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圣斗士全员向】平凡世界 #2

#2

 

修罗一向是起的很早的,他是个有着严谨的生活规律的人。天蒙蒙亮,下了一夜的雨已经停了,空气中弥漫着新鲜的植物的味道,几只麻雀在窗外叽叽喳喳飞过,街道还很安静,偶尔传来车子开过的声音。修罗来到大厅,昨晚打麻将的那群人已经散了,留了一桌麻将牌,外加一地垃圾,乌烟瘴气不外乎如此。
修罗抓了抓翘起的短发,想想还是做一回好人,帮迪斯打扫下卫生。他打开窗,让屋内的隔夜气都散出去,又找了把扫帚胡乱划拉几下,将地面上的垃圾扫进垃圾桶。
洗漱完毕后下楼,隔壁烟酒店已经开张了,米罗坐在柜台后面头一点一点的打瞌睡,手里还夹了根烟,烟灰烧的都快断了。修罗实在看不下去,敲敲柜台,喊道,“醒醒,醒醒,外卖来了!”
“哪里,哪里!”米罗一下子清醒过来,一听到吃的东西他就格外敏感,大约是作为饕餮的天性。结果手一抖,烟灰直接掉手上了,疼的他龇牙咧嘴。他抬眼,看到的是西装笔挺打扮整齐的修罗,手里拎着他不离身的公文包,一副要去上班的模样。
“外卖呢?”他狐疑的盯着修罗的公文包,总觉得里面不像是会放食物的样子。
修罗走到一边取车,“没有外卖,哪来的外卖。”
米罗扔了烟头用脚狠狠地碾了碾,“修罗你又晃点我!”
修罗推了辆很“别致”的车停在烟酒店门口,那是一辆电动三轮车,后面搁了一台炉灶一口锅,还有一袋鸡蛋和各种食材。
“这不是为了让你清醒清醒,好好看店么。给我包烟。”

就看到一包烟飞了出来,修罗伸手抄住。
“好了我走了,精神点,再收到假钱等迪斯回来了我让他把你关起来。”

修罗推着他的早餐车走出巷子以后才跨坐上去,三轮车不太好开,他就这么歪歪扭扭的上路了。
清晨,街上人很少。修罗开着三轮车停到圣域中心小学附近,他动作潇洒的跳下车,从公文包里抽出一条围裙,熟练的穿上,又将后座中的炉灶连上煤气罐,架好锅和铁板,一切准备完毕后,他从三轮车后座取出一块斑驳油腻的招牌——鸡蛋灌饼,五元一个,加香肠六元,里脊七元。

这一切都充分显示,修罗是个卖鸡蛋灌饼的。老字号,口碑好。

驱魔师也是人,也要过生活,光靠迪斯马斯克的麻将馆可养不起这群闲人。所以在不用处理特殊事件的时候,修罗会出来摆摊。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不由得感慨,年轻的时候应该好好读书,长大了考个公务员。
这里是黄金地段,临近小学,马路对面还有个小广场,一大早就有老头老太在那晨练,跳广场舞的跳广场舞,打太极拳的打太极拳,一派和乐融融生活美满你好我好大家好共建和谐城市的精神面貌。
现在是六点半,已经有小学生陆陆续续来学校,一般这么早的,不是来抄作业的,就是抄作业的。
“大叔,一个鸡蛋饼,加里脊。”
一名小学生背着书包停在他的摊前。
修罗面无表情瞅了他一眼,正太似乎被他吓到,微微往后退了一小步。
“加里脊的七块。”
正太给了他一张十块。
修罗接过钱的时候凝神感受了一下,没有任何异常,这才收了钱。

“自己拿三个硬币。”他忙着做鸡蛋灌饼,空不出手,就朝着一边的一个铁皮罐子努了努嘴,正太就听话的取走找零。

“甜的辣的?”

“辣的,别放香菜。”

“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都不爱吃香菜。”修罗一边撒着榨菜一边感叹。

隔壁卖粢饭的老太靠过来,“小修啊,好几天没看到你来做生意了嘛。”

“家里有点事。”修罗有礼貌的解释道。

“相亲?“老太兴致上来了,“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有女朋友了吗?”

修罗把鸡蛋饼翻了个面,“没有。”

“还不赶紧找个,男人哪,家里还是要有个人,知冷知热的。”

修罗把里脊裹金蛋皮里,几下卷好了蛋饼,装袋递给小学生。

“阿姨,有人要买粢饭。”

 修罗提醒道。

“哎!来了。”

老太见生意来了,立马放过修罗,回到自己的摊子前。

很快摊子前聚集的学生越来越多,临近七点,上班上学的人多了起来,不管是修罗还是隔壁卖粢饭的老太,都没工夫闲扯,专注忙着自己摊子上的生意。

 一旦忙起来了,时间就过得飞快,等到最后一个鸡蛋饼做完,看看手表,已经快到八点半。

学校里的早操铃声响了起来,一波忙完了,隔壁卖粢饭的老太准备收摊,问修罗走不走,修罗表示再站会儿。他默默地看着老太收拾完毕,颤颤巍巍推着车子离开。

现在这里很安静,跳广场舞的已经散了,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忙着上班没工夫注意到他,对面校门口的保安正在把乱停在校门口的自行车一辆辆搬走,一切和往常一样普通平静。

他点了点钱,按照面额一张张码好,折角都掖的平平整整,看着整整齐齐的一叠,修罗心满意足的把钱收进包里。

随后,他又从公文包的内袋里取出一张符,符上什么都没有,只在中间用朱砂画了一根羽毛。他取了根烟,点燃,把符给烧了,一股白烟袅袅升起,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只鸟的形状,最后,烟雾越来越稀薄,一只朱红色的小鸟扑棱着翅膀落到修罗的肩膀上。修罗没抽烟,只是看着烟雾升起的方向。

“学校里有妖气。”他突然开口了。

“不是布了结界了吗?”

