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の月

双子本命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雪白の月
Powered by LOFTER
 

【沙布】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沙加X阿布罗狄。

随便写写,平凡世界的衍生。

平凡世界正文:0~1 、2 

番外:世界那么大(米妙友情) 、过去的事(穆相关)1 、2

-----------------------------------------------------------------------

麻将桌上除了吃碰胡,最多的还是天南地北胡吹乱侃。有时候阿布罗狄被招呼着过来打两圈,就开始满嘴跑火车。

“我跟你们讲,当年女娲娘娘炼石补天,我娘亲误食补天石孵出的我,我吸天地间灵气而生,在我还是一只雏鸟的时候……”

“在你还是雏鸟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人,他有着一头金发,眉间一点朱砂……碰!”

“米罗你又打断我说话。”

“不是我打断你说话,是你这个故事起码讲了八百遍。国产雷剧少看看,瞧把你带的,都学坏了。”

“阿布,下次换个民间传说好不好?”接口的是坐在米罗下家的一名红发青年。

阿布罗狄不开心了,“不是传说,不是!唉,人家难得跟你们讲讲过去的事。”

迪斯马斯克把牌一推,“嘿,胡了——好好好,不是传说,那么那个人呢?”

阿布罗狄白了他一眼,“没常识,早就连灰都不剩了。”

米罗码着牌,“阿布啊,咱们当神兽的,这成千上百年的,有什么事没见识过,做神兽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咯,凡事要拿得起放得下。”

“呸!老子活了这么多年,拿得起放不下的只有筷子!”阿布罗狄狠狠地摸了一张牌,又狠狠地打出去,想了想,补了一句,“最近减肥,筷子也能放下。”

那么多年了,少说也该有上千年,早就,早就连灰都不剩了呀。

闲暇之余阿布罗狄化出原型栖息在树枝上,夜空中繁星闪耀,他看着墨色的夜空,忍不住会想,判官的簿子他去翻过,奈何桥他去等过,轮回路他去走过,为什么从来没有碰到过那人。想着想着就悲从中来,缘分尽了吗?就这么尽了吗?掐指算一算,大概要五千年了吧,岁月长得他都记不清,别说轮回转世,连个鬼影都没见过。

修罗的脚步无声无息,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的时候吓了他一跳。

“又在想过去的事呢?”

“……修罗你走路能不能发点儿声,吓死爹了。”

阿布罗狄扑棱扑棱从枝头飞下来,落到他主子的肩膀上。

修罗无声的点了根烟,叼在嘴里。

麻将馆的天台边上围着矮矮的护栏,他随意往上一坐,弹了弹烟灰。

“把你的故事再讲一遍吧。”

阿布罗狄呆了一下。

要从什么时候说起呢,记得当年自己还是一只雏鸟的时候。

当年阿布罗狄刚从蛋里孵化出来,那不是一颗普通的蛋,那是吸收了补天石的灵气的蛋,阿布罗狄在蛋里呆了整整五百年。在女娲补天五百年之后,这颗蛋出现了小小的裂缝,随即,裂缝越来越大,蛋壳慢慢的裂开来,先是红色的鸟喙,然后是小小的脑袋,稀疏的羽毛包裹着身体,沉睡了五百年的鸟终于破壳了,它生长的很快,第一天,稀疏的羽毛逐渐丰满;第二天,紧闭的眼睛已经睁开,那是一对极其清澈的眼睛,没有任何杂念,摄人心魄;第三天,它的翅膀开始变得有力;第四天,雏鸟跌跌撞撞,开始学着飞行。

雏鸟的体型日渐长大,朱红色的羽毛覆盖住全身,尾部是深红色的长长的尾羽,第十天的时候,它的翅膀伸展开来,足足有两米。

彼时朱雀尚且不会化形,也不知自己其实是汲取了天地灵华的神兽,它不受拘束,自由自在的在山岭里穿梭飞行,也不怕水,在清澈里的溪水里嬉戏玩耍,好不快活。

又过了一年,它飞来飞去,终于觉得厌倦,于是离开了出生的巢,飞到山下。

这座山叫落霞山,站在山顶能看到世间最美丽的晚霞,只是有着如此美丽名字的山,却是一座荒无人烟的荒山。

大鸟飞出了落霞山,飞到了人世间。

它不敢接近人类的世界,山间的动物们曾告诉过它,人类是很可怕的生物,会捕杀它们这些动物。它不曾见过人类,只知道人类与它完全不同,它在落霞山谷里清澈的溪水里见过自己的倒影,它有着一身美丽的朱红色的羽毛,长长的如同扇子一般的尾羽。人间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事物,与山岭相比完全是两个世界。它好奇,却又害怕,带着这样忐忑的心情,还是飞出了落霞山。

