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撒隆】祝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上)

我终于对本命们下手了。

唔,圣战日快到了,这是一个大龄单身狗被基友秀恩爱闪瞎狗眼之后空虚寂寞冷引起的……奇怪的贺文。

 

----------------------代表爱与正义的分割----------------------

 

上篇


情人节前夕,加隆被米罗一通电话喊到天蝎宫。

加隆如约而至,米罗一见他进来就热情地把人引到电脑前,按到座椅上。

米罗捏着鼠标熟练地点开几个网页。

“加隆哥,快,帮我选选,这几套哪个好看?”

加隆不明所以地指着屏幕,“这都什么玩意儿,喊我过来就是看这个的?”

屏幕上网页中,显示的是一堆情趣内衣图片。

米罗搓着手嘿嘿一笑,“这不快情人节了么,我想买了送给卡妙。快帮我看看哪一套最适合?”

加隆内心如同被成千上万头草泥马践踏而过,他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我哪知道哪套最合适?”

“你是老司机啊!”米罗竖起大拇指。

放屁,是什么给了你我是老司机的错觉!老子还没脱过团,老子还是处男!

这话他没说出口,毕竟他不好意思告诉米罗自己二十八岁了还没破处。

他冷静地看了一眼米罗,“你是不是傻,卡妙的裸体就你看过,你让我来选是几个意思。”

“哥,我觉得你经验丰富眼光好。”

“不要叫我哥,也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加隆要从椅子上站起来,又被米罗按下去,米罗点开一套黑色的。

“我觉得这套黑色的不错,若隐若现,还带着神秘感,啧,模特都不如卡妙好看。卡妙皮肤白,红头发和黑内衣对比多么强烈,穿上一定很性感。”

两三下点了购买然后付款,“加隆哥,你觉得呢。”

“你开心就好。”加隆默默点了点头,完全不懂米罗叫他千里迢迢赶来圣域的目的。

又听到米罗得意的说,“我已经预定了情侣酒店和烛光晚餐,到时候用完餐我就把这套内衣送给卡妙,晚上卡妙穿上了一定特别性感。”他像变魔术一样掏出一样东西,在加隆眼前晃了下,那是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尾巴的顶端有个类似于男性某器官的谜之物体。“我还准备了这个,到时候让卡妙戴上。”他边说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样东西,“看,低温蜡烛,那天也一起试试,还有这瓶精油,据说可以让人体会不一般的感受。对了,还要找阿布预定一束玫瑰花。加隆哥,你情人节有什么安排吗?”

加隆只听到米罗在那喋喋不休,直到米罗点了他名,他才回过神来。

“什么?安排?”

米罗点点头,一脸“加隆哥肯定超会玩”的期待表情。

加隆的眼角不自觉的跳了跳,他沉默了半天,从牙缝里憋出两个字,“……保密。”

米罗突然福至心灵,一只手拍了拍加隆的肩膀,“我懂了,加隆哥,你不会还是单身吧?”

加隆正要说些什么来表达一下对米罗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不满,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干嘛呢米罗?”

米罗手一抖,窗口点成了最大化。

他立马转身,将精心准备的装备藏至身后,并用身体挡住屏幕。

“卡妙,你怎么来了?”

又偏头小声催促加隆,“快快,帮我把网页关了。”

加隆愤怒地白了他一眼,麻利地关了网页。

“我不能来吗,咦,加隆也在啊。”

“嗯,对,好久没回圣域了。”

加隆含糊其辞,卡妙奇怪的说,“前天你不是还在双子宫帮撒加整理文件的吗?”

