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沙布】暗恋美人的死颜控 5

5

阿布罗狄并不愚蠢,作为离教皇厅最近的双鱼宫,他能清楚的察觉到教皇身上发生的异常。发生了什么他不得而知,但是他知道那不再是史昂。
直到有一天,他去教皇厅禀告一些事务,却被告知教皇在沐浴。
阿布罗狄在教皇厅外等了一会儿,时间漫长,索性事务不算严重,于是他打算先回双鱼宫,等会儿再去教皇厅。回去的时候他碰到了同样去教皇厅的沙加。
这是他一年多来头一回再次见到沙加。
之前他尽量避免和沙加见面,而沙加似乎也和他想的一样。
这次的见面就纯属巧合。巧合到他俩都有些不知所措。
最后还是阿布罗狄先开的口:教皇还在沐浴,不如你可以先到我的双鱼宫坐会儿,等下我们一起去教皇厅。
沙加面不改色的一点头:好,多谢。
如今他已经可以十分淡定的和阿布罗狄对话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让阿布罗狄看看这一年他的成长。
当然内心还是十分激动的:什么情况,阿布居然主动约我,今早掐指一算说去教皇厅有福利果然是真的吗,苍天不负我!

沙加在双鱼宫有些局促。这是他头一回在阿布罗狄的守宫逗留,以往只是匆匆路过,甚至不曾多看一眼双鱼宫内的布置。处女座别扭又傲娇,但是答应阿布罗狄的事他总是说到做到。

阿布罗狄看他那样,没话找话说:听说穆离开圣域了?

沙加没想到他会提这一茬,有些意外的接口:是啊,突然就走了。

他想起穆临走之前对他说的话——喜欢的话就尽量争取,不然失去了就没机会了。这话说的没错,阿布罗狄就在眼前,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把握机会做些什么。

却听到阿布罗狄说:你也不用太难过,总有一天会再见的。

沙加抬起眼睛:我没有难过。

阿布罗狄揉了揉他的金发,笑着说:总会难过的,你们是好朋友吧。见沙加不说话,阿布罗狄又兀自说道:人都是会改变的。总觉得教皇也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

沙加的声音有些恍惚:那么你呢,你会变吗?

——你还坚持曾经的梦想吗?

——你的信念改变了吗?

——你……喜欢我吗?

阿布罗狄笑了起来:我一如既往。

沙加握住他的手,紧紧的,像是握住全世界最珍贵的宝物。

他说:阿布罗狄,我也一样。

只是这样亲密的相处没持续多久,就有杂兵来报,告知教皇大人已沐浴完毕。 
两人突然觉得像被撞破了什么秘密一般,沙加慌张的松开握着阿布罗狄的手,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若无其事的前往教皇厅。 
在教皇面前报告完那些不算重要的事务之后,沙加突然问起了关于穆的事。 
沙加说:教皇大人,穆回嘉米尔是您的旨意吗? 
撒加没想到他会问的如此直白,楞了一下,才回道:正是。 
沙加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 
站在他身旁的阿布罗狄有些不明所以,他不懂沙加突然在教皇面前提起穆是出于什么原因。 
沙加毫无诚意的朝着撒加行了个礼,说道:既然没什么事,沙加就先告退了。 
撒加随意的点了点头,沙加也没看他,便转身离开了。 
倒是阿布罗狄一脸莫名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他总觉得沙加似乎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沙加脚步匆匆,脑子里很乱。 
——穆是自己要求离开圣域的,并不是教皇授意的。 
那个人不是史昂,那么他是谁? 
他甩了甩头,有些线索似乎就在眼前,却又烟消云散了,一夜之间圣域变了,身边的人仿佛也都变了。 
 
