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过去的事

作为嘉米尔最具天赋的驱魔师,史昂一路走过来可算是顺风顺水。

十八岁那年,接任了族长的位置,同时还与两只高级式神——麒麟和貔貅缔结了契约。一时风光无两。

现在是和谐社会,随着科技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人类的崛起,妖怪的势力也日渐式微。驱魔师这个行业越来越稀少,而嘉米尔作为驱魔师古老的发源地之一,还是一代一代培养着他们的传人。

史昂三十岁的时候,族里的长老亚特拉去世了,留下一个一岁左右的婴儿。身为族长,史昂自然担负起了养育亚特拉血脉的责任。

恰逢史昂打算找一个传人,于是婴儿自然而然被史昂收为弟子。

“传说嘉米尔一脉是穆大陆的后人,就叫你穆吧。”

他把孩子抱回来的时候,引起了家里两只神兽的围观。

神兽们没见过这么小的婴儿,好奇的趴在摇篮边上看新鲜。

摇篮里的孩子正在熟睡,白白嫩嫩的,脸上有两坨红晕。

貔貅咽了咽口水,“哥,能吃吗?”

他哥麒麟慎重的接口,“不知道,但是看上去很鲜美的样子。”

就被他们的主人敲了脑袋,“加隆,你怎么老想着吃?撒加你也是,都被你弟带坏了。”

被叫做加隆的貔貅捂着后脑勺委屈的回过头,“这么一个小东西,难道不是拿来吃的?”

撒加也挺委屈的,堂堂神兽麒麟居然被打脑袋,“就是,我和加隆一人一半……”

史昂气得正想给他俩再来两下,就听到摇篮里的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孩子似乎被打扰了美梦,哭的惊天动地。史昂无奈极了,拨开这两兄弟,把婴儿从摇篮里抱出来,边走边哄。

“小穆乖,小穆不哭,师父抱哦,我们不理那两个坏蛋。”

结果就是被手中的小崽子尿了一身。

撒加和加隆面面相觑,就听到史昂在那发号施令,“撒加,你去拿尿不湿!加隆,你过来抱着小穆。”

“大人,什么是尿不湿?”

“……跟我来。”

加隆战战兢兢抱着哭个不停的孩子,他从没抱过孩子,完全不得要领,一副抱在手里怕碎了的样子,小孩又小又软,他想,这么小一个,他家饕餮兄弟看到了肯定会说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他小心翼翼的学着史昂刚才的样子抱着幼小的穆,想方设法的逗孩子笑,口中胡乱哼着一首遥远悠长的歌。

 

第一个词语是梦想

从沉睡中
把我内心的秘密
悄悄的带出来

第二个词语是风
告诉我的前路
摆动翅膀
飞向神明的臂弯内


温柔的嗓音低吟浅唱,穆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样,小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着,抓着加隆长长的卷发,咿咿呀呀的笑了起来。

加隆有些愣神,穆抓着他的头发玩的开心,肉肉的小脸上有两个酒窝,彼时加隆还不懂什么叫萌,就觉得孩子小小软软的,像个粉雕玉琢的娃娃,身上还带了一股淡淡的奶香,抱着感觉也不坏。

史昂换了干净衣服带着撒加过来了,撒加手里拿着纸尿裤,史昂从加隆手中接过穆,穆却拉着加隆的头发不撒手。

“哎哟。”头皮被扯疼了,加隆这才反应过来小孩正被抱了过去,赶紧小心的掰开穆的小手。

结果刚被史昂抱过去,穆就又哭了起来。这次哭得比刚才更厉害,撕心裂肺的。史昂手忙脚乱又摇又哄的,偏偏怀里的孩子不领情。

加隆摸了摸鼻子,笑道,“要不我来?”

史昂将信将疑看着加隆接过穆,见证奇迹的时刻来临了,穆又回到了刚才那个温暖熟悉的怀抱,他一把握住加隆海蓝色的头发,再一次破涕为笑。

加隆得意的说,“他喜欢我。” 

史昂挫败极了,不懂为什么会这样。

撒加在一旁笑着说,“好了大人,先给小穆穿纸尿裤吧。”

三个大男人七手八脚的帮孩子穿上了纸尿裤,期间穆安静的被加隆抱着,一动不动,十分乖巧。

史昂摸着下巴感慨,“看不出来,加隆你还有当爹的潜质。”

“什么话,这说明我和小穆有缘分。对不对呀,小穆?”加隆低着头逗弄穆,孩子冲他笑了起来。

“也给我抱抱。”

撒加搓着手跃跃欲试。

加隆把穆递过去,撒加小心的接过去抱怀里,穆瞪着大大的眼睛打量眼前这个和加隆一模一样的人,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然后哇的一声又哭了。

“不哭不哭,哎,怎么又哭了?”

撒加慌慌张张的哄着,穆一点都不给他面子,一边哭一边在他怀里挣扎,还向一旁的加隆挥舞着手臂。

加隆奇道,“撒加,他居然分得清楚咱们。”说着就把穆接了过去。撒加觉得自己非常失败,因为一被加隆接手,穆就不哭了。“真给面子。”加隆高兴的在穆的小脸上亲了几口,逗的穆咯咯直笑。

“他果然喜欢我。”

 加隆开心的下结论。 

史昂觉得心里苦。

“小穆,你都不认师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