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平凡世界番外 世界那么大(米妙友情向)

卡妙在英雄棋牌室头一回见到米罗的时候,总共产生过两个想法。

这蓝毛是个妖物。
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
似乎还很强大啊,身为本世纪最有实力最有潜力的吸血鬼猎人,自己居然试探不出他的深浅。
这是他的第二个想法。
但是很快他就释然了,自己也就是个吸血鬼猎人,尽管从小跟着父亲四处漂泊驱除世界各地的吸血鬼,有着丰富的经验,对他而言,吸血鬼才是处于光明与正义对立面的阶级敌人。至于降妖除魔的行当,似乎并不在他的职业范围之内。
更何况这一次卡妙不远万里打飞的来到江源市,实际上并不是为了要追捕吸血鬼,偶尔他也是需要休假放松一下自己的。然而到了目的地,他却感受到了一丝微弱的,熟悉的气息。那是属于吸血鬼的特有气息。敏感而又敬业的吸血鬼猎人循着这股气息一路摸索,来到了英雄棋牌室。
不对啊,他愣住了,自己走过的路名,门牌号,为什么都这么眼熟。
他怀着侥幸心理掏出手机,打开事先存好的地图。经过多次仔细对比,最后他惊讶的发现,当时存下的地址不就是眼前这间饱经风霜的棋牌室么。
一楼大门虚掩,隔壁是个烟酒店,有个年轻的男孩子趴那昏昏欲睡,卡妙伸手打算推门上楼,那打着瞌睡头一点一点的男孩子突然就清醒了,麻利的从里面蹦出来制止卡妙。
“棋牌室现在不营业,看到门上的营业时间了吗。”
他指指门上贴的告示。
卡妙奇怪的看着他,“中文我看不懂,我是来找人的。”
“看不懂你咋还会说……数字你总看得懂吧。”
卡妙不搭理他,要去开门。
“别动,你打不开的。”开玩笑,门上有老板的结界呢,男孩子有些不信任的打量着眼前的外国人,“你说找人就找人,万一你是卧////底呢?”
说完他挺想抽自己一耳光,星矢你会不会说话!此地无银三百两,简直是在昭示棋牌室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叫你乱看连续剧!
“不不不,我是说,我们这里是正规的棋///////牌活动中心,有经营许可证。附近的老头老太都爱来打牌,并不参与地下非///法du----------博……”
“深圳铁板烧。”卡妙严肃的说。
“……嗯?你怎么知道这个,难道你真的是来找人的?”男孩意外的看了一眼这个外国人。
卡妙点点头,难道自己长得很像骗子吗,话说回来这个男孩倒是普通人一个,可是为什么这里会有吸血鬼的气息?
“那你上去吧。”
男孩挠了挠后脑,给卡妙开了门。
卡妙推开门的时候,立马被棋牌室内的各种未知的气息震慑住了。棋牌室面积不大,里面只有一个短发男人在擦拭着一个茶杯,麻将桌上的牌胡乱的散着,似乎还没收拾好,他突然想起来楼下男孩子说的,现在不是营业时间。这个小小的棋牌室充斥着各种深不可测的神秘力量,柜台上还摆了一只招财猫,带着满脸招财进宝的嘲讽笑容,爪子一上一下摇摆着,仿佛在对卡妙说着你好傻////////逼呵呵哒,好走不送么么哒。恍惚中卡妙觉得自己就是那羊入虎口的小肥羊,连招财猫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此刻正自动送上门等着挨宰呢。
——此行误入龙潭虎穴,还能活着回去吗!
父亲,母亲,儿子不孝,不能振兴Aquarius家族了!
现在这个法国人表面波澜不惊,内心是极度崩溃的。
“营业时间还没到呢,你怎么上来的。”擦着茶杯的汉子一脸怀疑的看着他。
卡妙还没开口,就听到另一个欢快的声音凭空插了进来,“绝对零度!你是绝对零度吧,看你那头红发就知道你一定是绝对零度了。真人居然和照片上一模一样,你果然是自拍不后期的人。”
绝对零度又是什么鬼,好中二!短发汉子忍不住嘴角抽了下。
听到这里卡妙内心小小的得意了一下,后期?呵。他有些骄傲的想,他可是吸血鬼猎人里最英俊潇洒的一个,后期什么的,才不需要呢!
不过他还是狐疑的环顾四周,屋内确实只有那个拿着茶杯擦了半天还不撒手的满脸黑线的男人啊。
他有点慌,因为这间棋牌室里充斥着他预测不到的神秘事物。遥远而又古老的东方国度是不可小觑的。这是来自父亲的忠告。
短发汉子面无表情的指了指墙上一幅水墨画,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卡妙总觉得他的怒气值已经满槽了。
视线顺着男人的手指移过去,卡妙看到那幅画中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神兽。神兽于群山之间腾云驾雾,面目凶恶,傲视天地。也许因为太过栩栩如生,卡妙感觉此刻那神兽似乎正咧开嘴对他笑,他忍不住抖了一下。
