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撒隆】祝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下)

闪开!双子虐狗了!

下篇


回到住处,冷静下来之后,加隆又想到了那天米罗说的话——加隆哥,你不会还是单身吧?你不会还是单身吧?不会还是单身吧?还是单身吧?单身吧?吧?这句话如同一个魔咒,加隆简直产生了一种此刻的自己已经被全世界都抛弃了的中二感,先是被基友秀了一脸恩爱,而后又被下属嫌弃了,中二魂一旦爆发就想报社,然而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早已不能任由他撺掇精分的哥哥或是欺骗没睡醒的神,大龄中二无社可报,想了想,他只能愤怒的掏出手机打开朋友圈,发了个状态。

从不精分:我不是针对谁,我只想祝愿天下所有有情人终成兄弟。还附带了一个表情【呵呵】。

刚发没多久,就有一众损友不约而同前来点赞评论,有表达喜闻乐见的心情的,有趁机打广告的,还有上赶着躺枪的,纷纷欢天喜地的在他这条状态下面聊了起来。

转发这条锦鲤-情人节鲜花预定:加隆又被谁闪瞎狗眼了?加隆你不要说话,也不要提示,让~我~们~来~猜~一~猜~

圣衣保养 维修 抛光打蜡:有什么好猜的,肯定是那谁,赌一块不用找。

Lion Heart:还好我和魔铃是单纯的男女关系【擦汗】

男神亚尔迪:男女关系就不受诅咒了么,楼上,也祝你们……大家懂的。楼下同意的请排队。

全身都是剑:+1

一箭穿心:+2【呵呵】

Lion Heart:哥你几个意思!还能不能有点兄弟情义!

真的不是黑手党:楼上不要歪楼,+3

圣衣保养 维修 抛光打蜡:+4

星座命理 情感咨询:+10086【再见】楼上凑什么热闹?祝你和太上皇……

长腿一迈腹肌六块:沙加你说什么?是祝我和穆有情人终成师徒还是师徒终成有情人?

你的小苹果:实力懵逼,毕竟还是太上皇厉害~

Lion Heart:来了来了,这才是男主。你们这群没节操的,我纯属躺枪。

全身都是剑:男主来了,还不集火。

莫斯科没有眼泪:米罗,这几天我要回西伯利亚,冰河说他失恋了要自杀,艾尔扎克拦不住要我回去帮忙。

转发这条锦鲤-情人节鲜花预定:哈哈哈哈哈!喜闻乐见!

圣衣保养 维修 抛光打蜡:会心一击!

你的小苹果:什么情况卡妙,你给我把话说清楚,那欺师灭祖的小子才不会自杀!

星座命理 情感咨询:哈哈哈哈哈女神饶过谁!

真的不是黑手党:哈哈哈哈哈哈,米罗,你也太没有群众基础了

全身都是剑:排队哈哈哈

长期优惠出售庐山风景区套票:让冰河来庐山散散心,包门票,紫龙很想他。庐山风景区情人节浪漫双飞游,团购打八折,欲购从速! 

一箭穿心:哈哈哈哈哈我就凑个热闹

你的小苹果:楼上你们够了!

英伦绅士:约吗?

并不精分:呵呵。


都是些什么人,撒加还来瞎凑热闹,加隆觉得那句“呵呵”特别刺眼,他把手机按了扔一边,结果没多久手机就响了,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米罗。

加隆按了接听,本想酸他几句落井下石一下,结果只听到电话那头米罗垂头丧气的声音。

“那堆东西你不用还给我了。”

“几个意思?”加隆想起米罗的装备们似乎还在双子宫搁着,或许已经被他那道貌岸然的哥哥丢出去了。

然而米罗并没有回答,就把电话挂了。

加隆看着变暗的屏幕,心情有些复杂。

那堆玩意儿给了我有什么用,为了显示我是个变态吗!?

加隆在心里呐喊,祈祷他哥已经把米罗的遗产处理掉了。

挂断没多久,手机又响了,他看都没看来电是谁就接了起来。

“你又想咋样,我是不会要你那堆东西的,赶紧拿走。”

他以为是米罗,然而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

“加隆?”

“哥?是你啊。”

“嗯,后天回圣域一趟吧,一起吃个晚饭。”

“又要我陪你加班吗?”

“算是吧。”

“好吧。”

后天就是单身狗们的圣战日,加隆现在没有心情想这些,完全没把后天和情人节联系起来。


到了那天,加隆回到圣域。

他先去了双子宫,想看看米罗的道具还在不在,在的话就赶紧处理掉,放着真是丢人现眼。结果刚踏进双子宫,就被眼前的情景闪瞎了狗眼。

双子宫被布置得焕然一新,充满了甜蜜梦幻的气息,天花板装上了星空灯,餐桌和茶几上都摆上了玫瑰花,而他的哥哥撒加,正站在餐桌前点起一根根蜡烛。

“哥。什么情况,你怎么在这里?”

加隆本以为哥哥会在教皇厅等着他。

“教皇厅被太上皇征用了。”教皇大人耸了耸肩。

“难怪我回来的时候经过白羊宫发现里面没人。不过这一桌又是怎么回事。”

加隆胆战心惊地指着那一桌精心布置的烛光晚餐,太魔性了,精分的哥哥又在抽什么风!撒加的模样在明明灭灭的烛火后面有些不真实,火光晃动,模糊了他英俊的面容。

撒加随意扫了一眼,轻描淡写地说,“哦,我做的,还不错吧。牛排三分熟,我还记得你的口味哦。”

加隆胡乱点点头,哥哥真体贴,日理万机忙成狗还能记得自己的口味,真是太感动了……不对,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啊。视线转过来落到撒加身上,教皇大人穿了一身正装,只是外面又不伦不类的套了一条粉嫩的围裙。他一头雾水地问道,“不是,哥,没事你搞这些做什么?”

