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圣斗士全员】平凡世界 0~1

#0

 

男人西装革履,一手拎着一只黑色公文包,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除了白色的衬衫和红色的领带,他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仿佛能与夜色融为一体。

他走到一盏路灯下面,停了脚步,然后点了支烟,也不抽,就看着烟雾升腾。

就这样站了一阵,一个穿着低胸露背黑色连衣裙的妖艳女人走了过来,腰肢扭得像蛇一样。

“帅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美女一只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酥胸在男人身上轻轻蹭着,另一只手柔情似水的抚上男人刚毅的脸,充满了某种暗示。

夜深了,街上除了他们,一个行人都没有,月亮悬挂在高空,很快又被一片乌云挡住。

“能走进我的结界,你不是普通人。”

男人不为所动,任凭女人对他上下其手。

“我是不是普通人,你不试了怎么知道呢。”

女人媚眼如丝,呵气如兰,红唇就快要贴上男人的薄唇。

“追踪你快一个多星期了,普不普通我自然知道。”

他刚想推开那女人,一只火红色的鸟就凭空出现,直直向女人的眼睛啄去。

“啊!”

女人受到了惊吓,猛地跳向一边。

红色的小鸟没有继续去攻击,而是转而停在男人的肩膀上,“妖怪,我朱雀的主人也是你能碰的?”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朱雀星君。”女人恶狠狠地瞪着朱雀,随后又对男人抛了个媚眼,“帅哥,与其打打杀杀,就不考虑下和我共度良宵吗?”

朱雀又要飞起来攻击那女人,却被男人制止,“回来,阿布。”

“修罗大人!”

“最近江源市出现的那些杀人事件都是你干的吧?”

“哦?你说那些死掉的男人吗?”女人娇笑着,“那是他们该死呀,明明都是有家室的男人,却还惦记着外面的……我只是让他们受点应有的教训。”

“你给的教训代价有点大。”

“我不过是吸光了他们的精气,又把他们的那个割了……这是他们应得的呀。”

 “你滥杀无辜,造下孽障无数,枉费你五百年修为。多说无益,抵命吧。”名叫修罗的男人皱了皱眉,手里捏了个诀,一道剑气向女人劈了过去。

 “驱魔师大人,连你也要和那群臭男人同流合污吗!”

女人堪堪避过,声音突然变得阴狠。

“人间自有人间的法则,任谁都不能破坏规矩,轮不到你一个妖怪出来伸张正义。”

修罗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取出降魔符,口中念念有词,一把向女人甩了过去。

一张张符带着金光四射的剑气向女人飞去,绕成一圈围住女人,金光中女人尖利地叫着现出原形。

 “嚯!是玄蛇。”朱雀从修罗的肩膀上飞至半空,将女人的原型尽收眼底。

美女一下子变成怪物,这个画面有点超自然,玄蛇身形巨大,全身漆黑,唯有一双蛇目闪着紫色的光芒,显得恐怖又诡异。

玄蛇虽大,却灵活,只见它甩着尾巴向修罗攻去,修罗离它还有一段距离,蛇尾拍打在地面上,砸出了一道又粗又深的裂痕,修罗向一边闪去,不让自己被飞起的水泥块砸到。

朱雀着急地大叫,“修罗小心!”

那边修罗还没来得及反应,玄蛇已经腾空飞起,张开血盆大口直冲下来,一副要把修罗生吞的模样。修罗拔腿就跑,手里捏着符,看也不看就往蛇的身上甩——该死的,圣剑不在身边!

符的作用不是很大,他试图限制玄蛇的速度,只是效果甚微,玄蛇依旧速度很快,结界范围太小,修罗无法出结界,被玄蛇追的上蹿下跳。朱雀还是小鸟的模样,拍着翅膀冲向玄蛇,鸟喙狠狠啄上蛇身,却被蛇身外部坚硬如铁的鳞片阻挡。

“阿布!”

修罗扔了个解封符过去,朱雀蓦地体型变大,头冠长出,尾羽变长,大约是刚才的一幕太丢脸,朱雀愤怒地呼啸着喷出一团火,向玄蛇烧了过去。

三昧真火烧伤而不愈,玄蛇蛇身被烧伤,疼的在地上扭曲打滚,尾巴砸着地面,一时之间结界内颇有地动山摇的阵势。

修罗被震到在地,他撑住地面不让自己倒下,一边的树木哗啦哗啦直往下掉叶子。朱雀如一道光电一般冲了上去,和玄蛇缠斗在一起,玄蛇周身缠绕着黑烟,和朱雀的三昧真火纠缠在一起,一时之间竟难分胜负。修罗不再坐以待毙,他趁着玄蛇注意力被吸走,绕道玄蛇身后,自从不离身的公文包抽出一把黑不溜秋的折叠伞,也不撑开,口中念道,“万法归元,破!”

