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撒布】傻白甜小故事(粮食)

1

 

 

很久很久以前,当阿布罗狄刚来到圣域的时候,曾引起了一场声势不小的骚动。

年幼的黄金圣斗士们整日充斥着枯燥的修行,千篇一律的日子让他们鲜少拥有娱乐活动,听说圣域来了个大美人,立马都兴致勃勃的去围观了。

一个两个七嘴八舌的朝着天地间最美的战士指指点点。

他长得可真漂亮,就像天使!

先是窜出一个蓝毛团子,他上下打量着阿布罗狄。

云想衣裳花想容。紫毛团子忙着掉书袋。

穆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金毛团子的注意力暂时被紫毛团子吸引过去。

女,女孩子!?这个团子有着一头栗色的短发。

他不戴面具,是男孩子。红毛团子冷冰冰的解释道。

看,他有一颗泪痣。

一只手摸了摸他漂亮的水蓝色卷发。

他就像他手中的玫瑰花一样。

这个高大的男孩子盯着他手中的玫瑰研究了好一会儿,似乎咽了下口水。

他叫阿布罗狄。撒加忙着把簇拥上来的团子们一只只拎走。

阿布罗狄忍着抽飞这群熊孩子的冲动,缩到带他来到圣域的人的身后。

撒加转过身,摸摸他的头。

“别怕。”


2

 

年幼的双鱼座战士有着雏鸟情节,因为是撒加把他带回来的,所以他很喜欢黏着撒加。又矮又瘦的阿布罗狄像是一个柔弱的小姑娘,撒加有了他人生中第一个人形腿部挂件。

“你又跟着我做什么?”这天,撒加从教皇厅出来,发现躲在一边等他的阿布罗狄。

漂亮的男孩不说话,小心翼翼的走上前,撒加向他伸出手,他开心的握住。他最喜欢握住撒加的手,撒加的手掌干燥又温暖,他天真的认为也许握住他的手就可以地老天荒。

“训练结束了么?”

“嗯。”

“走吧,我们去吃饭。”

他们牵着手走下长长的台阶,阿布罗狄仰着脑袋看撒加,“撒加,教皇大人每天都叫你去做什么?”

阿布罗狄的嗓音柔软又清澈,轻轻地敲打在撒加的心上。撒加看着他,笑了一下,“帮助教皇大人处理一些事务。”

“会很辛苦吧。”

“不辛苦。”撒加停顿了一下,“是我喜欢做的事,所以一点都不辛苦。”

“可是撒加经常饭都来不及吃。”

撒加松开手,动作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手心触及到的是蓬松的发丝。

“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3

 

最近教皇减少了召见撒加的次数,很多事务都安排给了射手座的艾俄洛斯。

艾俄洛斯也是教皇很看重的圣斗士。教皇老了,有意将位置传给后人。圣域开始流言四起,各种传言众说纷纭,有人说下一任的教皇会是双子座的撒加大人,他那么优秀,仿佛是神的化身;又有人说,那可不一定,射手座的艾俄洛斯大人能力也是十分杰出的,更何况最近教皇总是交给他处理一些重要的事务。

流言蜚语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有的人一笑了之,有的人放在心上。

双子月的时候,撒加待在双子宫守宫。

阿布罗狄踩着布鞋,一路从双鱼宫跑到双子宫,气喘吁吁地在双子宫前的台阶上停下。

撒加从里面走出来,看到他的到来显得有些诧异。

“阿布罗狄,你怎么来了?”

“守宫很无趣吧。”

撒加饶有兴趣的看了他一眼,“所以你是来陪我的?”