白天的时候它躲在云间窥视着大地,看尽世间百态,而到了夜晚,它便悄悄的飞进城镇。偶尔有打更的更夫无意中瞧见,以为自己遇见了神兽,于是奔走相告,人间出现神鸟这一传说渐渐地传了开来。

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最后,它已然成了能给人们带来吉祥与财富的神鸟,人类给了它一个名字,叫朱雀。

朱雀在人间呆了一百年,觉得很没意思,岁月更迭时空变换,一百年对于它来说算不得什么,曾经在野外和它一起玩过的小孩长大了,老了,死去了。它见得多了,从一开始的难过变得习惯,最后麻木。

生老病死,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看淡了这一切,它决定飞回落霞山。

 

落霞山的山脚下有一所寺庙,百年前也是香火鼎盛的,经过岁月的洗礼,加之此处人迹罕至,寺庙早已没了香火供奉。供桌上覆了厚厚的一层灰,烛台和香炉之间结着蜘蛛网,泥塑的佛像早已残破不堪,倒在断垣残壁间,再无鼎盛时期的庄严。

这一天,寺庙来了个客人。

说是客人,实际也不过是流浪至此的云游僧人。僧人年纪不大,约莫二十来岁的样子,生得眉清目秀,没有剃发,一头如瀑长发,闪耀着金色的光华,眉间一点朱砂,天生带着佛缘。这一处地方虽然荒无人烟,却是个避世离俗的好去处,僧人似乎也正是看上了这一点,他打扫了小庙,清理了供桌,擦亮了香炉和烛台,又摆正了佛像。双手合十在佛像面前拜了又拜,口中念叨着每日修习的佛经。

小庙虽破旧,稍微修整一番却也足够遮风挡雨,僧人便在这个庙里扎根了。

僧人在庙外的空地开辟出一块田地,种植一些蔬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落霞山山脚下的破庙仿佛世外桃源。

这一日,僧人照常在寺庙外的地里耕作,正午时分,艳阳高照,抬起袖子抹汗的时候,却无端的乌云蔽日。

他仰起头,一个硕大的黑影挡住了日光。

那是一只鸟的形状。

大鸟在半空中盘旋了一会儿,低头看到有人在看它,立马一个俯冲,落了下来。

僧人倒是面不改色,甚至连脚步都不曾挪动半寸。

朱红色的鸟落在了僧人面前,它收起翅膀,歪着脑袋看着僧人,这是它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人类,他白白净净的,眉间有着一点与它羽毛一般颜色的朱砂,还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它不得不承认,那是多么耀眼的长发,足以和它骄傲的尾羽相媲美。

这只鸟很大,停着的时候能到自己的腰间,僧人衡量着自己与鸟之间的差距,在他不长不短的人生里,头一回见过如此奇特的生物,他知道这是一只鸟,却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鸟。

好在这只鸟并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去人间走了一遭,它的眼神依旧清澈,带着天真的光芒,如同初生婴儿。

僧人双手合十,诵了一句阿弥陀佛。

朱雀看着他,竟也有样学样,学着他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僧人这才大惊失色,会开口说话的鸟,这岂不是妖怪?

“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是朱雀。这个名字还是你们人类给的,你不知道吗?”

僧人有些不敢相信,朱雀他是知道的,他总以为那是只存在民间话本里的神兽,却没想到神兽其实是真实存在于世间的。

更何况能开口说话的鸟,这一点就足够让他相信了。

僧人回到自己的小庙,朱雀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跟着僧人一起住进了这间庙。

僧人还是照常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并不曾因为朱雀的到来而有所改变。

在人间游荡了百年的朱雀,头一回和一个人类如此亲近的生活在一起。这个人不怕它,也不因为传说而敬畏它,对待它的态度如同对待一个老友一般。僧人觉得这是一种缘分,他隐居在此本是为了避世修佛,天生的金发和朱砂乃异相,庙里的师父曾说过他是极有佛缘的,却在修行之时遭遇了瓶颈,于是他远离人世纷扰,躲进了深山老林。他听着朱雀讲着这百年来它在人间的见闻,有时也与朱雀争辩,说着自己的见解。