“你给我解释一下。”老板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迪斯,茶杯都快被你擦破啦。”
神兽呱啦呱啦的说,话锋一转又开始给卡妙作科普,“绝对零度,这个看上去很凶很像大反派的男人是这个棋牌室的老板,叫迪斯马斯克,你叫他迪斯或者老板都可以。”
棋牌室老板似乎很生气,把茶杯重重的拍到麻将桌上。
作为一个自认为见多识广的吸血鬼猎人,卡妙已经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自己目前复杂的心情了。
“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哎呀老板,不要这么生气嘛。”神兽的声音似乎变得有些谄媚。
卡妙觉得神兽好像在摇尾巴。
然后只听到嘭的一声,眼前出现了一阵白色的烟雾,卡妙警觉的后退了好几步,他小心谨慎的盯着白雾,一只手暗自伸进裤兜捏紧了一枚十字架,只见朦胧的白雾之中似乎有人影在慢慢汇聚而成。
白雾渐渐散去了,眼前出现了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青年。青年有着一头蓝色的长卷发,容貌英俊,黑外套里面套了件红T恤,下面是简单的牛仔裤加运动鞋,很普通的大学生模样。
“哟,绝对零度,你好啊。”
卡妙扫了一眼那幅画,发现画中的神兽不见了,空留山川和云彩。
“你就是……安达里士?”
所以说中二和中二才能做好盆友吗,迪斯简直没法吐槽。
尼玛!卡妙觉得自己的内心如同被成千上万头草///泥/////马//////碾过,这不就是和自己在论坛上掐过架,又误打误撞在非死不可上认识,最后又互相交换了聊天工具,互换了照片,从此以后过上了有事没事一起吐槽连续剧吐槽足球赛吐槽国内外偶像的没羞没臊……不,水深火热的愉♂快♂生♂活的毫无节///////操////////的好基友——安达里士吗!
“你也和照片上一样啊……”卡妙感叹道。原来这年头有自信自拍不后期的人不止他一个!
“那当然!我和你说,我……”米罗沾沾自喜,正要继续嘚瑟,就被愤怒的老板打断。
“米罗,到底怎么回事。”
迪斯向米罗射去两道凌厉的目光,“没开张我都设结界的,他怎么上来的。”
这是英雄棋牌室的规矩,为了防止普通路人误入,看到棋牌室内神兽们醉生梦死的原型,平时不营业的时候,老板都会张开结界。
卡妙见他逼问米罗,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深圳……铁板烧……?”
法国人的中文有些蹩脚。
这句话是米罗教他的,当时米罗告诉他,如果来他家找他面基,不用按门铃,不用敲门,见人说这句话就可以了。
米罗嘿嘿笑道,“绝对零度是我在脸书上认识的网友,他是来找我面基的嘛。”
“那个,我的真名是Camus Aquarius,叫我卡妙就可以了。”
卡妙觉得被好基友在现实中一口一个绝对零度的叫着简直羞耻爆了。
“你一个老妖怪还赶时髦学人见网友。”迪斯简直要抓狂了。
米罗不满的看着他,“就算你是我的主人,你说我老我也一样要伐开心的,我一伐开心就要买包包,你给不给我买?”
“给我回到画上去。”迪斯扬起茶杯往米罗脸上一扣,米罗立马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了,墙上那副水墨画上重新出现了那只神兽。
神兽太过与时俱进也不好。迪斯由衷的感叹。
这个遥远的东方国度真是个神秘莫测的地方……卡妙内心感叹道。不过言归正传,卡妙锐利的视线迎上迪斯,吸血鬼的气息,不就是这个男人身上发散出来的吗。
迪斯不明所以,画上的米罗喋喋不休,“我还没作自我介绍呢,卡妙,我叫米罗。”
迪斯适时插嘴,“如你所见,他不是人——”
“你才不是人。”
“……是神兽。”迪斯无视米罗,“我是这里的老板迪斯马斯克,你的好基友是我的式神,我是个驱魔师。虽然这一切也许会令你无法接受,然而却都是真实存在着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奇妙。”他耸了耸肩。这段话信息量挺大的,然而迪斯无所谓的语气却像是在讲述着什么平淡无奇的事一般。
卡妙却没听进去,他从裤兜里掏出十字架握在手中,“诸神在上,请赐予吾洗刷罪恶邪祟的光明之力,让其消失,让其毁灭!”
十字架开始发光,卡妙握着十字架上的银链,将十字架送到迪斯面前。十字架发着光颤动了几下,没反应了。
迪斯若无其事的走到卡妙身后,卡妙警觉的一转身,发现这男人正在奋力擦拭着墙上的一点污渍。
“啧,哪个兔崽子把口香糖粘墙上了,缺德。”
卡妙有些吃惊,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就听到男人轻笑出声,“愚蠢,你的十字架对我没用。”