阿布罗狄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撒加在他身边坐下,“那么作为回报,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

阿布罗狄眼睛闪闪发光,他毕竟还年幼,刚到圣域时间不长,同伴们来自世界各地,语言不同和习惯迥异让他至今都觉得有些孤独。而撒加就像是他的兄长一样,撒加的陪伴让他安心。


4

 

撒加其实不怎么会哄小孩子,小时候加隆顽劣调皮,打一顿就好了,所以撒加管教问题儿童的方式一向简单粗暴。然而阿布罗狄不是问题儿童,他乖巧又听话,似乎对着撒加还有一种迷之崇拜之情。所以撒加发现,对付加隆那一套,用在阿布罗狄身上是万万行不通的。

撒加讲的故事简单又老套,乏善可陈。无非是以前看过的故事书上的俗不可耐的童话故事,他想当然的认为用来哄阿布罗狄这样天真纯良的小孩肯定很有效。阿布罗狄确实听得津津有味,十分投入。

公主被大魔王掳走了。国王召集了全国的骑士去拯救公主,成功打败魔王救回公主的骑士便可以娶公主为妻。

故事以骑士打倒大魔王,救回美丽的公主殿下作为结局,阿布罗狄不是很开心。他双手抱膝坐在台阶上,精致的下巴抵在膝盖上,琉璃般的瞳孔里流露出一丝哀伤。

撒加有些不解,便问他,“阿布罗狄,你怎么了?”

阿布罗狄悲伤极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半晌,他才开口说道,“撒加,骑士为什么一定要打败大魔王?”

撒加不明所以,“因为大魔王掳走了公主呀。”

“可是……”阿布罗狄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可是大魔王并没有伤害公主呀,他一定也是因为深爱着公主,才会带走公主的吧。”

撒加被他清奇的三观震慑住了,他不由得开始怀疑起了过去在教导阿布罗狄的过程中,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对,导致某些环节出现了问题。

“……因为喜欢,所以就要带走么?”他喃喃的说着这句话。阿布罗狄没有听到,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

撒加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阿布罗狄的头,“阿布,这只是童话。”

有人向往王子公主在一起的美好结局,也有人笃信邪不胜正是这个世界上的真理。

撒加没说出口的是,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阿布罗狄赌气的扭过头,“我再也不要听这样的童话了。”

撒加站起身,顺手也把他拉起来,“总之,不管怎么样,还是感谢你今天来陪我守宫。”

“每天都可以来陪你的!”阿布罗狄几乎是脱口而出。然后他就看到撒加笑了起来。

撒加笑起来的样子很温柔,嘴角微微上翘,带了一点调皮的孩子气,与他平时成熟稳重的模样大不一样,阿布罗狄觉得这样的撒加好看极了,他一时想不出什么华丽美好的形容词,只是在心中暗暗地觉得日月星辰都比不上撒加。

他怔怔地说,“撒加,你该多笑笑的。”


5

 

“撒加,他们说你会是新一任的教皇,是真的吗?”

美神化身的男孩子声音清澈动听。他歪着头,看着面前的人。

“那么你有什么看法呢,阿布罗狄。”

阿布罗狄想也不想就说,“不管教皇是不是你,我都愿意站在你的身边。”

现在是你陪伴着我,以后就换我来守护你。

这句话他没好意思说出口,他觉得自己实在是不自量力,在没有变得强大之前,他会把自己的心意深深藏在心底。所以拜托你,一定要等我长大。

阿布罗狄目光灼灼的看着撒加,他认真看人的时候,眼神真挚而热烈,碧蓝的眼中闪耀着星辰的光辉,好似看着全世界最珍贵的宝物。

他最珍贵的撒加说,可是以后的事,是谁也预料不到的呀。

谁知道呢,谁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呢。你的路,我的路,每个人的轨迹都不一样,最后到达终点的人会是谁,我们无从知晓。

阿布罗狄拼命的摇头,他想要证明自己绝不会食言,他着急的想要辩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撒加看上去难过又哀伤,他不懂撒加为什么如此哀伤,他不想看到这样的撒加,他还没把自己想要努力变强的心愿实现,还没来得及告诉撒加自己愿意一直守护他,他跟自己做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密约,他不想在还未遵守这个约定之前就亲手将它打破。

在他急的快要哭出来的时候,他又听到撒加对他说,但是还是要感谢你,愿意陪在我的身边。

 


6


岁月流逝,时光翩然,他们慢慢地长大,步入了不尽相同的人生。

有的人留在了原处,有的人远走他乡。

局势风云变幻,谁都预料不到明天。

撒加在星楼杀死了教皇,又委派了山羊座的黄金战士追杀被诬陷的艾俄洛斯。他不明白命运的脚步到底在哪一步走错了,才导致了如今这个兵荒马乱的局面。按照他设想的蓝图,教皇应该是将三重冠和权杖传授于他,由他来接管整个圣域。可是偏偏,在命运来临的那一刻,从教皇口中呼出的,是射手座战士的名字。