这只从天而降的神鸟占据了他半张床,半间屋,半辈子生活。

也许还有一辈子人生。

十年过去了,僧人修葺了破庙,残破的屋顶不再漏风。

三十年过去了,僧人重塑了佛像,佛像焕然一新,而僧人的脸上多了岁月的痕迹。

五十年过去了,沉重深厚的灰白色覆盖住了僧人的金发,三千华发不复光华。

这一切朱雀都看在眼里,却毫无办法。

僧人老了,人总是会老的,生老病死永远是凡人逃不脱跳不出的轮回。耄耋之年的僧人老的没力气干活,甚至没力气下地走路。

他只能歪歪斜斜的躺在竹制的躺椅中晒太阳,朱雀沉默的陪在他的身边。

僧人眯着眼睛看着天空,苍老的声音在朱雀耳边响起。

“我啊,第一次看到你,还以为碰见了妖怪。”

他说着话的时候,笑了一下,面部的沟壑皱到了一起,朱雀却觉得,僧人还是如年轻时一般,温柔又美丽。

朱雀觉得自己面对生离死别早该麻木了,可是眼见着僧人垂垂老矣的模样,却又悲伤极了。

僧人说,师父说过我极具佛缘,我倾尽一生却也没修得正果。

朱雀说,今生修不了,还有来世,等你轮回了,我会找到你。

僧人说,你又如何认得我。

朱雀说,我说能找到你,便一定能找到你,一世找不到就找两世,两世找不到就找十世,你又愿不愿意被我找到。

僧人说,我愿意,我当然愿意。

他伸手抚摸着朱雀艳丽的羽毛,眼神逐渐浑浊。

朱雀说,到时候我会以人类的模样出现在你面前,你是否能认出我?

僧人说,会的,我会的,我会的。

他无力的重复着,似乎为了印证自己坚定的信念。

朱雀仿佛看到了僧人年轻时的模样,年轻的僧人微微笑着,金发璨若艳阳,朱砂鲜红欲滴,他嘴角上翘,眉眼弯弯,于是连眉间的朱砂痣都变得温柔。

好的,好的,我等你。

僧人闭上了他浑浊的眼睛。

 

“哎,谁知道这些年来,我就再也没见过他。说来也奇怪,生死簿轮回路,我从未找到他。”

修罗吸了口烟,“也许命运自有别的安排。”

“那谁知道呢,我每一世都在找他,如今算来已经第十世,命运倒是给点提示啊!不过连我堂堂朱雀星君都不知道的事,命运又提示得了什么呢?”

可是啊,自己却从未放弃过找他,也从未试图忘记他。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呢,太久远了,久远到连他自己都快忘了。他也不记得自己活了多少年,也不记得自己看尽了多少社燕秋鸿、聚散离合。朱雀早就已经可以化形了,也早已成了神话中的神兽,浮生若梦千百年,他找了那人九世,还差一世,可是他太累了,于是陷入了沉睡,忘记睡了多久,直到被修罗唤醒,重新回到人间,只是记忆中的那个人,他却依旧没有找到。

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拿出来讲一遍,讲了上百年,上千年,讲了几百遍,几万遍,这样一来,就算自己忘记了,也有其他人帮你记着。

“听说穆交了新朋友要带来给我们看看。”

看着阿布罗狄黯淡下来的目光,修罗扯开话题。

阿布罗狄化作人形坐在修罗旁边,“那很好啊,真为他高兴,不过他已经很久没出过门了吧?”
“嗯,不知道怎么认识的。”

“真的不是女朋友?”

“也许是男朋友呢?”

“你乱讲话他的监护人会不高兴的。”

 

穆带着沙加走进英雄棋牌室的时候是次日下午,沙加就是他交到的新朋友。初次踏进这间棋牌室的时候,沙加的感受和当初卡妙的感受一模一样,这个棋牌室,相当的奇怪。他从小修佛,天赋异禀,传说是释迦牟尼的人间转世,所以自然能感受到常人察觉不到的事物。

他有些奇怪的看了穆一眼,新认识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来头,他知道这屋里的事物不寻常吗?却看到穆面色如常,一脸平静,正准备伸手推门。

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来了啊?”

先是声音传了出来,然后有人从室内走出来,跟他擦肩而过。

“恩。”

“我出去买点东西,你们先进去……坐……”

阿布罗狄跟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习惯性的一回头,却没想到那人也回了头。

阿布罗狄被眼前的人的模样怔了一怔,不为别的,只因为那人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和眉间一点朱砂。

那人也目不转睛的看着阿布罗狄,似乎被他的美貌所惊艳,又似乎是因为别的原因,总之,他突然主动向阿布罗狄走去,微微笑道,嘴角上翘,眉眼弯弯,眉间的朱砂痣都变得温柔。

“嗨,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END