  
撒加的脸藏在面具后面,他看着阿布罗狄,阿布罗狄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美丽的男人有一双洞察的眼睛,仿佛什么都可以看穿,他问道:你到底是谁。 
撒加叹了口气,今天注定是不省心的一天,两个聪明人同时来招惹他,还好另一个人格正在沉睡,否则他不保证自己是不是会杀人灭口。 
他站起身来,走到阿布罗狄面前,慢慢地摘下了面具。 
阿布罗狄一下子摈住了呼吸。 
苍蓝色的发丝划过雪白的面容,男人蓝色的眼睛里有着一闪而过的忧郁,随即又变得冰冷。 
阿布罗狄有些不敢相信,却又觉得不出所料。 
他感到自己的声音干巴巴的,不带一丝感情:哦,是你啊,撒加。 
真相如同潮水一般涌进他的大脑,修罗的异常,艾俄洛斯的失踪,穆的离去,一瞬间他什么都明白了。 
撒加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说道:你早就察觉到异常了,不是吗? 
阿布罗狄点点头:我并不愚蠢。 
撒加微笑了一下,说:艾俄洛斯是我让修罗去杀的,我的其他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是迪斯去做的,你的两个好朋友都追随于我,那么你呢? 
阿布罗狄的脸白了一下,随后他垂下眼睛,没有说话。 
只听到撒加的声音传进了耳朵,他像是在解释着什么,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做的不够好吗?我为圣域付出了那么多,我牺牲了自己也牺牲了加隆,圣域现在运作完善井井有条,都是我的功劳,我的能力不比艾俄洛斯差,不,我比他强。史昂老眼昏花看不明白,你们也都看不明白吗? 
阿布罗狄忍不住说道:撒加,你疯了。 
撒加猛地一回头,蓝色的眼睛里隐约呈现出疯狂的红色:我只是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阿布你快走吧,他出来了你就走不了了。……阿布罗狄,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我会来找你……快走! 
阿布罗狄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撒加,他不知道这些年来撒加身上发生了什么,眼前的撒加可怜又可怕,他抱着头痛苦的弯下身子,歇斯底里的模样让人不敢靠近。阿布罗狄想问他怎么了,却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又凌厉的小宇宙,也许真的如撒加说的那样,再不走他就出不了这个教皇厅了。他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愈渐疯狂的男人,于是只得默默地退出了教皇厅。 
 
结果第二天,撒加真的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双鱼宫门口的台阶上。 
他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看着阿布罗狄:不请我进去坐坐么,阿布罗狄。 
阿布罗狄也看着他,今天的撒加和昨天那个疯狂的撒加不一样,似乎又是以前那个温柔随和的撒加,他沉默了一会儿,侧身让出一条道。 
撒加轻车熟路的走进双鱼宫,如同常来串门的老友一般,随意扯开一张椅子坐下。 
阿布罗狄跟在他身后,只是站着不动。 
撒加像是在自己的守宫一样,见阿布罗狄不动,便奇怪道:咦,你怎么不坐?随便坐别客气。 
阿布罗狄此刻心情十分复杂。到底是当了教皇的人,这么不见外。这样想着,他有些不自在的在撒加面前坐下,心中对自己唾弃无比——这是你自己的双鱼宫,阿布罗狄你怂啥! 
撒加见他坐下了,就开门见山说道:现在事情你也知道了,你的答案呢。 
阿布罗狄咬了咬嘴唇,我的答案不就是你想要的答案么?你有实力有野心,我打又打不过你,事到如今,他想了想,开口道:我只相信力量就是正义,存在即合理,既然你能当上教皇,说明命运安排如此,我无话可说。 
撒加被他的直白愣了几秒,随即,他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力量即正义,存在即合理。 
他笑了很久,好似一辈子没有如此痛快的笑过。 
阿布罗狄就静静地看着他。 
良久,撒加冷静下来,修长的手指拭去眼角笑出来的一滴眼泪。 
撒加清了清嗓子,说:阿布,你还记得当年你找我商量你和沙加的事吗。 
阿布罗狄嘴角抽了抽,撒加你今天就是来给我找不自在的是吧。 
但是他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记得啊,怎么不记得。黑历史不堪回首。 
撒加说:你让我去找沙加谈谈,我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阿布罗狄沉默不语。 
撒加又说:我以为我能很完美的应付他,结果在沙加面前吃瘪的反而是我。 
阿布罗狄继续沉默。 
撒加:回来之后你给我煮了碗面。 
阿布罗狄抬头看了他一眼。 
撒加:现在我饿了。你愿意再为我煮一碗面吗? 
阿布罗狄愣了两秒,缓慢的摇了摇头:不愿意。 
撒加脸色变了一下。阿布罗狄没给他开口的机会,继续说道:要知道我从小就讨厌下厨。之所以给你煮面是因为当时拜托你帮了我的忙。 
我现在再也不想下厨了。可是。 
他站了起来,在撒加面前单膝跪下。 
我可以把我的力量献给你,撒……教皇大人。 
他抬起撒加的手,将自己的唇印上撒加的手背。 
虔诚的如同完成了一个盛大的仪式。 
撒加缓缓抽回自己的手,他也站起身来,弯下腰,扶起阿布罗狄。他说:那么希望你能记住今天所说的话。 



tbc

--------------------------------


就这样吧,下章完结,隔太久找不回当时的感觉了,土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