折叠伞无限伸长,金光之中隐约显现出了金刚降魔杵的形态。降魔杵的光芒毫无障碍的劈进玄蛇坚硬的鳞片,它痛苦的扭动着身躯,大声嘶吼着,地面上被拍打出一道一道的裂痕,一眼望去满目疮痍。三昧真火持续的灼烧和降魔杵正中七寸,玄蛇嘶吼挣扎着落到地面,引起一阵不小的动静。朱雀飞了过去,将蛇抓至半空,又狠狠地摔到地上,蛇身扭曲着,紫色的蛇目充满了怨恨,伤痕累累的玄蛇已经无力再反抗,七寸处的伤口越来越深,在降魔杵法力的作用下,金光慢慢包裹住了玄蛇全身,终于玄蛇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阿布罗狄,交给你了。”

修罗收起法力,降魔杵不见了,手中拿着的还是一把折叠伞。

朱雀飞了过来,鸟喙在玄蛇的伤处啄了半天,最后掏了个紫色的东西出来。

“拿去。”

那是玄蛇的内丹,内丹里便是玄蛇的魂,有着五百年的修为,内丹被取走之后,蛇身便化作齑粉消逝了。

修罗接过后,具现化出一个橄榄型的容器,就看到内丹在他手中化为一个光球,紫色的光华一点一点被吸进容器,最后形成了一个长长的橄榄型的核。他从容不迫的收了结界,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滴水落到他的头上,随后水滴越来越多,憋了一整天的雨终于下了下来。

 

#1

 

大雨瓢泼,深夜江源市的街道上一片死寂,居民楼里没有一扇窗户亮着灯,整个街道似乎都陷入了沉睡,只有雨点打在地面上的声音,和男人的皮鞋踩出水花的脚步声。路边破旧的路灯灯光忽明忽灭,灯泡年久未换,几只飞虫在灯罩里盘旋着。

修罗七绕八拐,就弯进了一条巷子里。巷子很长很窄,没有路灯,地面坑坑洼洼,凹下去的路面积攒着肮脏的积水,还漂了一层油。一座城市的死角往往就这样与市政建设城市改造完美闪避。巷子两侧还堆了几大袋子垃圾,袋口大张,地面上还堆着没吃完的饭盒,洒落了一地的果皮,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异味。垃圾袋旁的绿皮垃圾箱上蹲了一只猫,蜷缩在垃圾箱盖子上的一只快递盒子里。猫的眼睛在黑夜里散发着莹莹绿光,一动不动的盯着修罗。直到他走近了,这只猫才直起身子,敏捷的跳下垃圾箱,冒雨窜进巷子深处,融入黑暗之中。

黑发的男人似乎对恶劣的环境毫不在意,他继续向前走着。他走路的姿态很优雅,脚步沉稳,不紧不慢,丝毫不顾及也不嫌弃周遭的恶劣环境,仿佛他不是处在这条脏兮兮的巷子,而是走在红毯上。

巷子深的仿佛看不到尽头,路灯早已被抛于身后,修罗走的很慢,黑暗似乎并不影响他的视力。走了很久以后,雨势仍不见小,他手中的伞摇摇欲坠,看样子要支撑不住。终于,他在一扇紧闭的门口停下,门的旁边是个店面,此时早已打烊,只能透过玻璃看到透明的橱柜里摆放着的一条条香烟,看样子是个烟酒店。修罗抬头往上面看,二楼窗户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隐约能看出里面微弱的灯光。二楼的窗户上贴了五个大字,英雄棋牌室。塑料字在长年累月的风吹日晒中变得破败残缺,棋字少了木,室字缺了宝盖,徒留不干胶风干的痕迹。然后一个歪歪扭扭的箭头,朝下指着,旁边用红漆竖着写了烟酒店三个大字。一旁的墙面上还写了个大大的拆字,然而又被打了个叉,看来拆迁工程做的不到位。

砰砰砰!

