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迪斯穆】说谎的月光 4

4

迪斯马斯克出手了。

他一言不发,抬手就是积尸气。

这是穆始料未及的,然而黄金圣斗士的素质摆在那里,对方的攻击被他轻易躲过。圣斗士之间不能私斗,所以穆没有反击,他站稳身形,目光投向迪斯马斯克。

穆的眼神里有不解,更多的是愤怒,莫名遭到攻击使他无法继续保持微笑,尤其攻击者还是他的同僚,在停在这个树林里之前他们一起走了那么长的一段路,还说着话,穆是信任自己的同伴的,他不明白迪斯为什么会突然发难。

好在迪斯并没有继续攻击他,他戏谑的声音传到穆的耳朵里。

“怎么了,你生气了?”

听到他这样说,穆反而平静了下来,他沉默地站在原地,眼中的愤怒消失了,换上了他平时那副波澜不惊的神情。刚才的攻击对方也并没有使出全力,似乎在逗他玩一样,是恶作剧吗?

“啧,还想看看你生气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没想到还是这幅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你这人太没意思了。”

风吹拂着叶片,发出沙沙的声响。

穆还是一言不发,两人之间隔了一点距离,迪斯看不清楚他的脸,于是他走到穆的面前,猛地凑近。

“嘿,你真的在生气么?”

突然放大的脸让穆的心跳漏了一拍,从没有人离他这么近过,他看着迪斯马斯克线条冷硬的脸,这个人不笑的时候冷漠阴郁,他还感觉到男人冰冷的气息通过呼吸传递到自己脸上,这一切令他不自然的垂下眼睛,不敢与其对视。

太阳落山之后天就暗的很快。天色擦黑,树林里本来光线就暗,月亮还没来得及从云朵背后露出来。穆很庆幸这一点,这样一来迪斯就看不清楚他微微变红的脸。

“你离我太近了。”

为了证实这一点,穆还往后退了一步。

对方却不这么想,穆退一步,他就跟着向前走一步,两人之间的间隙并没有拉开,最后穆已经无法后退,他的背抵在一棵树上。

身为东方人,并且还处在生长期的穆,自然不如来自意大利的迪斯马斯克高大,他被人居高临下注视着,毕竟是半大的小子,尽管表面镇定自若,内心还是划过了一丝不安——这家伙,他想怎么样?

没有风的时候树林里很安静,仿佛与外界隔绝,空气似乎都凝固了。穆数着自己的心跳声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一下一下的,没来由的,他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个夜晚,死人的血液滴在白羊宫的地面上,啪嗒,啪嗒。

胡思乱想的时候,迪斯开口了,“白羊座,你在害怕吗?”

“我为什么要害怕?”

“那么你在生气吗?”

迪斯一只手撑在树干上,低头看着穆的时候如同注视一只无路可逃的猎物。

“你很在意这个吗?”

“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你要去报告史昂的话我没有意见——对,你还可以告诉他我攻击了你。不过我想告诉你,现在我比你强,记住,不要妄想对比你强的人指指点点,不要多管闲事,管好你自己。也许其他人可以受得了你这幅阴阳怪气的模样,我可接受不了,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的样子和史昂那老头子如出一辙,你好像才15岁吧?史昂都200多岁了。”

听到史昂的名字的时候,穆不由得分了神——这个人,他居然直呼老师的名字。没有人敢直呼教皇大人的名讳,也没有人敢这样当面说他的老师。迪斯马斯克没有畏惧之心吗?他不敬畏教皇吗?他会有害怕的东西吗?思绪一不小心飘远了,以至于迪斯的长篇大论他并没有听进去多少。

“……喂,喂,白羊座,你有没有在认真听人讲话?你的老师没有教过你听人说话的时候不能走神吗?你引以为傲的修养呢?”

穆回过神来,他抱歉的对迪斯笑了笑,“不好意……”

思字还没说出口,脸就被人用手捏住。

肇事者毫无顾忌地捏着他的脸往两边拉,一边行凶一边继续说道,“道歉有用的话人类的死亡率能降低很多。下次听人说话的时候请你认真一些,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样有着良好的耐心,还愿意教你这些做人的道理,少管闲事有时候可是保命的技能。”

长这么大,从没有人捏过穆的脸,也从没有人试图这样做过,更没有人对穆说过这样近乎于大逆不道的话。迪斯马斯克所讲的一切在穆看来如同歪理邪说,是穆在作为黄金圣斗士的生涯中所没有接触过的,作为守护女神与大地的战士,史昂在教育他良好的品行修养同时,也灌输给他爱与正义的理念,冲锋陷阵出生入死并不在话下,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只比他大了三岁的男人,这样的道理他想他这一生都参不透。

 “没有戴面具啊。”

手从穆的脸上离开的时候,迪斯马斯克说了这样一句话。

穆勉强笑了一下,“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谁知道呢,对着攻击过你并对你出言不逊的人道歉,你这样的人我也看不懂。”

这个人可真有意思,他满嘴歪理邪说,手段残忍,可是穆却觉得自己似乎被吸引住了,他不懂为什么会对一个与自己截然相反的人产生兴趣,也许是因为好奇,也许是因为他本质也是这样的人,似乎有一只看不到的手,正在缓缓揭开他内心深处隐藏着的某些遥不可及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