卡妙不甘心的瞪着迪斯,这个男人,看上去阴沉又凶狠,就像黑涩会。

阴沉又凶狠的黑涩会拿墙上的口香糖痕迹没辙,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我的父亲是吸血鬼,可我母亲不是。我只有一半来自吸血鬼的血统。”

“我的母亲是嘉米尔的驱魔师,你知道的,嘉米尔一族有很多优秀的驱魔师。她的法力压制住父亲的邪性,所以你的法器是伤不到我的。”

卡妙的脸上充满怀疑。

“不相信么?”迪斯转过身,“你的法器对我无效就是最好的证据,我体内流淌着嘉米尔驱魔师的血液,继承了我母亲的衣钵。年轻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未知的事物等待着人类去发掘,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比如你的家族以及你本身,在人类之中不也是特例么。”说着,他拍了拍卡妙的肩膀。

卡妙沉默了一会儿,将十字架挂到脖子上,又指着那幅画说,“那,这是怎么回事?米罗,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迪斯我可以下来吗。”

神兽可怜巴巴的问他的主人。

迪斯没说话,米罗看他的样子似乎也没那么生气了,于是又是一阵白雾,他从画上跳了出来。

“卡妙你别怕。”

“……我不怕。”我只是有些不能接受认识这么久的基友居然不是人!

米罗抓了抓自己的长卷发,解释道,“其实是这样的,迪斯是我的主人,驱魔师身边都会有式神,我是高级式神,所以有自己的意识和实体,也可以化形。”

“那你到底是个啥?”

“我是饕餮。”

卡妙读过几本中国神话,对饕餮这个名词还是有所了解的,于是他迅速抓住重点,“原来你就是那千古老吃货。”

“……闭嘴,你不说话我们还能做朋友。”

卡妙噤声。

“我是迪斯画出来的。”
就看到迪斯在一边悄悄露出得意的神色,一脸闷骚样。
“画?”
“你听过画龙点睛的故事吗?”
卡妙摇头。
“古代画家张僧繇在安乐寺画龙,却从不点睛,因为点之即飞去,人们觉得荒诞,便怂恿他一试,张僧繇便给龙添上了眼睛,结果可想而知,雷电破壁,飞龙现形,乘云驾雾而去。”

卡妙听得津津有味,米罗见有听众捧场,说的更是起劲,“这就是画龙点睛的典故,迪斯的法术和这个有些类似,我们称之为‘画龙点睛术’——当然,这与真正的‘画龙点睛’并不完全一样,这个名字是迪斯自己取的,可能他觉得这样听着比较高大上。”