他不甘心,也不愿意接受,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努力化为乌有。

因为自认势在必得,所以失去的时候着了魔似的想要强行占为己有。

当手穿过年迈的老人的胸膛的时候,他感受到了血液的温热。那是罪恶的证明,灼伤了他的手。

走下星楼的时候,宽大的长袍被夜风吹的鼓起,猎猎作响。

远处有人影向他走近。

映入眼帘的先是水蓝色的卷发,然后是那精致的面容。

最后,美丽的让天地为之失色的双鱼座黄金圣斗士穿着圣衣停在他面前,宛如神祗。


6


阿布罗狄说,“我知道你是撒加。”

面具之下是什么表情他不得而知,然而他毫不畏惧。

在撒加又打算杀人灭口之前,他抢先说道,“现在的我已经很强大了,我也拥有了无可比拟的实力。”

撒加沉默着不说话。

月亮被一片乌云挡住。远处是骚动的人群和绵延的火把。偶尔传来捉拿刺客的呼喊。

他在撒加面前单膝跪下。

风吹了过来,夹杂着玫瑰的香气。

他虔诚的执起撒加的手。

远处的嘈杂声似乎消失了。

他精致的嘴唇覆上尚且沾染着血液的手背。

周围变得一片静谧,仿佛掉进了错乱时空的深渊。

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

心脏突然剧烈的跳动起来,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烧。

他想,我终于为你完成了只属于你的加冕。

“双鱼座黄金圣斗士,阿布罗狄——拜见教皇大人。”


7


远在日本的城户纱织带着她的青铜圣斗士即将来到圣域。

年轻的女孩自称是雅典娜,为了讨伐邪恶的教皇。战争即将开始,曾经远走圣域的人,有的回来了,有的没回来。还有的永远离开了。

很多东西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信仰,欲望,执着,一切都在时光的流逝里面目全非。

年少时候的梦想早已死去,活下的唯有力量维持着的正义。

阿布罗狄在教皇厅前铺满了玫瑰,火红的,或者雪白的,一望无际。红的热烈,白的淡漠,摧枯拉朽的绵延开来,似乎可以触碰到太阳。

他走上通往教皇厅的台阶,撒加就站在那边,台阶的尽头,抑或是命运的尽头。

“撒加。”他轻呼出声。

年轻的教皇迎向他的目光。阿布罗狄上前与他比肩。

“还记得小时候你给我讲过的故事么?”

美丽的男人突然提起了小时候的事。

撒加反应了一会儿,才回答,“当然。”他说,“我当然记得。”

阿布罗狄笑着揶揄他,“现在的你就是大魔王。”

撒加取下面具,目视远方,“那么你呢?你是公主么?”

阿布罗狄说,“小的时候呢,确实是想当公主的。”

——我还记得那时候的你笑起来是多么的好看。

“爱上大魔王的公主吗?”

“当然不是。公主需要保护,可我不一样。”

——可是从此以后,再也没见你露出那样的笑容。

“那么你打算担任什么样的角色呢?”

阿布罗狄认真地看向撒加,像是在宣布一个誓言一般,“现在我想当骑士。”他坚定而又执着,“是守护魔王的骑士。”

——面具遮挡了你的脸,也隔开了你的心。

撒加摇头,“魔王是不需要守护的。”

阿布罗狄说,“魔王需要力量。”

——你也需要力量。

这一切无关正义,也无关邪恶,只因为你是撒加。女神是圣斗士的信仰,你是我阿布罗狄的执念。

我为女神而生,为你而死。

所以我愿意把我的力量全数献给你,直到生命消弭。

很多年前他许下的心愿,如今终于得以实现。

他们比肩站在教皇厅前,夕阳如血,无情地诉说着岁月更迭,浮生若梦。

前方不知归途,命运不可估量。

——就算你一无所有,我也一如既往,站在你身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