现在加隆只想一拳打死把他喊来的米罗。

米罗手忙脚乱地把手中那堆不能说的东西塞到加隆手里,然后走上前去搂住卡妙,“别理他,加隆有时候脑子不清醒。”一边偷偷朝着加隆打手势。

加隆悲愤地扭过头,米罗,我顶你个肺啊!此刻他已经失去了揍人的欲望,他觉得自己心很累,他抱着米罗准备的一堆情趣用品,眼睁睁地看着米罗搂着卡妙的手在乱摸,米罗似乎说了什么好笑的事,引得卡妙低头笑了起来,然后米罗亲上了卡妙的脸。全然不顾天蝎宫里还有一盏1000瓦的大灯泡。

瞎了。瞎了瞎了瞎了!24k的钛合金狗眼都被闪瞎了!

加隆连招呼都没打,就走出天蝎宫,以至于忘记把手中的东西还回去。

“加隆好像不太开心?”

“别管他亲爱的。”

“他手里拿了好多奇怪的东西。”

“嗯,他就是个奇怪的人。”


加隆一路闷头走回双子宫,天秤宫一贯是空的,童虎如今在庐山发展旅游业,还圈了一块地搞了农家乐。处女宫里沙加也是业务繁忙,听说他整了个星座命理的公众号,此刻正在电脑前马不停蹄的编辑着情人节特辑和如何拿下心仪星座的攻略,忙的连抬头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根本不知道加隆从他的处女宫经过。狮子宫里没人,不用说,艾欧里亚必然是跟魔铃约会去了。巨蟹宫同样没人,这几天迪斯马斯克比较辛苦,被阿布罗狄抓壮丁当苦力去了,情人节前夕,阿布罗狄的玫瑰花一向是最紧俏的。最后他回到双子宫,才发现自己带走了米罗的一系列装备。

他把手中的东西胡乱往桌上一堆,就倒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耳边却不断回响着米罗说的那句“加隆哥,你不会还是单身吧。”,越想越不是滋味,游戏玩着也没劲。擦,老子就是羡慕嫉妒恨,就是空虚寂寞冷!手机往旁一扔,加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撒加回到双子宫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他弟弟,加隆,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一只手和一条腿都已经顺着沙发边缘滑到了地上,他还睡地浑然不觉,他无奈地摇摇头,走过去,想把加隆叫醒。他弯下腰,伸手拍了拍加隆的脸,但是加隆并没有醒,他不耐烦地把头扭一边,撒加继续骚扰他,像小时候一样,俯身在加隆耳边喊他起床。

“快醒醒,要睡就回床上去睡。”

蓝色的发丝落到加隆的脸上,加隆被撒加的头发搔刮的很痒,双手乱抓一气,一把搂住撒加,像抱枕一样抱住,按在胸前。

撒加一个重心不稳,整个身子压在了加隆身上。他想起身,脖子那边却被加隆搂的紧紧的。他在加隆怀里抬起头,加隆睡着的时候眉目舒展,毫无醒着时候的桀骜模样,这让他想起了很小的时候,他们那一段尚且弱小,需要相依为命的时光。那时候加隆怕冷,冬天来临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蜷缩在一起,加隆会习惯性地钻进他单薄的怀抱,然后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稚嫩的身躯贴在一起,在雪花绽放的时候,用彼此的体温温暖着对方,只是一不小心时间就随着雪花飘走了,曾经亲密的人经历过生死相依,也经历过恩断义绝,命运总喜欢将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再一次见面时已是生离死别,千言万语都变成说不出口的秘密,或流逝,或缄默,或忘记。

撒加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加隆的眉心,战后三界签署了和平协议,出生入死的圣斗士们再也不必过着朝不虑夕的生活,可是为什么加隆看上去还是不快乐。

加隆也是人,是人就会有烦恼,就会有喜怒哀乐,还会有肆意生长的寂寞。

撒加当然不知道加隆目前的不快乐统统来自于米罗对于单身狗的刺激。

撒加挣脱出加隆的束缚,坐起身来,动作幅度有点大,终于把加隆吵醒了。

弟弟揉着惺忪睡眼茫然看向撒加,“哥,是你啊,你回来了?”