修罗用力拍打着门板,十分暴力,大有不把门板拍下来誓不罢休的架势,与刚才走路时的优雅模样判若两人,毫无扰民的自觉。敲门声打破了夜晚的静谧,巷子里传来了几声狗叫,紧接着,像是被传染了一样,但凡家里有狗的人家,狗都开始不约而同叫了起来,伴随着雨点声此起彼伏,像是要比个高低。各种声响吵醒了沉睡中的人,接着就隐约听到有人开始骂娘,亲切问候敲门人的祖宗:“操你妈,大半夜不睡觉拍棺材板呢!”一时之间巷子里居然变得有些热闹了起来。

修罗置若罔闻,丝毫不在意,继续拍打着门板。

门板隔音效果不好,只听到有人踩着拖鞋踢踢踏踏跑下来,嘴里还骂骂咧咧,“他奶奶的,哪个不长眼的,没看到已经打烊了吗!”门被人从里面粗暴的打开,开门的是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男青年,大概刚从热的地方出来,只见他冷得直搓手,身上还披了条被单,翘了一头乱七八糟的蓝毛,头发很长,用皮筋在脑后胡乱扎了个辫子,样貌倒是英俊极了。

蓝毛也没看清楚来人是谁,正要开骂,扰民的肇事者就先开口了,“烟锁池塘柳。”

“深圳铁板烧!”蓝毛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说完才反应过来来者是谁,“哎不是,修罗是你啊,你跟我还对什么暗号?”

修罗面无表情的说,“规矩。”

“得得得,你最懂规矩。”蓝毛侧了身子让出一条道,“赶紧的,还不快上楼,没看到雨都打进来了。”

修罗这才收了伞进屋,迈开脚步踏上台阶。

蓝毛没跟着上楼,而是开了一旁的小门拐进隔壁烟酒店,从橱柜里摸了包烟出来,拆开拿出一支叼嘴里,还朝修罗问道,“你要不要也来一根?”修罗脚步没有停,声音从上面传下来,“米罗,最近烟草价格又上调,迪斯知道你拿他的烟,又该骂娘了。”

“迪斯骂的还少么。”米罗一路小跑着上楼,跟在修罗后面,嬉皮笑脸道,“而且他这不是不在么。”

棋牌室的门被推开,里面开着热空调,灯光昏黄,烟雾缭绕,一地烟头啤酒瓶,简直没处踏脚,一派令人痛心疾首的堕落场面。只见四个男人穿着秋衣秋裤毫无形象可言的围着一张桌子打麻将,偏偏又帅的各有特色,所谓模特的长相,民工的形象,大抵不过如此。

麻将搓的稀里哗啦,最里面的那个叼了颗烟头也不抬的冲门口的男人打招呼,“哟,修罗,今天这么晚才收工。”

修罗点点头,“还做不做生意了?被迪斯看到你们把他的棋牌室搞成这个样子,铁定劈了你们。”

“碰!——他任务在外地,要过几天才回来。”一个大块头打牌之余还不忘抽空解释道。

那又怎么样,说得你们乐意收拾一样。还不得靠迪斯回来打扫。修罗默默地想,小心翼翼地绕过随处分布的生活垃圾,径自走向屋内,找了块比较空的位置将伞撑开晾着,然后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沙发也是历史悠久,早已失去弹性,一坐下去就陷进去一大片,仿佛要塌了一样,十分不舒服。

麻将桌上似乎又打完了一圈,传来了洗牌的声音。

“米罗你来替我。”

刚才朝修罗打招呼的男人走下牌桌,坐到修罗旁边。

修罗打开他的公文包,包里空空的,似乎什么都没有,只见他伸手进去掏了一会儿,摸出一个东西,那东西呈橄榄状,长度在十公分左右,透明的,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内部流动着紫色的棉絮状物质,仿佛有生命似的,橄榄的周身有着几道复杂的纹路,隐约泛着微光。他把这东西交给身边的男人,男人慎重的接过,走到灯光下,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的看。

“好东西。”他点评道,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一脸陶醉的模样,“新鲜的灵魂就是香。”

“当然。”修罗应道,“五百年修为的玄蛇,抽它的魂也得费点劲儿。”

修罗口中所谓的“核”就是他拿出来的那颗“橄榄”。“橄榄”本身是透明的,是一种由法力具现化出的容器,通常也有别的形状,没有艺术细胞的修罗图方便省事就做了个橄榄状的。容器人手一个,实属驱妖除魔居家旅行必备之物,简单好用易携带,而“橄榄”内部的絮状物就是妖的魂,驱魔师通过法力将魂从妖的体内抽出来,封入这小小的容器之中,便形成了“核”。核往往会随着妖怪修为的高低而呈现出不同的颜色,颜色越浅越通透,妖的修为就越高。但是容器本身往往与驱魔师自身的法力值挂钩,驱魔师法力不够,做出来的容器便不能收纳修为高深的妖的魂。修罗家祖祖辈辈都是驱魔师,修罗本人又是天赋极高,是他们这一辈不世出的高手,三十岁不到,却已经可以降服千年修为的大妖。