米罗的脑袋挨了一下。

“……我说错了什么吗!总之迪斯可以通过绘画来召唤需要的事物,这个技能简直开挂,不过有个缺点,就是非常麻烦。”
何止非常麻烦,简直考验人的天赋技能,还好自己继承了老爹身为意大利人的艺术细胞,曾几何时,自己也是个热爱绘画的少年啊。想到这里,迪斯忍不住插嘴,“是啊,当年我照着连环画想临摹个睚眦的,结果真就来了个大家伙,还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可把我吓得不清。”说着他还嫌弃的看了一眼米罗。

迪斯清楚地记得,那是自己七岁的时候,某天心血来潮临摹连环画上的神兽玩,画的太过投入,居然达成了不得了的成就,那就是召唤出了神兽饕餮。刚来到人间的饕餮米罗因被人搅了清梦,差点就把迪斯给吞了。可怜的孩子全身脱力又受到了惊吓,直接晕了过去,幸好嘉米尔的长辈们听到动静及时出现,阻止了悲剧的发生——高级式神弑主这种事鲜少发生,毕竟修为不够的驱魔师是无法召唤高级式神的,然而迪斯却误打误撞做到了,大人们觉得这孩子天赋异禀,可以好好栽培,趁着迪斯吓晕之时,取其心头血一滴,与饕餮结成了血契。等迪斯再次醒来,饕餮已经变成一个蓝发青年了。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画还有着如此灵性,而饕餮,也成了他此生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式神。

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一不留神想多了,只听到被嫌弃的米罗愤怒地反驳,“谁让你睚眦画不像,画成了饕餮。”
“话不能这么说,我绘画水平遗传我爸,临摹能力还是很强的。只能说谁让我临摹的连环画是盗版的呢。”
“打击盗版人人有责啊亲。”
迪斯用手指点了一下米罗的额头,“祖宗,因为你我可是连小命都差点交代了。”
见卡妙露出不解的神情,米罗补充道,“迪斯使用一次画龙点睛术需要耗费极大的心神和法力,还要使用特定的纸张和画具……他把我画出来的时候才七岁,幸运的成分比较大,那时的他法力尚未成型,气息尚且不稳,多亏了那套祖传的画具。虽然我觉得被我吃掉也许更危险。”他点评道,“其实真的挺麻烦的。”
“折寿。”迪斯感叹。

所以这个法术在往后的岁月里几乎再也没被使用过,他不想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却又召唤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再被召唤出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搞得更加半死不活。驱魔之术五花八门,这么坑爹的还是少用。
卡妙觉得这短暂的一天,他被打开了很多扇新世界的大门,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世界这么大,还好他出来看了看。

“加隆,热闹也看够了,不要装招财猫了,快下来帮我收拾。”迪斯命令道,又把一把拖把塞给米罗,“你也别闲着,去把地板拖一拖。还要不要做生意了。你叫卡妙是吧,来者是客,随便找地方坐吧。”

卡妙就看到柜台上那只满脸嘲讽的招财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穿着裤衩果着上身的高大男子。

“哎哟加隆,你又学你哥果//////////奔,瞎了瞎了。”

米罗夸张的蒙住眼。

“就你他妈话多。”

加隆若无其事的走进里间,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穿上了衣服。

内心强大的卡妙习惯了眼前五花八门兵荒马乱的场面,接受现实的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后记: 

 

N久以后,某日,麻将桌上

 

迪斯:哎我说,你咋还在这儿?你说你啥时候回国。

卡妙(理直气壮):我对你的血统好奇,留下来研究研究。万一哪天你狂性大发,作为吸血鬼猎人猎杀你可是我的职责……自摸!

大家纷纷认命,掏钱。

阿鲁迪巴(垂头丧气):到底谁教会卡妙打麻将的??

米罗:咳咳,不都说新手脸好么。

卡妙:哼哼,给钱。

 


end

 


不好好写正文……

没看第一章可能有的设定不了解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