撒加点点头,从沙发上下来,他把灯打开了,室内一下子亮堂了起来,加隆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坐了起来,视线投向桌子,米罗的工具忘记收起来了,撒加看到了肯定会误会自己的。他这样想着, 急急忙忙从沙发上跳下来,却听到撒加问他,“这一堆什么玩意儿?”

他抬头,看到撒加手里拿着那条尾巴,撒加翻来覆去研究了一下,向加隆送去一个复杂的目光。

“加隆,没想到你喜欢这样的。”

“那是米罗给我的,不是,那是米罗的,他让我带回来的,不,这些奇怪的东西是米罗买的。”

加隆简直百口莫辩,现在怎么解释都像是在掩饰,掩饰这种行为基本上就是错误的开始。

撒加对他报以一个意味不明的暧昧笑容,放下手中的尾巴,脸上挂出一副十分谅解的表情替他转移话题,“晚饭时间到了,要一起么?”

加隆挠了挠头,多说多错,撒加已经给他台阶下了,他当然不会辜负哥哥的体贴,所以还能说什么呢。

内心暗暗把米罗问候了上百遍,然后又发了条信息给米罗问他什么时候来把那堆东西拿回去。

米罗大概在办事,迅速给他回了个1,加隆不懂他什么意思,就把这事抛脑后了。


在圣域无所事事了几天之后,加隆回到海界,正好碰到路过的海怪卡萨,卡萨朝他打招呼,“海龙大人。” 

加隆点点头,只看到卡萨抱着笔记本兴冲冲地往苏兰特住的方向走,心里好奇,就喊住了他,“你这是干嘛去?”他指了指卡萨手里的笔电。

“约了苏兰特他们开黑啊。我们打算住在他那儿,14号有活动,你懂的。”

“也不用今天就去吧。”

“我们说好了连杀三天。”

好样的,这才是单身狗应有的活动!

加隆一听来劲了,“你们这群人机小王子,哥哥带你们飞排位。”

“海龙大人,艾尔扎克回西伯利亚陪他那倒霉师弟去了,我们正好五个人,嘿嘿。”

“几个意思?”

“海龙大人,像你这样的老司机,就不要参与我们单身狗之间互相关爱慰藉取暖的聚会了好吗,给条活路行不行,我怕我们会忍不住放火烧你。”

加隆竟无言以对。他再一次深深地陷入思考,到底是什么令这些人产生他已经脱团的错觉的。

单身狗何苦为难单身狗!

卡萨看他沉默着不说话,以为自己说对了,眼珠子转了一圈,一脸猥琐的说,“海龙大人,请你闭上眼睛,不要说话,让我来猜一猜你心里的那个人是谁。”

加隆正想反驳说老子心里没人,就看到眼前的卡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也就是他哥,撒加。只不过眼前的“撒加”眼神飘忽,形容猥琐,简直不忍直视。

“你大爷!”

加隆气急败坏送了个小型银河星爆过去,卡萨显然不懂什么叫智商不够就要挨揍,但是在长年累月的战斗中形成的条件反射让他堪堪避过这个星爆,刚才站立的位置变成了一个黑漆漆的坑。卡萨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不明白自己的上司为何会突然发难,他还想开口辩解几句,就被加隆指着鼻子破口大骂,“老子长得和撒加一模一样,撒加有你这么猥琐吗!你狗眼瞎了吗!”见卡萨一脸懵逼,又骂道,“你他妈是等着老子送你上天吗,还不赶紧给我变回来!”

卡萨心有余悸地变回原形,他畏畏缩缩看了一眼加隆,加隆一脸不耐烦,他心想老大这是害羞了还是怎么着,反应这么大也是前所未有,还是不要再触他霉头了,赶紧走吧。

然后也不给加隆继续教育他的机会,屁滚尿流地跑了。

加隆懒得和他计较,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都是下属们不带他开黑的错,加隆咬牙切齿地想,擦,一帮小学生,老子纵横dota的时候你们还没作为海斗士觉醒!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