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迪斯穆】说谎的月光6

6

 

放纵的结果就是宿醉,早上醒来的时候穆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白羊宫的床上,他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也忘了是怎么回来的,脑子里一片混沌,身子软绵绵的,如同被打散了的棉絮一般。他尝试着坐起身,只是头疼的厉害。

阳光照射进来,他揉了揉惺忪睡眼,突然像是想到什么重要的事一样,动作停顿了一下——糟糕,今天早上有例会!

于是不顾头昏脑涨,光速下床梳洗,随便换了身衣服就匆匆忙忙往教皇厅赶去。

十二宫此时已是空无一人,他不知道自己迟到多久,赶到教皇厅的时候大家已经站在属于自己位置,穆走进去的时候,众人的视线纷纷集中在他的身上。

“教皇还没来,快过来站好。”

阿鲁迪巴小声招呼他。穆神态自若的走过去,在自己的位置站定。

后排一个轻佻的声音传进了耳朵。

“一向严谨的穆居然也会迟到。”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阿布罗狄,穆稍稍偏过头,微笑着回道,“人总有失误的时候,不是吗。”

阿布罗狄的声音带着笑意,“能见到你的失误可不多。”

穆没有回答,前面撒加对着他们使眼色,史昂从里面走了出来。

照例发表了一通老生常谈的演说之后,史昂开始给众人安排起了任务。

“埃及那边出现了新的邪教,创立者自称拥有荷鲁斯之眼,迪斯马斯克,你去调查这件事。“他想了想,又说,“一个人也许会有点麻烦,找个搭档吧。”

“不,我一个人就够了。”

“让我去吧。”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众人纷纷意外的看向第二个声源。声音来自白羊座的穆,连迪斯马斯克本人都疑惑了。史昂意外地看了穆一眼,穆对他报以平静又坚持的目光。

穆从不轻易主动请缨,史昂内心也闪过一丝诧异,但是很快他就释然了,徒弟长大了,也是时候需要外出历练一番。

“既然这样,那么穆,你就协助迪斯马斯克一起调查吧。”

 

解散之后,黄金战士们三三两两的往自己的守宫走去。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阿布罗狄很八卦的挪到穆的身边,戏谑的问道,“听说你昨晚一整夜和迪斯在一起?”

穆抬起眼睛瞥了他一眼,却没接口。

“喂,你们去了哪里?”

阿布罗狄灵动的眼睛转了一圈,暧昧的视线在穆的身上扫来扫去,似乎在探寻着什么。

“哪儿都没去。”

穆的掩饰十分拙劣,好在阿布罗狄并没有追根究底,他勾起嘴角笑笑,就没有继续追问。

穆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内心兀自涌起一丝难掩的雀跃,他为自己和迪斯保守了秘密,他还要与迪斯一起去往埃及。现在他们有了共同的秘密,共同的任务,他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然悄悄把迪斯与他划入了同一阵营。回白羊宫的时候会经过巨蟹宫,巨蟹宫里还是布满了令人作呕的面具,迪斯剑走偏锋的审美实在没什么人能欣赏,穆找到迪斯马斯克,带了一丝得意的心情,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所以说你为我,我们,保守了秘密?”

说这话的时候迪斯点燃了一根烟,“不介意我抽烟吧。”

烟已经叼在嘴里,他只是随口一问,并不在意穆的回答。

“是的,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迪斯马斯克耸了耸肩,“其实我不在意。你为自己保守就可以了。”

穆有些愣神,在这之前他擅自认为他和迪斯马斯克有了共同的秘密,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迪斯马斯克对这些根本毫不在意。

好在穆还是那个风轻云淡的穆,内心的不甘他不会表现出来,他只是点点头。

“明白了。”

迪斯凑近他,狠狠吸了一口烟,然后全数呼在穆的脸上。

“你做什么!咳咳……”

穆被呛的一阵猛咳,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脸色略微泛红,皱着眉头向迪斯瞪去。

“我先回去了。”

他微微挺直了腰板,就要离开。

却被人拉住了手腕。

“这样你都不生气?”

迪斯马斯克的语气里带着他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疑惑。他也不懂为什么自己总想惹穆生气,偏偏对方就是这样滴水不漏。

之前酒吧里的那个穆,难道是错觉吗?

穆回过头,碧绿的瞳孔没有一丝波澜,然后他微微一笑,回道。

“你的烟灰要掉下来了。”

迪斯被他幽深的眼睛盯得有些失神,听他这样一说,才反应过来,然而为时已晚,烟灰烫到了他的手。

他摇摇头,感慨道,“我真是看不透你,白羊座。”

穆没有回答,他在心里说,我也看不透你啊。

迪斯懒洋洋的陷进沙发里,头向后仰着,看着天花板,天花板上也是可怖的面具。

“我说,你是认真的吗,这次的任务很棘手啊。”

“当然。我从不做没打算的事。”

“哦,准备一下,我们随时要出发。”

 

 

一辆吉普在沙漠中缓慢行驶,迪斯马斯克穿着花衬衫戴着墨镜,跟着音乐哼唱,像是一副出来度假的样子。穆忍不住腹诽,你有驾照吗。

“圣斗士要驾照这种无聊的东西做什么?”

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迪斯说出了这样的真相。

穆愣了一下,还没搭话,就听到迪斯说,“你一定没见识过卡妙开车,他被俄罗斯人带坏了,开车之前先干一瓶伏特加。”

穆:……

只觉得头上多了什么东西,穆发现原来是迪斯马斯克摘了自己的草帽戴到了他的头上。“喂……”

青年目视前方,专心致志开着车:“放松点,不要总是板着一张脸,你是第一次外出任务吧。”

话题被扯开了,穆顺着他的问题回答道:“嗯……之前也有向老师提起过,但是都被拒绝了,可能是因为实力不够吧。”

迪斯笑了笑,怎么可能是因为实力不够呢,黄金圣斗士的资质摆在那里,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史昂是舍不得让你出去冒险。

教皇对这个徒弟,确实疼爱有加,可惜他老了,终究不能护着穆一辈子的。

这话说出来穆一定会生气,所以他很体贴的没有说出口。这样一想,他又觉得自己很奇怪,明明总想惹穆生气,却又不忍心真的让他生气。

车子行驶了一阵,根据地图,开到了一处遗迹,这里很荒芜,孤独的矗立在广袤的沙漠里,此时天色已晚,沙漠之中日夜温差很大,夜风呼啸,伴着黄沙,将暴露在外的皮肤被刮的生疼。

穆忍不住拉高衣领,试图挡去一些寒意。倏地,他感到身上一暖,一件风衣披到了他的身上,那是之前迪斯扔在车里的。

他抬起头,目光里带了感激,对方却扭过头,似乎不好意思接受他的谢意。

“谢谢。可是你怎么办?”

穆小声说道,要知道迪斯还是穿着白天那件夏季的花衬衫。

“圣斗士才不会在意这些。”

穆只是微笑,迪斯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可他总觉得这家伙是在害羞。突然,有什么东西吸引了迪斯的注意力,只听到他兴奋的喊道,“快看,流星!”

穆跟着抬头看天空,果然看到了几颗流星拖着半透明的尾巴,划破了墨色的夜空。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流星出现了,点亮了漆黑的天幕,却又转瞬即逝,繁华而又寂寞。

夜风卷走了迪斯戴在穆头上的草帽,穆没有注意到,迪斯却转过头,目光所及之处是被风扬起的紫色的光华,他一时看呆了。

穆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天空,也就不知道旁边的男人此刻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



tbc


随便更一点,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