“为什么连玄蛇都出动了?最近这里不太平啊。”

“区区玄蛇——研究完了吗,明天记得把‘核’带给穆,不准把它吃掉。”

“好好好,驱魔师大人。”男人悻悻的把“核”塞进裤兜里。

修罗看他想吃又不敢下嘴的样子,语重心长地数落他,“加隆,你好歹是貔貅,别学你隔壁的饕餮兄弟什么都吃好吗?”

饕餮兄弟就是米罗,正在麻将桌上苦战,一听修罗吐槽他,立马炸毛,“修罗你过来,哥哥教你做人,阿鲁迪巴你让他来!”

“嘿,胡了!”名叫阿鲁迪巴的大块头把牌一推,“小饕餮,你又放炮给我。”

米罗掏出一沓钱,财大气粗地拍到桌子上。

有人轻笑出声,“说好的教做人呢,米罗。怎么又点炮?”

“卡妙你闭嘴,老子有的是钱!”

被叫做加隆的男人走进里面的一个隔间,小房间里没开灯,只有电脑屏幕亮着,一个栗色头发的年轻人毫无坐相的陷在电脑椅中,音箱中传出激烈的打斗声,青年娴熟的操作着他的人物战的正酣,手指一刻不停的敲打着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面前的电脑桌上还摊着没吃完的盒饭,开动的泡面,捏扁了的可乐罐,俨然一副深陷网吧的网瘾青年颓废模样。

“小——艾!……艾欧里亚!”加隆扒着门框叫他。

“我听得到。”

“游戏里跟穆联系下,就说我明天去找他。”

“哦。”网瘾青年头也不回,抓过一个麦,“穆,加隆说他明天去找你。”

“早就听到了。”喇叭里传来另一个年轻的声音,“你开的自由麦。”

青年的手速很快,电脑屏幕中的人物在他的操纵下如同被赋予了生命。加隆走进去站他身后看他打游戏,对手的血条还只剩薄薄的一层,眼看就要见底,突然对方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狂暴了起来,血条里的血瞬间回满,加隆目瞪口呆,“这年头玩家也能狂暴了?”

艾欧里亚死死盯着屏幕,“所以说不是普通的玩家。”

“穆!控他。”艾欧里亚冲着麦喊道。

 “没技能,都在CD呢。” 对面的声音懒洋洋的。

“靠!”艾欧里亚骂了一句,“今天绝对不能再让这家伙跑了。”他丢了一个治疗术给他队伍里的法师。

加隆看到这个游戏的界面中,除了艾欧里亚操纵的牧师和穆的法师,以及对面那狂暴了的家伙,就没有其他玩家,一向热闹的世界频道也安静如鸡。这是一款最近刚公测的热门游戏,不可能这么冷清,于是他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发现电脑中居然有灵力源源不断的传出。

“这是……以游戏作为载体?”尽管作为上古神兽之一,加隆也是很与时俱进的。

艾欧里亚点头,“以游戏为载体,附在游戏人物上,吸取玩家的精气,性质十分恶劣。半个月里搞出五起命案。我守这王八蛋好几天了。”他边给加隆解释边和那怨灵周旋。

“怨灵?”

“嗯,猝死的大学生,死了不好好的去投胎,就躲在游戏里害人。”

这怨灵估计生前也是网瘾青年,搞了一身橙装,血厚攻高,十分难搞。一个暴击十万血,可怜艾欧里亚一个牧师,为了那点惨不忍睹的DPS,特地换了一身法师装备,血薄的可以,怨灵一个技能下来,一管血只剩下血皮了。

狂暴的怨灵智商还在,瞅准了只剩一层血皮的艾欧里亚,又一个技能扔了过去,艾欧里亚可用的技能都在CD,避无可避,眼看就要挂,电光火石之间一个混元罩准确无误的笼罩到他身上,混元罩可以持续8秒无敌,还能抬一下血线,艾欧里亚这才松了口气。

“他奶奶的,差点栽了。”

“……你为什么不买个号。”加隆有些无语。

“穷。”

加隆怜悯的看着屏幕中那个穿着法师装一身五彩斑斓混搭风的小牧师,吐槽道,“纵横各大网游的网络驱魔师也会穷?我怎么觉得你只是想秀操作。”

