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SS】一个武侠相关的脑洞 全员向无CP

今年年初的时候一个人坐在星巴巴给我拿哥blablabla说了这个脑洞,起因是我觉得SS的剧情很武侠……这几天翻出来然后凑表脸的觉得当时自己的构思还可以嘛……所以整理出来了。不过我个人是不太喜欢古风的(但是我喜欢武侠,啊),所以就让它永远是个脑洞吧。


当年史昂是武林中最大的名门正派圣教的教主。双子宫宫主之一的加隆在史昂的藏书阁里偷了本秘籍给左护法撒加,说要一起练了兄弟俩杀了史昂称霸武林。。。撒加把秘籍没收,把加隆关入水牢。兄弟反目。

没想到撒加内心深处对力量的渴求致使他打开了那本秘籍,最后走火入魔。

随后左护法撒加杀了教主史昂篡位,本想把穆一起杀了,史昂临死前求他放过穆,撒加考虑再三就答应下来,承诺给嘉米尔留一条血脉。

右护法艾俄洛斯带着圣女出逃,撒加派出剑圣修罗追杀。

史昂亲传弟子穆尚且年幼,躲回嘉米尔,史昂的挚友童虎则隐居庐山。

右护法艾俄洛斯被修罗追杀坠崖,临死前将圣衣及圣女托付给了当时的首富城户光政。城户光政很崇拜这些江湖中人,艾俄洛斯还给他看了自己在圣教的信物,然后托孤。他希望城户光政将圣女当做普通女孩子来抚养,不要让她卷入武林纷争,城户光政答应了,将圣女拉扯长大,取名纱织。

后来光政去世了,纱织收拾遗物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当年艾俄洛斯留下的圣教信物,她对自己的身世起疑,盘问辰巳,在她再三询问之下辰巳无奈只得将实情托盘而出。并告诉纱织这个信物可以找到她的身世。而当年的圣教,在撒加的领导之下已经不完全是名门正派,而是带了点亦正亦邪的味道。

恰逢十三年后圣教有教众四处作乱,纱织带领武林正义人士的世家弟子前去讨伐魔教教主。

撒加得到消息,也派出杀手追杀“假冒”的圣女。


当年的圣教教主除了左右护法,还有十二位宫主(……),而左右护法也是在这十二位宫主里选拔出的。


隐居在庐山的童虎就是天秤宫宫主,也是当年名噪武林的武器大师。武器大师同时也是前教主史昂生前的挚友。史昂遭遇不测之后,童虎心灰意冷,归隐庐山,使用假死大法将自己伪装成一个耄耋老翁,隔绝世间的纷扰,从此不闻身外事。他最想见的挚友已经再也见不到了,所以他把自己藏匿于深山老林,紫龙问他师父为什么要这样,童虎说因为子期已死,世上再也无人懂高山流水。

不过装逼装到一半圣教派出巨蟹宫宫主迪斯马斯克前来暗杀……

然后远在嘉米尔的穆先生出现了,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他挡住了迪斯的杀招,童虎只是在一旁看着,没有出手。

同时天蝎宫和双鱼宫血洗了仙女岛,仙女岛一门灭门,唯有瞬和岛主的女儿得以逃出。瞬不愿苟且,与纱织以前前往圣教。


修罗,江湖人称剑圣。他其实内心一直怀着对艾俄洛斯的愧疚,小时候是艾俄洛斯陪着他夏练三伏冬练三九,艾俄洛斯对他而言如父如兄,亦师亦友,然而教主却说这样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是叛徒,修罗忠心耿耿,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艾俄洛斯是叛徒,但是他也确实看到了艾俄洛斯带着圣女出逃,他心灰意冷,已经不想去追究孰是孰非,领了命令追杀艾俄洛斯,他用了绝招将艾俄洛斯打下悬崖,也不问死活便离开了,他想给自己留个念想,希望艾俄洛斯没有死,不过事与愿违。后来紫龙来闯宫的时候告诉他艾俄洛斯已死,艾俄洛斯遭人构陷死无葬身之地,修罗心死,再无活着的念头,紫龙与他同归于尽的时候他舍命救了紫龙,希望以此赎罪。从此一代剑圣就此殒命,他将圣剑传给武器大师的弟子,临死前他回忆起当年他和艾俄洛斯月下练剑的情景,雪中切磋的画面,他还记得自己后来在江湖中崭露头角,艾俄洛斯敬他的一杯水酒。


巨蟹宫宫主迪斯马斯克在江湖上名声不好,嗜血残忍,其实他也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和事,他杀了很多人,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是为了让前教主史昂的弟子的双手干干净净,不染一丝血腥。

他在庐山碰到穆的时候,谎称自己怕死,落荒而逃。事实上他不怕死,可是他害怕与穆对峙,紫龙闯巨蟹宫的时候他故意出言不逊刺激紫龙,穆镇守白羊宫的时候直接将他们放了过去,迪斯害怕教主为难穆。后来紫龙战胜,迪斯死的时候想着,我已经尽力了,我也有想要用生命守护的人,穆,我拖了这小子这么久,希望教主不会为难你。穆在白羊宫听说迪斯死了,他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史昂忙于教务,没工夫管他,一直都是这个看似恐怖实际上却很温柔的师兄在照顾他。


水瓶宫宫主卡妙有个徒弟,死了娘亲在街上哭的时候被卡妙捡回去,从小被卡妙养大,卡妙给他起名叫冰河,冰河从小就展露出不一般的天赋,卡妙悉心栽培,后来冰河长大了,问卡妙你为什么总在这个极寒之地,你就没有想去的地方吗?卡妙说我在这里陪着你不好吗?冰河不知道卡妙是圣教十二宫宫主之一,以为师父就是个普通人。后来他要求出去闯荡江湖,卡妙其实不想他卷入江湖纷争,百般阻拦无效,只得随他而去。冰河在江湖崭露头角,年少成名,后来结识了星矢他们讨伐圣教,在水瓶宫见到了卡妙,才发现原来师父就是圣教的宫主。卡妙说你当初问我为何哪里都不去,我怕我一走,就连你也不见了。(此处有眉间雪乱入= =)

后来在水瓶宫卡妙和冰河一番苦战,卡妙在对战中教会了冰河水瓶宫的绝学极光处刑,冰河领悟了绝对零度,可是师父却因此付出了生命,冰河悲痛欲绝,终于懂了卡妙为什么宁可躲在极寒之地也不愿回圣域,有些事一旦做了就再也无法回头了,卡妙描绘着冰河的脸说,我的徒弟长大了,也变强了,以后行走江湖再也没人敢欺负你了,我也就放心了。冰河心想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把我最重要的师父杀死了啊。



结局就是撒加自杀谢罪之后圣女纱织一统圣教,童虎背着他的武器站在悬崖边,他想起很多年前自己初出江湖的情景,那时候他也曾鲜衣怒马快意江湖,年少轻狂的他和史昂一见如故,他喜欢喝酒,史昂喜欢铸剑,史昂铸了一把重剑送给童虎。如今时光翩然物是人非。最后童虎看了一眼圣教的方向,把身后背着的重剑扔下悬崖,然后转身离开。而这个时候,有人站在海边,海风猎猎,风卷云涌,那人看着浪花拍打着礁石,说,撒加,我不会让你枉死。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