“庆祝一下情人节啊。”

撒加说着,摘了围裙,解开了西装扣子,又顺手松了松领带。

看着撒加这个动作,加隆无端脸红了一下,明明长得一模一样的。

接着他又看着撒加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红酒瓶,给桌上的酒杯里倒了酒。

撒加的声音很温柔,“加隆,你怎么了?不高兴吗?”

“等等,为什么是我和你庆祝?”

“大家都是单身狗,有情人终成兄弟嘛。加隆,哥哥爱你。”

撒加动作潇洒地举起酒杯,晃了晃,示意加隆和他碰杯。加隆却没什么反应,于是他又拿起另一只高脚杯,塞进弟弟手里,“这个时候你应该说‘我也爱你’。”

加隆机械地握着酒杯,撒加微微一笑,凑上去和他碰了碰,然后喝了一口,加隆看了一眼撒加滑动的喉结,突然口干舌燥起来,也跟着喝了一口。

“哥,我也爱你。总觉得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没有不对!”撒加头发变黑了,“加隆,本座也爱你!”

“你怎么出来了!”

加隆惶恐地向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结果撞到了墙上。

“当然是为了跟你表白。”

黑发的教皇大人走上去把加隆堵在墙边,一手撑在墙上,另一只手一把握住加隆捏着酒杯的手。他就着加隆的手,嘴唇贴上加隆刚才喝过的位置,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一口气把剩下的酒喝干了,然后随手扔了杯子,并暧昧地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我亲爱的弟弟,我们是做完运动再过节,还是过完节再做运动?”

加隆怔怔地看着他变黑的哥哥不说话。

黑撒就捏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嘴唇快要贴上的时候,他笑着补充了一句,“白的那个打算先与你共进晚餐,但是我个人倾向于先做运动。”说话间,不老实的手已经滑进加隆的衣服里。

加隆分明看到他哥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他从米罗那边带回来的尾巴!


第二天,加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他腰酸背痛,又累又饿。昨晚黑的那个根本就是个禽兽,上了床之后再也没让他下去过,别说吃饭,水都不给喝一口。白的那个夺回身体主权之后,大发慈悲赏他喝了杯酒,然后看他一脸委屈的样子,欲火上头,忍不住又把他给按倒了。男人单身时间长了,在心爱的人面前总是精力旺盛又持久的。

加隆偏了偏脑袋,发现肇事的混蛋在他旁边睡得正香,他小心翼翼地动了动,想下床去洗个澡。

这一动把撒加吵醒了,他嘟囔了一声,蹭过来搂住加隆,整个人如同八爪鱼般缠了上去,脑袋还在加隆怀里蹭了蹭。

加隆觉得自己就快被哥哥挤到床下去了,而撒加那边分明空了一大片,还凌乱的散落着昨晚用过的道具,加隆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目光对着天花板,感叹道:“这都什么事啊。”

撒加睁开眼睛,脑袋从他怀里探出来,“恭喜你在圣战日脱团了,心情如何?开不开心?”

加隆翻了个白眼,“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你忘了史昂征用了教皇厅吗?加隆,你还没告诉我你开不开心。”

“一点也不!”

加隆悲愤地瞪着天花板。

昨天晚上撒加又黑又白的把他折腾了个遍,连道具都用上了,比如那条毛茸茸的尾巴,那支低温蜡烛,那瓶情趣精油,还有那副手铐……为什么还有手铐,米罗没有准备手铐啊,加隆似乎想到了什么,恨不得把哥哥打一顿,撒加你这混蛋,简直禽兽不如!

尽管如此,在他内心深处同时也升起了一丝小小的欢喜,那种空缺被填满的感觉,令他幸福又兴奋,相依为命那么多年,双生子之间的羁绊化作了极致的爱,命运将他们一辈子都牢牢地锁在了一起。

撒加海蓝色的瞳孔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他,仿佛全世界只容得下他一人,“你自己说的啊,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的。”

是我实力立flag。加隆默默地想,转过头也看着撒加,“我真是日了我哥了。”

撒加在他嘴上亲了一口,得意地说,“是我日了我弟。加隆,不管是兄弟也好,情人也好,你都是我的。现在是,以后也是,一直都是。”

撒加的告白赤//裸又直白,红晕爬上了加隆的脸,“嗯,我是你的。”

当然,你也是我的。他又在心里悄悄补上了一句,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回抱住了撒加。




那么问题来了,加隆的朋友圈每天要遭受多少条广告刷屏?

 


END

 

后记

现在是电波情感咨询师沙老湿的鸡汤时间!

【沙加正装闪耀登场,灯光从背后射过来,背影伟岸。沙老湿转身,戴一副黑框眼镜,对着镜头一笑,镜片反光(此处应有鲜花掌声music)

沙加:情感咨询哪家强,处女座沙加帮你忙!人生苦短,数十万大魔法师转职现充的机会,你,可以复制!是时候当情圣啦!这位盆友,您是不孕还是不育啊?】

沙加:这位年轻人,你有什么烦恼?

米罗:宝宝心里苦!

沙加:有话好好说。

米罗:卡妙要在情人节抛下我一个人回西伯利亚,这日子没法过了。

沙加:情侣之间嘛,没有什么事是打一炮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炮。

米罗:……那两炮都解决不了呢?

沙加:那就干得他下不了床。贫僧只能帮你到这了。

米罗:受教,受教。

沙加:今天沙老湿的情感咨询就到这里,祝旁友们圣战日狗粮吃的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