穆也跟着嘲讽了他一句,“蓝精灵还臭嘚瑟。”

“啧,关你屁事。”艾欧里亚有条不紊的躲在罩子里给自己加血,嗖嗖几下把血刷满,出了罩子又是一条浪的飞起的好汉。

“我虚弱他了,抓紧时间。”

穆的声音从音箱里传来。

听到穆的指挥,艾欧里亚立马口中念念有词“三清天尊敕令,雷公震子借法,诸邪退散!”游戏里小人手中的法杖开始闪闪发光,紧接着,艾欧里亚迅速按下几个技能, 一个雷暴砸了下去,怨灵被雷暴击中,发出痛苦而又扭曲的嘶吼,声音之大震得音箱都在颤抖,电脑桌上的可乐罐也被震得掉到了地上。加隆捂着耳朵退避三舍。修罗伸了个脑袋进来看情况,“小艾你杀猪呢?”

加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别说,还真的是在杀猪。”他觉得修罗这人,看着一本正经跟木头似的,其实带了一点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娱乐精神,说穿了就是个冷面笑匠。

屏幕中那怨灵附身的游戏人物扭成了蒙克那张名为《呐喊》的名画状,艾欧里亚放在键盘上的手上散发着幽幽蓝光,不断地朝着他自己操纵的人物传输法力,尚未消散的雷暴禁锢在这倒霉蛋的周身,发出滋滋的声响。

“圣光十字!”

艾欧里亚大喝一声,游戏里发出耀眼的光芒,仿佛能溢出屏幕。光芒持续大约十来秒之后,才慢慢散去,然后一道黑影从游戏人物的身上冲了出来,在屏幕里挣扎着盘旋了几下,便萎靡的跌落在地,化作一颗黑色的珠子。

艾欧里亚操作着人物将珠子拾起来,又亮出法杖,点开强化界面,把珠子喂了武器。

“完了?”

“完了。”艾欧里亚靠着椅背伸了个懒腰。

“结界撤一下。”穆提醒他。

就看到艾欧里亚用鼠标在游戏中点了几下,流畅的游戏画面立马就变成了幻灯片,只见周围突然冒出很多玩家,密密麻麻人头攒动,人物和人物都叠到了一起。艾欧里亚操作着他的小牧师在人群中艰难的移动,一步一卡走的潇洒。世界频道也瞬间热闹了起来。

【XX】***,什么烂服务器!居然能掉线这么久!

【OOOOO】紧急维护NMB,黑老子CD

【OOO】英俊的人已经上线了,丑的人还在登陆/表情奸笑

【XXXXX】**垃圾**,*你祖宗十八代!

【XXXXX】**?游戏公司名字也屏蔽?

【OOOO】什么鬼!居然把老子传到红名堆里来

【XOX】收80级亡灵书~~~~~~有的代价MMMMM,骗子滚

加隆摇摇头,说,“老了老了,看不懂你们年轻人玩的了。”

“我想换电脑……”艾欧里亚喃喃地说。

“找你哥要去。”

穆似乎在音箱那一头轻轻笑了一下。

 “穆,别老是通宵。”加隆退出房间的时候叮嘱道。

那边却再也没了声音,只有游戏里的音效,混合着外面麻将桌上洗牌的声音。

 

 

 

 

 

目前出场人物及身份:

修罗-驱魔师

迪斯-棋牌室老板/驱魔师

米罗-饕餮

小艾-驱魔师

穆-?

加隆-貔貅

阿鲁迪巴-?

阿布罗狄-朱雀

卡妙-吸血鬼猎人

名词解释

混元罩 剑灵气功师技能,持续15秒,减伤+回血,这里被我改成8秒无敌+少量回血。

圣光十字 DN牧师技能,借用下名字。

小艾和穆玩的游戏主要参考了DN和剑灵等

小艾念的咒文参考了《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能力说明

修罗-EX咖喱棒

小艾的力量是将法力传输进网游,然后利用游戏中的技能进行驱魔除妖,一般不出门,是个宅男。

其他都待定

----------------------------- 

全员向无CP,写到哪是哪,后面其实还没想好,鸡血上头的结果,灵感来源于国产凌凌漆……大概就是一群牛逼哄哄的人托了个市井小民的假身份为维护世界和平做贡献的无聊故事=u=

-----------------------------

*加隆原型改为貔貅

*增加了卡妙迪斯的人设

*删了原本的第一章,打补丁修正BUG


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