自东方的白羊座圣斗士相处起来舒服又有趣,熊孩子们如果学过中文,就会知道有个词语叫做如沐春风。

事实上,穆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很讨厌这样的自己。每天的每天,他都必须戴着这副完美无瑕的面具,逼迫自己融入人群之中。在史昂的教导下,他说话轻声细语,笑不露齿,喜怒不形于色,与人为善是他的生活准则,以德报怨是他的处事标准,这样的穆,就如同一台被人为设定好的精密机器,按照固定的轨迹行走在人生的路途之中,那轨迹根深蒂固的生长在他的体内,他的列车绝不会偏离。

他觉得很累。

史昂喜欢这样得体的自己,同伴们喜欢这样谦恭的自己。甚至连他自己,似乎都很喜欢这样毫无破绽的自己。

他也想干些奇奇怪怪的蠢事,比如偷偷摘下女圣斗士们的面具看看她们到底长什么样,或者跑去阿布罗狄的花园里折几朵玫瑰花回去送给史昂,他甚至还想溜下山去,去圣域外面看看,看看这个异国的城市到底是什么样的,和古老的中国有什么区别。

他想要干的事太多太多,每一件都会让人大跌眼镜。日复一日时光如梭,每个人都在不断的成长,而穆一直都是那个笑得温柔和煦的穆。


2

在这群年轻的黄金圣斗士中,迪斯马斯克算是个异类——他不怎么合群,有着奇怪的爱好,崇尚着自己的暴力美学,甚至看上去有些恣意妄为。大家聚在一起打闹说笑的时候,他总是带了点游离于人群之外的意味,与他同龄的修罗和阿布罗狄,尽管也不愿意和比自己小的男孩子们混在一起,却没有迪斯马斯克那样的违和感。这是穆得出的结论,穆曾经偷偷地观察过圣域的每一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性,黄金圣斗士们性格鲜明,热情开朗的米罗,神神叨叨的沙加,看似冰冷却意外热血的卡妙,外表精致美丽实际上却不拘小节的阿布罗狄,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但是迪斯马斯克不一样,他觉得自己看不透他。

很快穆就发现这种违和感从何而来。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夜晚,与平常无异。月亮悬挂在缀满繁星的夜空中,洒下无机质的冰冷光芒。

完成任务的迪斯马斯克必须通过作为第一宫的白羊宫。和往常一样,同伴之间互相点个头打个招呼,守宫的就直接放行了。然而说不上来为什么,迪斯马斯克突然很想恶作剧,这么想着,他隐藏起了自己的气息,当他正准备抬脚迈进白羊宫的时候,却突然被束缚住了。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样,他保持了一个颇为滑稽的姿势,停顿在白羊宫门口。

与此同时,他听到了穆清亮的声音。

“什么人?”穆的声音不大,在这静谧的夜晚还是显得有些突兀。

身上的束缚燃起小宇宙就能挣脱开,但是迪斯马斯克并没有这样做。白羊宫的主人在念动力的使用方面尽管还稍显稚嫩,实力已经开始显山露水。

穆慢慢地从白羊宫的深处走出来,手里提了一盏灯,只能照亮脚下一小片区域。

起先迪斯看到的是一个黑黝黝的身影,然后黑影慢慢的有了轮廓,随着脚步声的接近,轮廓也逐渐鲜明了起来,无端的,迪斯联想到了一个不怎么好的人物形象,那形象来自穆曾经跟他们讲过的中国古代民间故事——他觉得眼前的穆就是那故事中的鬼差,长发随意散在背后,身上是松松垮垮的藏袍,作为一个意大利人,迪斯显然是分辨不出中国民族服装之间的区别的,在他眼里这和鬼故事中的鬼差穿的衣服别无二致——少年的手中提着一盏孤灯,穿破了黑暗,走过了三途川,仿佛要来勾走自己的魂。只是比良坂是他的后花园,所以他毫不畏惧。当他还沉浸在自己丰富的想象力之中不可自拔的时候,穆已经走到他的跟前。

只看到穆礼节性地笑了一下,轻声问道,“迪斯?怎么是你,你想干什么。”

最后一句用的是陈述句,仿佛他早已经猜透了迪斯马斯克想要做些什么一样。

深夜的造访者被打断了想象,他耸了耸肩,解释道,“只是出完任务回来而已。这么晚了,快让我过去吧。”

圣斗士们定期会被指派到世界各地消灭邪祟,完成教皇下达的任务,穆的年纪小,刚领了圣衣没多久,所以暂时没有外出任务过,迪斯马斯克大他几岁,俨然已经是经验丰富的老手。

于是穆点了点头,道,“抱歉,不知道是你,我以为有入侵者。”他诚恳地向迪斯道歉,并顺手撤去迪斯身上的束缚,手中的灯随意照了一下,却发现迪斯手中还拎了几颗面目狰狞的人头,新鲜的血液顺着头颅流到他的手上,连绵不绝地滴到地上,溅成一滩滩不规则的形状。顿时,穆觉得胃里有些不适,他强忍住这种不快的感觉,微微蹙起了好看的眉,却又立马展开,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迪斯马斯克却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表情微小的变化,似乎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他微微地笑了一下,随后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中充满血腥味的战利品,开口道,“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白羊宫。”他的语气轻松随意,仿佛是在谈论每天的天气一般。他并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只是白羊宫的主人看上去不怎么舒服的样子,于是他出于礼貌表达了一下自己那不怎么真诚的歉意。

穆显然是被他微妙的态度略微激怒了,然而他还是勉强地笑着说道,“没什么的,我会打扫干净的,你说的对,已经很晚了——”说着他侧过身子让出一条道儿,意图很明显,白羊宫的主人在友好的下逐客令。

迪斯点点头,他是个有眼色的人,所以他什么都没说,便径直走了过去,他似乎知道穆在看着他的背影,于是他伸出那只空着的手,在空中随意潇洒地挥了几下算是告别,步伐轻快地离去了。

在他离开很久以后,穆突然蹲下身子,用灯照着地面上暗红色的血迹,血迹快要干了,他嗅到了血中带着的杀意,血腥味刺激着他的鼻粘膜,他闭上眼睛,昏暗的灯光中,他的表情深不可测,没人知道他在思考些什么。

然后他做了一个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举动,他伸出手指,趁着地上的血迹干透之前,沾了一点,带着血的石板的触感冰凉黏腻,他专注地盯着自己的手指看了一会儿,突然笑得如同春风拂面。

“……真残酷啊。”他没来由的轻声感叹道。

 

 

TBC


说明下

原作背景下的架空,因为按照原作的话他们年龄太小了,所以自动提高几岁

拉郎+OOC求不掐✪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