 回答他的是他肩膀上的小鸟。

“嗯,但是我怕挡不住太久。”

朱雀从修罗肩膀上飞了下来,一个漂亮的男青年出现在他面前。

“需要我做什么吗?”

修罗打量着阿布罗狄美丽的脸,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

阿布罗狄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愣住,随后淡淡的红晕浮上脸颊,“这么多人呢,修罗大人你……”

“走!”修罗拉着阿布罗狄就往三轮上跳。

“怎么了,我还没坐稳!”

电动三轮已经发动起来,风驰电掣开了出去。

“城——管——”

修罗的声音消散在风中。

 

加隆踩着狭窄的台阶上楼,走了几层以后,在三楼一户人家门口停了下来。

门框上方的墙上还有块pvc招牌,写着向日葵晚托班。这栋楼所属的居民区离圣小很近,寸土寸金的好地段,不折不扣的学区房。

现在还不是小学放学的点,向日葵晚托班大门紧闭。加隆熟练的从门口的奶箱里掏出一枚钥匙,这钥匙与普通钥匙不同,呈三角状,黑色小小的一块,拿在手中却又硬又沉。加隆把三角嵌入奶箱内部靠墙那一面的一个三角凹槽内,很快,门就变得虚幻透明,加隆直接穿了过去,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路过,一定会认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加隆穿过大门之后,虚晃着的门又恢复原状,变回实体。

这是某位先人留下来的结界,用来保护手无寸铁的穆的。

客厅里随意摆了两张矮桌,散乱堆放着几张塑料椅,墙上贴着奖状,证书,营业许可证,笔触稚嫩的儿童画。一派正规的晚托班形象。

加隆绕过那两张桌子,想要去开里屋的门,门却被人打开了。

有人把门拉开了一小道缝儿,从里面探出紫色的脑袋。加隆双手抱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开门的人,“好久不见啊穆,不想让我进去?”

“就你一个?”穆一脸警惕。

“嗯,就我。”

穆这才不情不愿的开了门,随意做了个请的手势,加隆大摇大摆的进了屋。

屋里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台电脑桌,电脑上开着游戏,人物在挂机。

一边的沙发上乱七八糟扔了一堆工具,地上随意散落着奇形怪状的法器。

加隆在沙发上找了一处空位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修罗给他的核。

“修罗让我带给你的。”

穆伸手接了过去,他在那堆法器里翻找了半天,最后翻出一把金光闪闪的短剑。

他一手持剑,一手摊开,核安静的躺在他的掌心,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加隆就看到年轻的道具师用短剑划开那核的外表,紫色的光芒溢了出来,包裹住了整个剑身。

他又不知从什么地方变出一把晶莹的砂,砂石闪耀着星辰的光芒,紫色的灵魂之光和砂的星辰之光融合在了一起,夺目极了。短剑不断地吸收着这些光芒,汗水从穆的额头上滑落下来,滴到地板上。

剑身颤抖,牵动了穆的双手,嗡的一声,光芒全数被短剑吸收,加隆只感觉源源不断的能量缠绕在剑的周身,他感叹道,“不愧是嘉米尔最后的道具师,修罗的圣剑又进了一阶吧。”

穆轻轻摇了摇头,“只是稍微强化了一下,核的修为还不够。”

他把剑递给加隆,加隆接了过去,在手里把玩着。穆却体力不支的一个踉跄。

加隆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

“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是消耗太多精神力了。”

“以前怎么不见你这样?不会是生病了吧。”

说着加隆就要伸手去摸穆的额头,被穆偏头躲过。

“到底怎么回事。”加隆严肃的问道。

穆扭着头不看他,“两天没睡觉而已。”

趁着加隆还没反应过来,他立马使用念动力操纵着鼠标关了电脑,然后光速挪到床上钻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

“你快回去吧,我睡觉了。”

加隆本来要发火,看他那样,哭笑不得的说,“这里不也是我家?”

穆索性整个脑袋都钻进被子不理他。

他走过去把穆从被子里挖出来,又帮他掖了掖被角,温和的说,“你睡吧,我帮你收拾下,等下给你做饭。”

一脸慈父的模样。

穆别扭的闭上眼睛,闷声闷气的说,“不要乱动我的银星砂和那些法器。”

“哥哥我自有分寸。今天晚托班不营业?”

“我都两天没睡了。”

“早跟你说过不要经常熬夜,艾欧里亚那是有任务在身,你凑什么热闹?晚上想吃啥?”

那边已经没了声音,两天没睡的穆跟加隆聊了几句就秒睡,只留下一片均匀的呼吸声。

 

TBC

---------------

没灵感 随便写写 加隆和穆不是CP不是CP不是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