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迪斯穆】说谎的月光 5

5

风吹散了云,月亮将它无机质的光芒洒向大地。趁着月色,迪斯马斯克七绕八拐,走进一家小酒馆。

穆也跟着走了进去,比他大了三岁的青年很随意的在吧台前坐下,手指敲了敲吧台,酒保笑着递了一杯白兰地过来,俨然一副熟客的样子。

穆的坐姿很端正,嘈杂的酒吧里,他却依旧正襟危坐,迪斯想嘲笑他几句,话到了嘴边,却拐了个弯,他的嘴角勾了一个浅浅的弧度,坏笑着对酒保说,“给他一杯……长岛冰茶。”

“不是吧,他还没成年。”

好心的酒保调了一杯没什么酒精含量的鸡尾酒递给了穆。

未成年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杯色泽鲜艳的饮料,他只喝过啤酒,在圣域几个月一次的聚会中,每次只喝一杯,要知道他是如此的循规蹈矩。看到这样的鸡尾酒他感到很新奇,捏着杯子,小心的啜了一口。甜甜的,还带了一丝果香,比啤酒好喝。这是穆得出的结论。他抬起头,偷偷看向旁边的迪斯,迪斯专注的拿着郁金香杯,神情放空,喝酒的时候仰起了脖子,他的侧脸轮廓在暧昧的灯光下是那么的清晰,穆看到了他滑动的喉结。

很性感。穆不由得想。性感这个词浮现在脑子里的时候,他带着一点惊慌,迅速移开目光。穆碧绿的眸子专心致志盯着自己杯子里的液体,他不敢抬头,生怕露出破绽,心思被人看穿。

事实上并没有人关心他在想什么。

嘈杂的人声和音乐声让他的心境逐渐平复下来,该死的,我在想什么呢。他忍不住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穆抬起头,一旁的迪斯正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捏着杯子,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好喝么?”他指了指穆的那杯酒。

“嗯……比啤酒好喝。”

穆如实回答,想了想,他又开口道,“你一个人出来就是为了来这里?”

听到这话,男人放下手中的白兰地,伸了个懒腰,“本来打算出来找乐子的,不过你打破了我的计划,只能来这里了。”

“和大家一起玩不好吗?”

“看来你没明白我说的找乐子是什么意思。小朋友,酒精、烟草和性,这可是人生中最快乐的三件事。”

穆白净的脸突然就红了,青春期的男孩子,立刻明白了迪斯说的找乐子是什么意思。

“这个,可是……”

他结结巴巴,不知如何应对。

迪斯马斯克哈哈大笑起来,穆很尴尬的看向别处,丰乳肥臀的性感舞女映入他的眼帘,大胆的女郎跳着热辣的艳舞朝着他抛了个飞吻,饱受视觉惊吓的未成年人扭过头,目光又对上了迪斯带着笑意的眼睛,他慌乱极了,视线一时不知该往何处摆放。

“你明明是个挺有趣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压抑自己?”

迪斯的声音适时缓解了穆的不自在,可是他的提问却让穆陷入了另一种困境。这个问题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长久以来的伪装让他的脸上仿佛戴了一层虚假的面具,他也曾想撕下来,可是这副面具已经与他的脸融合在一起,再也无法分离,一旦剥落便是血肉模糊。

穆沉默了,随后他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这种没什么酒精含量的鸡尾酒显然不能令他的心情得到纾解,暧昧的灯光壮了他的胆,他一把夺过迪斯手中的杯子,将剩余的白兰地也一口气喝完了。

辛辣的酒精刺激着他的味蕾,喉咙里有种燃烧起来的感觉,令他说不出话来。

“真是暴殄天物。”迪斯先是被他的举动惊呆了一下,随后便惋惜起了他的那杯酒。

穆却只是斜睨着看了他一眼。由于喝了酒,穆雪白的面容微微泛着不自然的红,绿色的瞳孔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嘴角似乎无意识的上翘着,勾勒起一个青涩又风情的微笑。

迪斯有些失了神。

“我还要喝。”

穆修长的手指弹了一下空杯子。

“你确定?”

穆点点头,迪斯敲了敲桌子,酒保把白兰地满上。

“现在的未成年都很有勇气啊。”

酒保感叹道。

“他可不是普通的未成年。”迪斯马斯克一脸看戏的神情。

在俊男美女众多的圣域,穆有着别树一帜的美,如果说阿布罗狄的美如同玫瑰一般热烈,那么穆就是清冷的昙花,只有有缘人才有机会窥探其在月下的绽放。迪斯有幸成为这样一个有缘人,美好的事物总是诱人采撷,少年时期的穆无意识的一笑让他恍惚了心神。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拿了一根叼在嘴里,教皇大人装模作样的弟子其实很有意思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